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ao

abandoned

摄影的状态


对我来说,逼真和内在的真实与其说是忠于事实,不如说是忠于感觉的表达。

对艺术品来说,没有哪个词比“探索”更没有意义的了。它掩饰了苍白、内在空虚、真正创作意识的缺失和低级的虚荣。

——安德烈 塔可夫斯基


-

以前我始终说不出我到底痴迷那个框中的什么,只是有机会能一个人带着相机出门就会很安心,安心多过开心。眼睛像追猎物那般捕获景色,欲望多过节制后不一会儿就会觉得很累。那个时候身体会先于思想一些,在一切都很混沌的情况下,眼睛的灵敏性不由自主地引导着行动的方向。

身体在摄影行动中是舒展自由的,身处一个无目的性的环境中,每一视角都藏匿着可能性,每一视角都藏匿着被发现的惊喜。

塔说,说到诗,“我并不把它当作一种体裁。诗是一种对世界的感受,是一种看待现实的特殊方式”。

我曾经试图将我极度悲伤的情绪放进照片里,可是我失败了。强烈的情绪会冲击我感官的理性认知,它让我过多关注细节并且给画面注入自己的情绪,照片底下的世界却是理性的。这样子的状态反而过犹不及,倒不如画画或者写字。

我的照片,我眼中的世界,可能诉诸一种宁静,一种在这种状态下的温柔,这种状态下的悲伤。仿佛一切都沉默失语。除去夹杂着许阳光的摩梭,风,影子的晃动,枯叶的刮擦,水珠,树干光滑的纹路……某种极度自然和真实的状态,这些细节促成了动人的节奏,这些微小里透露出比整体形象更为真实的一面,它逃离了刻板的符号,因而令人精神充实。

可能这是我最稳定的状态,也是把自我和世界平衡得最好的状态。世界比想象中的温柔一万倍,悲伤一万倍,丰富一万倍,在它之中,我温顺地低下了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