Abby

想到哪說到哪

苟活不是和解

發布於

這幾天一直讀冰室的各篇文章,自己之前那種以事論事的看法太膚淺了。

如果置身其中,真的很迷茫,難以抉擇;雖不是香港人,但痛苦難言,感同身受。和解是雙方的事,不是一方說了算。你佔領了我的家園,剝奪了我的自由,摧毀了我的許多許多,我怎麼和解!百姓之間也許可以勉強共處,但那不是和解,那只是苟且的活而已。和解是個有高度精神內涵的境界……

人在這動盪社會的漩渦裡,尤其這漩渦是被邪惡污濁的浪潮所掀起。這股邪惡來自中共極權。該政權顯著特點之一,就是推動人與人之間的互害,這互害涉及各個層面。作為一個善良正直的個體而言,你只能按著自己的價值觀和底線行事。

港人的歲月靜好早已不復存在;大陸人的融入願望根本不得要領,更別說那些帶著勝利者心態的大陸人。無論TA們是否背負原罪,成長經歷中的被奴化是不爭的事實。在自由的環境裡即使擺脫掉過去的枷鎖,那種想證明自己也是抗爭者的慾望和曾被奴役的恥辱感始終並存。曾有說法要求六四受難者和官方和解,這當然不可能。沒有真相和公義什麼都無從談起。大陸人主動要求與香港人和解同樣不是選項,唯一的可能是等待光復大陸之後。

如同老舍的《四世同堂》,香港就是當年被日本佔領下的北平;香港人就是當年被日本佔領下的北平人。只要中共極權存在,香港的前途一片黑暗;香港人的前途當然也一片黑暗。正所謂皮之不存 毛將焉附。

許多人沒有註意到的一個大問題:自香港回歸起,香港簽發單程證是150人/天,如以一年250個工作日、回歸23年以20年計算,到目前為止,大陸移民香港已達75萬人。

有消息說,這個150人/天的單程證配額已大幅提高了;這種摻沙子就是衝著直選而來,這也就是為何中共遲遲不落實真普選的原因之一。他們在調兵遣將。

只有低智商或沒智商的人才會認為,單程證是簽發給親屬團聚、香港社會需要的所謂精英。不否認有親屬團聚和精英移民香港,但更多的是肩上負有使命的...

再過幾年,香港本土人就將成為少數眾群,即使實現了雙普選,那時的東方之珠已破碎無蹤。

1989年後的多元化和全球化,貌似有理,實則不然。劣幣驅逐良幣,因為劣幣成本低,當它們排山倒海呼嘯而來時,能衝破幾百年的人類文明,在別人辛勤耕耘出的土地上,創造新歷史。

黎智英說香港是全球新冷戰的第一壘。這當然沒有錯。香港自身是多元化和全球化的容納地,更成為了反抗全球化霸權和極權併攏的最前沿。然而新冷戰沒有國界,舊的東西方陣營不復存在。西方所標榜的自由民主早已被它們自己的貪婪和墮落所吞噬,看看美國現在多麼的岌岌可危。極權資本主義的中共王朝是它們親手滋養出來的一個反骨怪物。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沒有一個人能獨善其身。東西陣營的合流在逼迫各地人民的抗爭。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即使看不到彼此的頂峰,也不放棄。不放棄目標,不放棄彼此。

過去沒有過去,未來還是未來,這回不去也到不了的現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