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wayeasy

我是懶懶的人,但還是會有拍必回

文與理

發布於
文科人?理科人?還是只是我們勉強添上的設定來的?

在學校,正值數學課的時候,老師看著眼前呆若與雞的學生,在疊疊不休地,解釋著相同的內容,但從學生的反應,顯然地老師的話,並不怎麼容易吸收和理解,又或許他們的靈魂,早已從身體脫離,進入到他們的幻想世界,編寫著另一個夢中故事。

但假若走到一旁的課室,你卻會留意到全然不同的情況,眼前的學生,正埋頭苦幹地鑽研著數學難題。也許說不定,這次又會花上一個小時,才能解出一道題目,只是對他們來說,這個過程猶如夢幻的交響樂曲,每一次嘗試,就好比激昂的節奏和鼓聲,總是振奮著他們的靈魂,激勵著內心的每個細胞。最後成功的滋味,更是令他們流連忘返。


這也就是很典型的「文科」與「理科」。


每每聽到「文科」,就會聯想起那人,總是愛著閱讀文章、有着奇妙的幻想世界、能夠寫得一手好文章,但相對上對於數學、科學等則是一竅不同,不怎麼感冒,而「理科」的,則是剛好的相反。


「文科」與「理科」,在我們的眼中,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相對的人。


但,這真的是事實嗎?


小時候的我,就已經沉迷在書籍的世界,對於文字有著獨特的飢渴。在書籍,彷彿能看到波濤洶湧的大海、感受到嵩山雪嶺的冰寒、體會到成為俠士遊走江湖的夢,為我的世界,添上了一個又一個的故事,縱然與我毫不相關,只是彷彿一切,都是我的經歷。

但有趣的是,那時候的我,也同樣地沉迷着科學的書籍,驚奇的知識、人體的奧妙、動物的國度,總是深深的牽引著我,浸沉到他們的世界,穿越著隨意門,在每個陌生的世界,也留下了腳印。

是文?是理?每遇到這樣的詢問,腦海中總是帶著一絲猶疑。

只是那時候的我,是一個完全不會寫作的人,每每看著眼前的紙張,總寫不下任何一個字,腦海裡有著的,是一片空白,看了的書,就好比白看一樣,沒有一絲的意義,那時候的文筆更是慘不忍睹,幼稚的寫法,沒有連接性的脈絡,但花上的時間卻是別人的數十倍。而文科出身的父親,每每看到我這樣的表現,也總會大發雷霆。

那時候的我,可以說,是蠻討厭寫作的

在這樣的前提下,而大家也總是說文科是那麼的善長寫作,我也自然地把自己,劃分到「理科」生去,由小學到中學,以致後來的大學,一直都是以理科人來自居。雖然實際上來說,並不是真是真的那麼擅長理科,說得上真的喜歡的,那時候就只有生物了,物理那些,更是完全受不了。但看著身旁的同學,那看到數學,卻猶如看到幽靈的反應,心裡還是自問到沒有那麼誇張,所以也就繼續著這樣的人設


直到在實習與工作,無數的不愉快和挑戰,令人厭煩的接踵而來,最終我抵受不了,逃離相同的生活節奏,卻也在無意中,開啟了我另一度可發展的門。

還記得,那時候的我,在徬徨中,開始找尋著,開始探究著,最終在一個寫30天網誌的比賽上,停下了腳步,剛好那時候報讀了一個課程,卻是出奇地無用。自問那時候的我,自學的還要比那時候讀到的要多得多,於是我參加了這個比賽,期望透過這些文章,可以讓更多人了解和明白這些知識,避開這樣的垃圾課程。而就在,這樣一個機緣巧合之下,我開始了寫作的旅程。

ig也在那時候開始創立,那裡的文章,也在緩慢的發展著,由當初的技術文,到後來的心靈向文章,還意外的有著不少感興趣的讀者存在。而在那時候,我才真正的相信,其實並不是不能夠寫作的,小時候缺乏的,就只是一些經歷、一些想法,只是剛好對那些題目,沒有感覺罷了


所以,是什麼製造出這樣的差異?


無可否認,天賦、才能,確實佔據著一定的地位,但那個地方能夠得到別人的關注、讚賞、有著別人眼中的成果,顯然地也會有著影響,而在我們的成長,考試就是剛好地,充當著這樣的角色

硬性化的題目和風格,機械性的答題,但也同樣地,讓一些可能的能力,徹底地扼殺了,誰叫你擅長的範疇,學習的方法,追求的知識,剛好和考試沒有任何關連

而不少人,也因為曾經的認定,而停留在原地,縱然花費了不少心力,找上了潛在的可能,但看著眼前的未知,卻想起了曾經的考試,每次的否定。最後,依舊走著以往的道路,縱然眼睛,早已沒有了靈魂在,縱然這並不能夠代表著你的所有


但其實這個世界,一直都存在著別的道路的,每個人都有著可能,只要願意,將開你的手,牽著這個可能,來到你的路上,這也是屬於你的可能


所以,你願意嗎?



後話

老實說,這世界真的很愛二分法,不是對就是錯那樣,但事實又有多少事情是真的符合這樣的情況呢?


二分法,不過是人類懶惰下的產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鏡子世界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