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ne

乱78糟

蟑螂仔

早出门15分钟,等公交的人多了一车,是上一班被挡在左边20米的桥那头,还是少发了一班车。

按顺序把队伍排成牵牛花,倒吸进去。车上站着的,全是我这站。我只睡了2.5H,脾气不好,别挡我。向右侧转,左脚踩下,左臂用力,右脚跟上,第五步跨上夹层,左脚挨上了旁边乘客的右脚,再用点力,身体与公交呈45度夹角,把上夹层的走道把住。可以拿出手机了。

第二站有人下车,还好没有带饭。脱下半边书包抱坐下。手搭在挡风玻璃窗台,左歪坐。又开始舔着肚子。

左肘一时时痒痒的,隐约有条纤细的线划来划去。抬起来,有只蟑螂仔在打转。所以,痒痒的是因为它胡须。

要不要脱鞋把它拍死?今天穿的球鞋,是拉长的五边形,前脚掌稍微上翘,挡风玻璃窗台最多5cm宽,用哪个区位拍下去可以达到百分百受创?死尸会黏到鞋子上,我要怎么洗掉?如果它是只正在产卵期的母蟑螂,拍会把卵从子宫里(如果它那个部位叫子宫)挤压出来,加上鞋子的弧度和上翘度,是不是会有幸存者?虽说立冬了,但气温仍旧20+,公交每天冲洗也潮湿,是不是有利于它发育?如果幸存者顺势黏进鞋底缝里,我上哪洗鞋底?用什么洗?没洗干净是不是会带进屋里?房间不知道哪里渗进来大灰大尘的,每天喂蚊子、飞虫,蟑螂也够多,不要再引出其他家族。

为什么前一乘客没有发现这只小蟑螂仔?emm,她穿的是长袖,吧?上周我一直穿外套,今天怎么不穿了?明明还有件黑色西装外套搭在靠背椅上。oh,对,因为外套没口袋。换了几条牛仔裤,裤头拉不开,卡在大腿跟屁股下。抽出5年前的T,已经洗松垮,为什么不扔掉。

抽一张纸抱住它扔掉?万一不小心捏死了,为了不想碰到体液透过纸巾,我应该抽几张纸?书包里有多久没放纸巾包了?

看到蟑螂,为什么不叫?在公司茶水间,在家里厨房,在出租屋,在小舅旧屋,哪里都看到。抽出拖鞋拍,抬起脚追着踩,卷份报纸敲。叫得好吵。蟑螂屋里养满小宠物,不舍得扔。老大是软体节肢动物,肉粉色。每周看2次,它活着,蠕动但前进不得,像Popping。现在叫一声怎么样?两只手分别放在两只耳朵旁边,微微握拳,不是圆拳,是长方形拳,大拇指伸直,食指做数字7状,拇指头向下按压食指第二指节顶起,其他三只呈正方形蜷缩进掌心,手腕后仰过大致60度。要闭眼。腿要蜷缩向胸口吗?牛仔裤实现不了,应该穿裙子的。是书包压住胸口,不是腿。叫声持续,3秒吗?公交会停下来吗?司机破口大骂的机率更高。

噢,书包里有办公桌上的抽纸,周五翘班时塞进去的,因为没带纸巾包。在酒店拿出来过,和酒店纸巾盒并排一起。打开书包即见的最上面。不记得。

说蟑螂仔,真的是仔。身体甲体长度是我拇指宽度。身体还保有一些透明,横爬在窗台上的时候看不出,竖扒在车体上时,看到它嘴是嫩白色,离车壁好大一段距离。胡须在空中左右交替画圈圈,它们应该要碰壁告诉母体转弯或者掉头的。在窗台上来去几个回合,窗台、车壁上下2个回合,再就沿着车壁走了。不想追它。

手肘开始更痕痒。不能类比被蚊子咬了,用口水消毒。这不是消毒,是送饮。

这时,又怕什么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