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社工学生关注工人、性/别、公民社会追求公平正义,反极权。

我的文字与写作

关于我的文字,还有写作,是我非常不愿意面对的一件事,但它每天都在困扰着我.老實說,我是願意寫作的。我渴望將自己的想法轉化成文字,写在纸上的或者电脑上,给自己看,给大家看。写作的冲动经常出现,但大多数都会打消掉。为什么呢?我的答案可能很多人不相信,因为我不会写。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转换文字的时候,我的大脑会有胀痛感,便无法下笔了。这种胀痛感会一直持续到我放弃写作。每当胀痛感出现的时候,我会跟自己说:“写不出就写不出呗,写不出又不会怎样。”以这样的方法将自己说服,从动笔到放弃,就是这么一回事。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有些亏。竟然让自己放弃如此珍贵的技能。放弃协作,真的不是一个合适的决定。文字被发明出来,记录是一个及其重要的功能。人类将文字发明出来,就用于记录,或者说留下痕迹。我也很想,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些痕迹。将自己的思考写下来,跟其他人交流,讨论,这挺不错的。然而,每次写作的冲动来临,拿起笔或者在键盘面前,下手的那一刻,浆糊般的思绪完全无法理顺,一堆东西把脑子给塞住了。什么都吐不出来。烦恼,就烦恼在这里。

我很羡慕那些妙笔生花的人,写的文章可读性很强。我的妒忌的,我也想写出好的文章来,我也想妙笔生花。

以前,我并没有写作的习惯,除了应付语文课的作文之外,就不会写了。

不过,有那么一次,我写了一篇作文,被发表在一份报纸上,这是个例外。

那个时候,还是小学,大概是四年级的时候,家人经常让我去补习班,我的童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补习班和兴趣班中度过的,我并不喜欢,但我无法选择。

暑假参加了黄埔军校五天的夏令营,回来之后,有个作文比赛,就写了一篇参营后的心得。当时我还在补习,补语文,就把心得拿给补习老师看,让他帮我修改一下,给一些建议。修改之后就交上去了。后来得知上报的消息,是家人告诉我的,当时也没什么概念,只是看到家人挺开心的,还把报纸保存了下来,应该是件好事。再后来,小学的班主任叫我去办公室拿一张稿费单,去邮局拿稿费。那时我才知道,原来这还能拿钱。那天中午放学,我就拿着单子去邮局,兑换了十四快钱。当时觉得,十多块钱,好多了。而且,根本没想过参加作文比赛,能上报纸,还能拿稿费。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小时候还挺厉害的。

从这次事情之后,我的写作,基本上没有离开过语文作文,一直到高中毕业。

上了大学,觉得力不从心了。还是好好写作吧。现在我就在写作,没什么好怕的,处理好那些焦虑就可以了。

写作焦虑2
3
3

回應1

只看衍生作品

評論區域升級啦!

現在「回應」包含了評論和關聯本作品的衍生創作,你可以選擇「只看衍生作品」。

  • 你可以试着把想法说出来,边说边录音,再转化成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