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3551 

My Frida Kahlo

Abby

前幾天去Frida Kahlo故居參觀,作品不多,主要是她的一些生活照,衣服,和日常的痕跡。非常好看。Frida Kahlo 故居博物館門口Frida的父親是德國人,母親是西班牙和南美的混血,她從小被父親的相機捕捉,留下許多高質的照片。Frida藝術上的造詣無需贅述,那天更觸動我...

移民還是移山

Abby

這兩天陸續有朋友告訴我覺得要頂不住了。問我美國是否適合移居。更為驚奇的是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問房價,和多年不聯繫的ex, 有著加拿大國籍,在香港居住,不關心政治,只是想了解美國的大麻生意,這是什麼邏輯?移民是一個無法回答的諮詢。對所有人,尤其是從事文化工作的朋友,離開家園,就像植物離開土壤。

苟活不是和解

Abby

這幾天一直讀冰室的各篇文章,自己之前那種以事論事的看法太膚淺了。如果置身其中,真的很迷茫,難以抉擇;雖不是香港人,但痛苦難言,感同身受。和解是雙方的事,不是一方說了算。你佔領了我的家園,剝奪了我的自由,摧毀了我的許多許多,我怎麼和解!百姓之間也許可以勉強共處,但那不是和解,那只是苟且的活而已。

不會普通話。。。

Abby

舊的敵人未除,新的敵意又增。地域歧視及各種歧視引發的霸凌不是現在才有,是一直存在。這些日常中不斷暗湧的和解與疏離在運動中更是被加倍放大和遮蔽,有些更珍貴,有些更傷人。我敬佩樂於溝通、願意對話的朋友們,這種試圖增進理解的努力一點也不比勇武弱,同樣需要膽量和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