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的生活隨筆

新手媽媽,與英文更有緣的日文系。 回頭看發現人生前段有太多空白,決定好好留下點什麼給往後的自己。 我的點滴日記和隨筆隨想。 英文專欄誕生,如果能讓大家也有那麼一點點喜歡上英文,那就太好了! 個人網站:https://www.notion.so/2c1bf3cc145e45c3bfe1f4de0cda17a1

感謝搭乘

發布於
以前要分別時有時難過有時麻木,空落落的一點感覺都沒有。麻木時會覺得驚慌,好像這是不愛的證明,得硬擠出點眼淚來。現在我只會說,這些都是正常的。難過正常,麻木也不怪,就做自己吧。

昨天收到了許多人的回覆和鼓勵,謝謝大家,我充好電,準備繼續上路。

又是早起的一天。兩個男人一大一小的呼嚕聲、車聲、鳥鳴、冰箱運轉聲、冷氣水聲、打字時指甲偶爾撞擊鍵盤的聲音,想寫點什麼,關於黎明時分的。


「感謝搭乘長榮航空,期待與您再次見面。祝您旅途愉快。」

那是和S遠距的第一年吧?還是第二年?時間流逝和回憶的速度忽快忽慢,我記不清了。只記得每次在機場相擁時總不免要懷疑自己有沒有抱錯人。

「妳有這麼小隻嗎?」用手比了比身高。

「你有這麼高嗎?」為我的脖子默哀。

那天晚上因為時差失眠,兩眼瞪得大大的,我發現好像只有在失眠的時候特別期待日出的到來。好不容易熬到了早上五點,我搖了搖他,我說我們去逛超市吧!我睡不著,時差。他睡眼惺忪的說好呀。

熱戀期,誰敢說不好。

也只有熱戀時我才會像這樣擾人睡夢,不知怎的,我體內有種別人睡覺時自己就得當幽靈的機制,我會躡手躡腳的不敢發出任何一絲聲響,關門要花五秒鐘,一度一度的慢慢旋轉慢慢放,放水杯要一毫米一毫米的下降,眼睛緊盯著杯子底部碰觸桌面的瞬間,任務達成。我媽淺眠,以前不得已得進去拿東西時,我會跪在地上用爬的,這樣她就不會感受到我走過時的影子,探出頭抓了要拿的東西趕緊再縮回去用爬的爬出去。

說也奇怪,若是你讓我從村子口用爬的爬回去,我是抵死不肯的,尤其只有女生得做的這種事我最痛恨了。當初阿公過世表姐從台北趕回台中,就這樣爬著進門,我看了難過又生氣。


忘了那時是寒是暑,回頭看照片發現自己戴了毛帽,是冬天吧?我們整裝準備出門,出門前我拍了張自拍,紀念一下自己短暫破除不能吵醒別人的魔咒。

早上五點多,天微微亮,空氣冷冷的,我們手牽手走在人行道上,穿越大小街區,邊閒聊邊散步。

他們的住宅區總是很安靜,從外面只看得到一只黃光,我老在想裡面到底有沒有人啊?真安靜,原來西方人愛開趴實屬謠言嗎?

為了自己的任性和冒險很是雀躍,我對超市有莫名的情感,三不五時就得去逛逛,跟書店一樣,尤其美國的超市都很大,我每個走道每個走道的逛,很療癒。

我們走啊走,又把Berkeley走掉了一半。但我從沒記得路線過,總是任由他領著我漫步漫談漫看。甚至到了台北也是如此,他騎著腳踏車從文山區到淡水,現在比我還台灣人,說把他隨便丟到一處,他都能找到回家的方向,驕傲的很呢。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們到了超市。還記得那時為了功課,我們兩個還站在超大的冰箱前數著牛奶種類,我那時好像數了一百種左右,又不記得了。那次也是我第一次在課堂上舉手回答問題,只要說出一個數字,我可以的。


心滿意足的晃了晃,出來時已經天亮,人開始稀稀落落,就像現在人聲出現,喇叭聲也有了。

我們又晃呀晃的晃回家了,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好像總在晃啊晃晃啊晃。


一晃,也快要四年了,真可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