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wayeasy

我是懶懶的人,但還是會有拍必回

關於我們(七):外境與我們

 (編輯過)
我們容易受到外界影響,但你有想過,這些也是小我而成的概念嗎?

目錄看置頂留言

外境能影響我們的原因



我們把慾望的面紗揭開,了解小我帶來的一層幻象,但在這背後,還有著另一層煙幕在,我們在這裡,看到一個會受到外境影響的自己。


說實在,這件事看來,有點玄妙,在我們的眼中,我們的喜怒哀樂,是受到外界而影響,我們經歷著痛苦,學不會如何愛自己,更多是由於從小到大的痛苦經驗所致,正是由於母親不懂得愛自己、父親不愛他自己。親近我們的人不愛自己,才導致我們,無法從小掌握愛自己的要訣。我們每人在痛苦中生活,更多是由於社會、病毒、戰爭,以致社會扭曲的價值觀,而這些也造成我們不愛自己,困在痛苦中、看不起自己、認為自己不夠好。


這並不能說是完全的錯誤,因為這剛好是我們經過六識後,能夠得到的一個答案來。我們正常來說,都是透過身體六根接觸外境六塵(色聲香味觸法),繼而利用我們的第六識作分析,產生種種想法、感受、判斷、喜好、情緒,從而對我們,起了作用。


其中一個頗為常見例子,也就是「恐懼」,這原先為一種生物本能,一種求生意志。我們能夠好好運用這種生物本能,能夠讓自身適度地對環境產生警覺,避開危險,安全地生活在物質世界,直到肉體無法使用的那天到來。但我們的小我把它無限地放大,令本能成為了我們的主要行動依據。我們以為外在的一切,控制著我們的喜、怒、哀、樂,以及安全感、滿足感,當我們失去了對外在的掌控,我們也會因而變化,受到影響。對於眼前的不安定,我們感到了恐懼。


這種判斷的習慣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已經養成,而一切的開始,很多時都是由於父母在打罵我們,或許是我們在嬰兒時期,我們哭了,被打屁屁;或許換尿布時,父母不耐煩的抱怨;或許是餓了或尿布濕了,卻沒有即時被處理,這些經歷讓我們感到很不舒服,生存感受到威脅,並為這而恐懼。我們開始把這一切連結起來,以為外境變化了,才是讓自身感到不舒服、不開心,感受到生存權受到威脅的原因,感到了恐懼的原因。


但實際上,我們搞錯這部分的因果關係了。


這個過程我們省略了一個重點,這些外境能否影響到我們自身,還需要我們選擇是否去聚焦那些事情,接受那些結論。我們選擇去聚焦,緊抓著在發生的,並讓自身的大腦(第六識)去分析眼前發生的事情,接受那些藉此而誕生的結果,也只有這樣,我們才會收到影響。


而某程度上我們會選擇這樣去判斷,也是由於我們切斷與第七識的連結,忘記自身真正是誰,誤以為自己沒有主動權,沒有能力作決定,於是也就認為只能借著外境所得到的答案,來給予自己在人世間生存的建議,只能基於這些結論,當中給予的恐懼感覺,來作為我們下決策時的一個重要參考指標。同時也由於對於第七識的不了解,我們以為外在的失去,實際上會對我們造成嚴重的打擊,我們的生命會因此而糟蹋,我們也因而更信任第六識所給予的


於是我們很容易會有以下的答案,我媽不懂得愛自己,於是從小就會打我、罵我,不給我鼓勵我,所以自身才會沒有自信,覺得自己不夠好,自卑,讓自身活得不快樂。或者我爸會打我、罵我,才害得我不敢追求自己的理想,又或者是我的老師在全班面前辱罵我,讓我感覺自己很糟糕,所以我才會不敢在人前講話,不敢表現自己等。而我們對於物質的不豐盛,也容易感到憂慮,因為這些構成了失去的感覺,不安全的感覺,感到了生命受到威脅。


實際上這些言論、結論並不能代表我們,更不可能代表著我們的靈魂,只是我們把這些事情聚焦、抱緊,放到自身的能量場上,讓他們成為了我們的一部分。

在《被討厭的勇氣》這書中的開始部分,其實有著一個更為極端的例子,一個受到父母的虐待,最終無法適應社會的少年。先不論和業力有沒有關連,但那個青年所以會選擇逗留在室內,更多是他的第六識,在經歷了種種事情後,認為這才是最理想的答案,並運用恐懼,試圖保護著她。所以實際上她並不是真的毫無選擇,只是她的第六識讓她感覺已經毫無選擇。

