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0 篇作品累積創作 94300 

705又開始運動

aLone

yep,是的,沒有錯,是「又」開始運動。誰知道6月發生了什麼。Oh,原來上一篇是611,以為是5月發生的事呢。不用上秤都知道自己胖回到120+,3個星期而已,如何做到的?1. 正常睡眠 5月底拍完,立馬似乎在釋放自己什麼氣。美其名曰,調整作息,每天10點就爬床。

「咨詢目標」是什麼?

aLone

沒有小飛機,連Typora都用不了,用pages記錄隨筆很彆扭。因為上不到matters,自己有充分的理由、藉口不寫寫。咨詢師問:你對我們咨詢目標有什麼想法嗎?一驚:是不是2個月/8次了?到時間提「目的地」了?欸,這個目標是我提嗎?上課聽到的,不是咨詢師總結出來的嗎?

因為忘記帶日記本

aLone

今天出门没有带日记本,临走时还想了想要不要拿 因为,昨天日记是晚上听课时写的,还没有过完这一天 因为,昨临下班暴食了很多小零食,路上啃了4个包子,为了回到能顺利吐出来 因为,昨晚又趴在地垫上看脱口秀睡着了,没有刷牙没有洗澡,半夜惊醒爬上床继续睡 因为,早上晒衣服看到几天前的床单还...

突然不想睡了

aLone

整個中午,感覺,我說什麼都不對。

2021Matters年度問卷

aLone

1. 写下一件今年发生的,你想永久纪录下来的事情 永久嗎?永久紀錄「開心的事情」更合適吧,可是回想不起特別開心的。比如,CION轉正述職得到了大Boss肯定?反倒聯想的是,他面試我時說的話,matters之前有紀錄。人話沒錯,在理,是我任性、不想這樣過活。

明天,開始打第9份工🤦🏻‍♀️

aLone

8號是在CION的最後一天,沒有資格休息,無縫鏈接,9、10號直接去新公司PCAD的項目拍攝現場。就像收到offer時想著要寫近一年的面試總結一樣,要寫CION總結,因為進CION時就知道自己不會久待。從4月魏總知道我提離職了開始,見了3次面。

按摩师叫我“放松”

aLone

公司要团建,征集大家意见想玩什么,出现过喝酒、唱K、剧本杀、吃饭。不可以密室,因为有人害怕。最后,按摩让万众一心,全票通过。用上课的借口躲避了周末,躲不过改为周五晚。近20人的场,的确不好找,吃饭是逃不过的。按摩挺好,两两一房,各自找喜欢的partner。

7th 求职

aLone

跨时近两年,可算找到工作、提离职了。在断断续续改简历、面试的过程中,想过无数次,收到offer后,必须回述并记录。(昨天告知深圳老大提了离职,他形容“晴天霹雳”,周六要拉我谈谈。结果会不一样吗?)

1月关键词 “Lost 失去”吗?

aLone

每到年底或新年会给自己立下一串目标,今年不乱立flag,单纯得:每个月5本书,看完伯格曼,刷完豆瓣Top250,Jazz入门。1月进展是,找到个电子书大宝库 书干了13本,伯格曼片源都down齐 迟迟不想开干,刷完豆瓣悬疑片单 Top250未看的资源备齐,Jazz依旧分不清流派/风格 跟着爵士大叔听专辑。

蟑螂仔

aLone

早出门15分钟,等公交的人多了一车,是上一班被挡在左边20米的桥那头,还是少发了一班车。按顺序把队伍排成牵牛花,倒吸进去。车上站着的,全是我这站。我只睡了2.5H,脾气不好,别挡我。向右侧转,左脚踩下,左臂用力,右脚跟上,第五步跨上夹层,左脚挨上了旁边乘客的右脚,再用点力,身体与公交呈45度夹角,把上夹层的走道把住。

秋天都快结束了

aLone

10号晚总决赛,等着微博有人爆结果再看的,当时已经深夜11点。以当时的局面,7选5并不难,还是在念叨晕车车。或许是快结束了,不自觉地盘点自己的第二季Top X。但,因为伴随第二季综艺节目刷了很多乐评,想先听听其他人怎么说,所以决定等着德夏、podcast、各自媒体总结完。

