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的卡卡

幽灵。

关于香港游行引发的两个疑问。

發布於

香港问题愈演愈烈,墙内信息的污染让大陆人内部也产生了不小的分歧。关于政治方面不同的声音,feano、乌云同学、Milly等人的帖子已很典型,看完后受益匪浅,感谢各位,感谢matters。我今天想问的主要是不同政见引发的生活问题。


与朋友政治立场不同怎么办?

其实我很少考虑过这个问题,我觉得大家虽然政治立场不同,但只要沟通得当,做到互相尊重,求同存异也不难。但我现在不怎么敢这样想了,因为沟通的前提是对方也有理解你的欲望。

上个月,我在朋友圈发了“香港加油”四个字后,我的一位高中同学私聊我,对我破口大骂,我试着与他沟通,但他后来避问题不谈而转向对我的人身攻击,我才明白,我一直高估了别人沟通的心情。我也有点震惊:原来在他心中我是这样的人。其实我与他关系虽谈不上好,但远不到这般撕破脸皮的地步。他高中毕业后就到国外留学去了,不知道经历了什么,让他对民主自由嗤之以鼻。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不要民主自由,难道要独裁奴役?还是说,中国国情已然特殊到不适用普世价值的地步了?

国外民主不行,很多时候并非民主制度不行,而是体制出了问题。民主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只是说明了现阶段民主的不完善,以此来否定整个民主自由是很奇怪的事情。(请不要偷换概念来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辩解,大陆教科书上也是要民主自由的。另外,我们不谈论是否存在完美的民主制度,也不讨论民主是否真的是个好制度。除非你能举出比民主更好的制度来。)

我对这事一直耿耿于怀,因为我觉得我和他之间的谈话很失败,我当时太震惊以至于最后草草地结束了谈话,错过了一次深入了解他想法的机会。但现在我也不敢再找他谈话,因为我还是无法确定他是否想和我沟通,我有点被骂怕了。

似乎台湾的朋友或许有更深的感受。政治立场,总是很难转变的,因政见分歧而决裂的人似乎不在少数。所以我想问一下,与朋友政治立场不同怎么办?除了不谈政治,我们真的能做到做到互相尊重,求同存异吗?


------------------------------分割线----------------------------------------------


另外我想问一下,除了信息封闭的中国大陆,香港那边舆论的分裂状况。

我有个别朋友知道我的立场(支持反送中)后,用其在香港生活的亲戚朋友的消息来向我质疑游行中的暴力问题。包括:

“我的香港朋友都说现在的游行已经变味了。很暴力,跟之前不一样,见到警察就打。”

“我住在香港的表姐表哥除了上下班就不敢出门了。”

“hk刚开始游行是反对引渡条约,现在就是反大陆了。”

“最近这几天确实演变成黑社会和游行队伍互殴了,因为游行队伍太猖狂了呀,见人就打。”

……

以上都是原话,她也真的有在香港居住的亲戚朋友,他也没必要骗我。她称这是香港来的消息,比我在网上见到的更加真实。我有点无力反驳,虽然我指出他话中不实的部分,但是她回复我:“果然每个人都只能看到他想看的。”

我也回复他:“或许信息茧房的效应下,我们真的会加深自己的‘偏见’,但人不是垃圾桶,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相信的消息来源并加以思考判断。”

不过我很清楚,这话用在我身上也可以。


我想问一下香港的各位,暴力游行的言论,在那边占多少呢?我们又该如何证明自己信息的准确性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声音

当他们反对“自由”与“民主”时,他们究竟在反对什么?

7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