某程度上要做的,就是擺脫由第六識下的武斷吧,雖然這絲毫也不容易。


而當我們開始回到第七識,逐漸撇除小我,不被外境所影響,自然而然就不會跟外境的負面能量相應,不會再允許任何負面的人、事、物、地區或時間接近,而那些負面能量、事件也無法主動影響你,所以也就能夠趨吉避凶,我們所擔心的問題,也就不會存在。為何當我們擔心伴侶會出軌時,他就真的會有這樣的情況?為何擔心錢財不足,為未來持續做好準備,極為節省金錢,最後反而會更容易失去錢財?因為我們把小我的想法,完成接受了,並放到自身能量場身上,這些想法最終也就會成為了最後的事實。


這也是吸引力法則的另一面,也是更為重要的部分,說白了所謂的吸引力法則其實也就是我們第七識擁有的一小部分能力,它是能夠運作,但不能夠讓自身離開本源。


既然是這樣,為何我們求財富很多時都不能如願就很好懂了,這個問題更重要的是,我們為何需要?只是為了讓自身有著更好的安全感?填補內心的慾望?還是單純只是想體驗富有和貧窮的差別?當然我們也可以選擇黑暗能量那條道路,只是帶來的只有這生,甚至是這刻的話,一切又值得嗎?


當然回到第七識的時候,我們依舊會有情緒,例如當看到別人被打時我們會憤怒。那是很正常的,只是由於我們不會再受到外境影響,把這層小所形成的能量層抽離,情緒不會再依附在業力上,我們更多只是看到情緒,而不受情緒而影響,讓情緒也成為一個訊息的收集源。

外境與責任



看著眼前的情況,我們或許會有了一個想法的建立:是不是需要為身邊的人建立觀念、幫助這個社會,我們才能夠得到幸福呢?


但事實上外境並不會影響到我們,我們沒必要因為需要讓自身變得更為快樂,而試圖改變別人,讓這個任務,成為我們的壓力。而我們在這前提下,更多會偏向於強迫別人改變,利用情緒勒索等手段,讓他們接受自身的想法。因為在我們的內心,認為對方的想法,是會影響著我們,自然也會希望對方更快能轉變、接受,缺乏了照顧別人的想法。但沉睡的人終究沉睡,在這樣的做法下,更多只是會帶來更大的衝突,讓對方更為抗拒,最終也許對方會順從,但也讓對方更為遠離於第七識。


其實我們在愛情中,也很常會這樣,我們期望對方改變,於是就會採用情緒勒索等手段,讓自身更為舒適、開心,得到內心期望的溫暖,先不論執著的究竟是否真的正確,還是只是來源於小我的一些想法,但這樣的做法,無疑也只是構成更大的問題,只是試圖透過控制,讓別人順從,對雙方來說,沒有太大的幫助。而這樣的處理方法,也遠離了靈魂的本質,控制更深,也只是讓自身跌入到黑色能量內。或許這一生滿足了我們,但只會為未來的輪迴,失去了控制的權力。


當然,我們不是不能幫助別人,只是這幫助不能夠由於自身的需要,而去選擇幫助。


外境與死亡



有時候,我們會由於某個天災人禍,而感到擔憂,因為這會令我們死亡,當我們死亡了也就失去所有。確實我們的肉體不堪使用而死亡,但我們也只是離開肉體而已。對於我們整體生命歷程、整個靈魂,以我們的第七識而言,沒有任何影響。

那有沒有得到武漢肺炎還很重要嗎?每個肉體都有著他的期限,如果時間到了,損壞了,那麼第七識(靈魂)就會離開。如果得了武漢肺炎,可是肉體還是勘用,那麼第七識(靈魂)就繼續留下來,繼續待在這個肉體裡面體驗這個物質世界的生活。

其實差別也只是這樣,只是我們還期望能體驗物質生活的世界,才會帶著遺憾,才會受到這些外境影響,而擔憂。

唯一會帶來問題的,大概也只有我們選擇自行了結自身的生命。我們選擇自行了結,更多是由於我們認為死後,能夠過上更好的生活。只是這並不存在,但我們期望以傷害自身來達成願望,最終理所當然的,跌入到黑暗能量中,失去了對於輪迴的選擇權,一些徘徊的遊魂所以存在,並不是他們期望這樣的形式生活在物質世界上。只是他們別無選擇地,以這樣的形式存在,他們感受到更大的痛苦,而這些痛苦也為黑暗能量,提供源源不絕的供應。除非他們有一刻醒悟把,不然會一直地徘徊,尋找替代(找交替),以痛苦解決痛苦,讓他們更進一步地沉淪於低頻的世界上。


(待續)


因為看不懂,某程度上也是由於這部分我暫時還是做不太到吧,所以思考了許久,而大概原文是這樣寫的:

事實上是因為你產生了一個「幻象(作意心所、無明妄想)」,你執取了外境,你把外境抓過來而讓自己產生各種起心動念,然後在認知上產生了一種誤解,以為外在的一切會影響你,外在的一切會讓你產生喜、怒、哀、樂、恐懼等情緒,或者影響你的肉體。

但這是人看的嗎😂,更何況和一直的經歷相比,感覺就是缺了什麼,於是就成了上文那樣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