看完《异星灾变》,不像思考的疑问?

aLone

e01不用看完,很容易知道这是一部披着科幻皮的人类简史。看完e08激动呼nb,因为仿生人神交怀孕了。看完最后一集笑笑“这什么鬼”,因为神似“新白娘子传奇”片头。刚开始的时候,想把每个隐喻、暗示记下来。比如:白人和黑人开启生命,黑人是服务者;5个孩子不同肤色、不同种族;典型的东方t...

《普通人》

aLone

英译中,在台版和大陆版之间摇摆了很久,因为想爬到免费的电子档,可这和哪个译版有什么关系。conversation有“盗版”电子书,为什么normal people没有?为什么呢?理应,乘着剧集热论,np更好卖的。剧集4月,台版6月,陆版7月。

《八佰》随手记

aLone

怎么说 也是让我看完买烟连抽两根的电影。(依旧毫无逻辑,想到哪是哪) 开场很晕,晃 晃 晃。是因为太久没看大荧幕吗?还是因为战争片?原来是因为imax。所以,再看场imax版?有好多好多戛然而止。比如:铺垫不短,但是 铺的没衔接上;比如 老舅混进租界失败,怎么被日本军抓住凌迟示众的?

my grandma, 想通了

aLone

因为周日要看景,周六中午M拔牙,不浪费蹭车的机会,所以周六中午去外婆家。一碗鸡胸肉,我全啃了。更开心的是,有炒鸡蛋。干干净净的炒鸡蛋。饭后吃掉了一颗梨。临走,外婆塞给我两颗香瓜。晚上D加班,我准备第二天看景的资料也晚归。9点回到,桌上没有吃过饭的痕迹,看到我提了香瓜,M开心地叫唤:“哎呀,我正好没吃饭的。

normal people

aLone

一晚上看完剧,只是感叹“how lucky they are”。看剧同时看不同文字分析,才了解“噢原来主题在‘成长’”,重点在全文最后一句“people can really change one another”,两人都是因为自卑而推开对方。

外公外婆买寿衣

aLone

周五晚上,M问我,明天上班吗?上。停很久。什么事?外婆想买那个衣服,看你明下午有没有时间。我明下午要去看牙。看什么牙?我也有颗牙很痛。复诊,约了明下午3点半。噢。又停很久,是真的很久,久到我上厕所收衣服在家里转了两三圈。所以,你要去吗?要去我就约医生。

my grandma, just remember

aLone

非常难得双休。周三开始拍摄,3天。上周四晚11点被通知的新项目。周五上午面谈,等文案、等分镜。周六上午负责人来和文案谈内容,路过,要我先排场景需求和拍摄rundown。早上群里已经被要求且回绝过一次,“有分镜再列会没有遗漏,至少要有文案”(非原话)。

my grandma, shit baobao

aLone

周四,外婆私信说,5楼送来了艾草来,做粑粑,还是馒头?非常坚定:屎馒头。一来一回,除此之外,无交流,无沟通,无联系,好安静,没有闲聊,没有问想吃什么,没有说做什么好不好。越来越嗜睡,一沾床就着。闹钟从4.45开始响,一定要到7.00最后一次才动。

my grandma, shut my fucking up

aLone

其实上周就知道这周去不了。原本上周日母亲节说蹭住一晚不准备走的,因为暴雨,第二天早起拍摄,途径可以买肠粉。可是呢,还是走了。没戴衣服,要取隐形眼镜,需要擦脸。得睡自己的床。哄骗外婆说,“阿耶,还是得回去,明天拍摄美术说用文件夹,我得回去拍照她挑一下。

my grandma, whose mother’s day

aLone

因为周日是母亲节,客户拒绝配合拍摄,sz拍了两天、空档一天、跟着接四天。所以,我不祝自己母亲,祝自己母亲的母亲,应该准备些什么好?鲜花,不实用,算了。五一期间,外婆说做香蕉面包。昨天她说家里没有香蕉了,叮嘱她我明上午会去买。电动车沿路找水果铺。

