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y

想到哪說到哪

不會普通話。。。

舊的敵人未除,新的敵意又增。地域歧視及各種歧視引發的霸凌不是現在才有,是一直存在。這些日常中不斷暗湧的和解與疏離在運動中更是被加倍放大和遮蔽,有些更珍貴,有些更傷人。我敬佩樂於溝通、願意對話的朋友們,這種試圖增進理解的努力一點也不比勇武弱,同樣需要膽量和智慧。

對極權的反抗不會因為同道彼此間的排斥而改變,對狹隘的反感同樣不會因為抗爭的一致而忽略。有相近立場不等於盲從,這條路注定複雜艱難。一個人就這些精力,各種流彈齊發,選擇哪個戰場,很多時候是本能。只要有的選,這個店肯定不想去。它再黃再勇,也不是光顧的理由。藍店當然不會去,它再客氣再友善,也無法認同。除非去這些地方之前已經做好了要麼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要麼大鬧一場不歡而散的準備。而這樣的準備當下太多場合都會發生。若不巧不幸的撞上了,也不會躲避,只能面對、快速的選擇包容、逃離、還是反擊。

從不招呼大陸人到不會說普通話,後者比前者更讓人反感。“真的不會普通話”的說辭看似無害,甚至在開始時還覺得有些搞笑,但是當正經執行時首先就得自己先撒謊,裝聾作啞,並逐漸變得習以為常。單單這一點就夠了。由此引發的讓客人自寫餐牌之種種,更是荒誕。試問我自己會說廣東話因此被店員善待,看著身邊食客被無禮招呼,我會出言相助嗎?我敢挺身而出喝止這種欺負嗎?連出街吃飯也要有如此大的心理負擔,進店要帶Pepe和標語嗎?這和每做什麼之前都得喊一聲XX萬歲有什麼區別?削弱運動有很多方法,此為其一。

文中內地朋友們言必信、行必果。是有言有行的良好示範。不犹豫不畏惧的主动接近,释放善意、不因小挫折而退却,达到彼此沟通交流,进而初现和解...

这一切都有一个唯一前提:对这场反抗运动的支持!君子和而不同,真正达此境界不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説著普通話,等待一個不曾謀面的人

手足的條件——講普通話者勿進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