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ne

乱78糟

明天,開始打第9份工🤦🏻‍♀️

8號是在CION的最後一天,沒有資格休息,無縫鏈接,9、10號直接去新公司PCAD的項目拍攝現場。就像收到offer時想著要寫近一年的面試總結一樣,要寫CION總結,因為進CION時就知道自己不會久待。

從4月魏總知道我提離職了開始,見了3次面。先是提想我去,知道了我已找到下家&最終目標是心理。再是確定他的新公司PCAD啟動,我有疑問、他解答。兩周後婉拒,兩周後第三次見面向他表明是我不夠好,明確問我什麼時候能去。過去一個月,終於提了離職,因為總監要派給我新項目。

原是計劃試用到期就跑,因為不想做轉正述職。第二次見面前,列了兩張紙,pro & con:繼續在CION怎樣,不做CION怎樣,去魏總那兒怎樣。臨提離職前又列了一張pro & con,再來一次CION vs PCAD。表面上是很糾結,情感上是很傾向PCAD的。不知道自己在猶豫什麼,就是說不明地感覺魏總哪裡不靠譜。為此,問外婆,請不知道哪兒的大師算一掛,結果是魏總不穩。連續一周在網上占卜觀音、黃大仙、佛祖,觀音的結果基本上是中簽、中下簽、下簽,黃大仙有上有下,佛祖大部分是上簽。最後花錢問星座、星盤,雖然兩個選擇都不太好,但起碼做PCAD人會開心一點。

當然,家裡是不同意的,朋友也不太讚同。說是家裡,也就娘親,很堅決。說是朋友,也就問了倆。全是沒有直接接觸過魏總的人,都是聽我轉述。其中灌注了多少我個人的情感色彩,可想而知。想來想去,可參考的價值不多。算完星座後,再次堅定自己決定的原因是,回想幾個人生重大轉折,聽從娘親的 vs 自己堅決要的,還是自己堅決要的結果相對比較好。


當初決定去CION時,已經想好,如果工作強度大到會影響我上課,那我就不做了。5月10日 - 9月8日,在這4個月差2天,前面3個多月完全分不出精力看書、上課。剛去的兩個星期,堅決不加班,從第三週開始不得不加班了。每天能十點撤就是勝利,基本每天回去路上都想吃東西,很想吃甜食,從開始的奶油、芝士麵包,到一定要吃一隻冰激凌,有晚連續吃了三隻,回到屋還要吃酸奶、喝養樂多。怕催吐繼續損傷牙齒,就忍住,強迫自己不吐。回到屋,沾上床三秒立馬睡著。開頭進三個月,堅持每天帶飯,週末買夠一周的袋裝生菜、雞排、聖女果,前一晚裝好飯盒,第二天早上提走。原本一包生菜能吃兩個中午,雞排放七條,臨到八月初,每次得放足一包生菜,另外再備上一盒燕麥。最後,屈服於沙拉外賣。還是花錢買時間吧。生活成本是不是很高?不知道,已經兩個多月沒有算賬,日記也變成周記,補寫時,幾乎記不起兩天前發生的事。

其實,有些班是可以不用加的,比如陪設計改稿。但,可能是製片時陪剪的慣性,能及時看到不妥當的、及時調整。也因為坐在旁邊守著,對方有壓力,不會邊玩邊做。

在CION,我的定位是文案+AE。文案,天哪,從來沒想過我的定位可以是“文案”。之前每一份工作中,我這個打死不寫的人,在CION不得不寫。也不是不能寫,是真的很慢。對面的總助說:“今天,你就等會兒上午1個小時搞定節氣海報,下午寫推文。”我一臉驚愕。節氣海報,兩個版本,兩句話,四行字,我得花從早上到午休完,一篇推文人家一下午或者一晚上,我得起碼兩個晚上。七月有一個週末,死活不想工作,什麼都不想寫,結果,接下來的一周每天加班做到想死。從此,起碼,乖乖把週日留給工作,能看到下週要交的東西,週末解決掉。