my grandma, keep your hands off

aLone

D1 一周7天,睡饱1晚足矣。第4天5点不到醒。泡好燕麦和咖啡,开始在“出门散步”vs“翻完《树上的男爵》”之间选择。结果是8点半,翻完。其中有近1小时时间,用来吃早餐的时候看一集《Horace and Pete’s》。翻完就想出门,洗漱完换好衣服,客厅还坐着人。

my grandma,let’s sing

aLone

对,或许开始形成习惯了。数数看,这还只是第7周。7周,2个月,好像很久了。开始不局限仅在周日吃两餐饭。周二在wb看到燕公子的艾面馒头,发给外婆。艾汁和在面里,蒸好装盘四条屎。不知还有没有艾草买。“我们也做一盘?”“有我也来做一盘,保证比它卖相要好些。

my grandma,nothing special

aLone

周三,外婆实验新酵母。当时买了两种酵母,一种发馒头、一种发面包。记得tb图示的包装是没有文字说明的,而且我买的是分装小包。“忘记跟你说哪种是高糖、哪种是低糖了。金色袋子是高糖、发面包的。”“今天用的高糖。”“用高糖的发,肯定甜啊。”“只发面2小时。

my grandma,my master chef

aLone

手动打蛋器、刮刀、酵母、黄油、酒曲,陆续到了。外婆笑话我,买打蛋器买的大。外婆又准备了什么好东西呢?好奇的话,自己问问她。猪肚鸡、猪脚、卤鸡杂、河南豆、大白菜,还特别尊重地问我,“可以么?”周周去白吃白喝大餐的,哪有不可以的道理。想试试黄油的味道,翻翻“不用烤箱的蛋糕”,要么是蒸蛋糕、蒸面包,要么是千层xx。

my grandma, baby Bao

aLone

清明三天假,哪天去好呢?隐约听过一嘴M有值班。假期不想加班,盯着剪辑硬是做完全片走的。所以,周五想着但不记得和外婆说,也不知道他们哪天值班,凌晨3点到家到今早10点,30h里睡足25h,清醒的5h里,一睁眼检查wechat,外婆问明天来不来,客厅转一圈,居然都在,问一嘴,“可以啊”,ok回床上再缓缓。

my grandma, become zip.

aLone

Thursday 外婆說有艾草粑粑吃了,兴奋!前一天拍摄,德哥带着一盒晏栖饼。上周问外婆今年有没有蒿子粑粑,清明回不了,哪里来的蒿子草,笑我。居然神奇地买到蒿子草。外婆问我想吃什么馅儿,你喜欢就好啦~ 伸手张口,不劳而获,坐享其成,不挑。周六问明天来不来,买了abcd。

my grandma, 新增2人

aLone

快写!会不记得的!——是上周日发生的,一半周一一半今天,这周筹备、拍摄,无脑写。周六晚上,冷不丁问“明天你上班吗?”“干什么?”“你不上班的话,一起去外婆那,陪他们打下麻将。”“可以啊。”想起来要去商场踩点,先问清楚,“是去吃中饭还是晚饭?

my grandma, love you

aLone

上周和外婆约好,这周去煮干明太鱼汤。周一外婆问需要什么配菜,一道告诉她单休、周日才过去。周六下午5点微信告诉材料都准备好了。好像在准备什么仪式。周休是补眠的日子,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可以睡到自然醒的日子,即便中途被闹钟叮醒过。惊醒看手机,好在是8点49,不是11点,煮汤似乎要2...

随时抽离(Derren Brown: The Push)

aLone

这是一场社会心理学实验,72分钟里,把一个普通人诱导成一个杀人犯——探索一个人在不断面对权威的挑衅时,会不会走上极端,证实面对社会压力时,人的本能是屈服。每天把自己的自主权交出去,失去自我掌控权。记录了每个设置,试探自己会做什么选择。第一铺垫,选择合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