腦子不夠,時間來湊。

然而,時間也湊不出文筆、創意。“愿作鹊桥,搭筑更多美好。跨越星河万里。”文案指導5分鐘改成“愿作鹊桥,链接XX。助你跨越星河万里,跃升美好。”xx兩個字,我又花了25分鐘。文字類的東西,於我,這麼難嗎?初中的周記,不是很多話寫嗎?可都是像這樣的,意識流。創意腳本也是,推文也是,原本想好的主題,寫著寫著就寫跑了,還兜不回來。PPT也做得醜,只會黑底白字,可不愛做顏色、色塊、線框、大數字。

好像只能做溝通類的活兒,可是,我又不愛social,不愛聊天,面對客戶很軟,遇著第一印象不好的還愛甩臉色。做完事就好,其他話並不想多聊。線上溝通看似挺活潑,線下見光就是條死魚,能不說話就不說。

是製片做久了的思維慣性嗎?面對一個新項目,腦海里立馬能有工作流程框架。所以,八月中我負責的兩個項目臨近尾聲,總監想把部門目前最難協調的摩天輪項目轉給我做統籌AE。摩天輪原本是Geloria的項目,總監分別和我、G小姐談話,G出來和她的設計小姐妹說話,然後拉我進群。就像9、10號跟拍攝現場的項目一樣,一句招呼不說,直接拉進群。這是擊中了我什麼地方的敏感,可討厭這種一聲招呼不打,雙方不溝通好前因後果地被安插中途進群、進項目。

好巧不巧,我坐在部門最後一排,面向部門其他人,要麼能看到人電腦屏幕,要麼能看到人臉,幾乎能看到每個人在做什麼。好巧不巧,看到G小姐和設計小姐姐說話,臉上的表情、眼睛的餘光一清二楚。與其假裝沒看到,不如繼續看著她們,再慢慢眼神放空,就好像我在想什麼。不想接G小姐的項目,能感受到她不好惹。下一周找她借人,簡簡單單“不方便安排開”就可以的,拐著彎打了兩大段話。好是心累。從來不怕項目難做,最怕拐著彎說話。人比事可怕多了。

八月開始,每週五下午成了部門培訓時間。培訓時難免和總監會對視,說服自己不要躲,比上次再看久一點。綜藝節目裡,對視30秒這個環節,雙方怎麼會不心動。雖然只去過一次競標,雖然那次競標沒感受到老總們的魅力,但培訓的對視心動得我不想走。


這兩週末終於有時間好好補課,直播課偶爾也能加著班地認真聽一聽。小組訓練越來越實操,感悟、自省靈光一閃後,在直播結束時就忘,只有懷疑在加深:我能做心理嗎?連自己情緒都整理不好,還不敢去做個人體驗。為什麼不敢去做?用“沒錢”做藉口。或許是,太能想到自己會怎麼對抗咨詢師的每一個提問,或許是,並不想解決那些事情。其實是,不想行動。《發展心理學》的結課作業中有一題是“如何與你的家庭、社會角色結合?”11歲之前發生的事,幾乎記不起了。

是不是有點異想天開了?想找一個廣告、品牌和心理學的契合點。

魏總突然有了些社會意義的擔當,所以PCAD有一半業務是應急三防。我一個幾乎每天都想感受死亡的人,哪裡來動力去助人?對照DSM-5,我也不像患有抑鬱。當然,自評是不准的。


在CION的近4個月,其實是開心的,吧?就好像9、10號拍攝,又和IDEA小夥伴們合作了,逼我灌藥,夜了不讓我回屋三個人湊在一起睡,借T我當睡衣。在IDEA,人對我很好,但我是不想太近距離的friend;在CION,人對我也很好,但我是近距離不起來的friend。最後一天午休和G小姐碰巧在洗手間遇上,聊幾句她轉做市場拓展的“無奈”。最後兩周,一直不敢找總監簽報銷單,好像臨了還想詐公司一筆錢似的,慫得一逼。最後3小時微信問人,怎麼處理好,留在人桌上也成,同事轉交也成。總監祝我順利,想不到怎麼回復,就作罷了。借報銷單給總監留了張小紙條。人有家庭、有事業、有房有車,祝什麼好呢?和娘親同一天、小兩圈的處女座。祝自在,順心。

是自己能力不足,導致加班,沒時間上課,怎麼可以怪公司?

以後沒有推文的硬性要求了,我應該選取什麼內容,逼迫自己好好寫點東西?

PCAD能好好幹,別總想著離職了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