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喵物語

對生活,喵兩聲。

俺爹仙逝了

(edited)

一彈指,九十年過去了,比命相師預測的陽壽少了一年。一年,彌足珍貴,可以繼續跟老妻告白,說他有多感激這位善良、奉獻一生的革命伴侶;可以加班加點地整理他尚未歸整好的的文章、詩作、照片;可以做很多很多事…。但即便是這點歲月零頭,閻王都不再施予了。遺憾難免,可父親總說,十九歲那年,幾乎命喪於白色恐怖,故渡劫後的人生,都是多賺的。

記得心理學家阿德勒這麼說過“幸福的人用童年療癒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醫治童年。” 身為家中獨子,上有姊,下有妹,眾星拱月,就算資源稀缺,依然保有第一順位的照顧。這樣被愛團團包圍的老爸,在遭遇生命大劫後,仍有足夠的勇氣與幽默面對生活的鞭笞。

五月二十八號,寫了點東西給父親:「老爸,咱半夜又醒了,年過半百,健康大不如前,到處都不對勁。更可想見,現階段的你是多麼辛苦…。從小到大,叛逆的我,一直對你“沒大沒小”,但你對我的包容,著實是令人‘歎為觀止’。傳統的嚴父角色,你總演不來,唯有一次,在大庭廣眾下,拿出罕見的威儀,對犯錯的我‘聲色俱厲’。不承想,左鄰右舍的目光紛至沓來,你意識到自己可能有些失態了,便尷尬地訕笑起來,怒目金剛瞬間轉為慈眉觀音。而這一笑,千樹萬樹梨花開,讓我記取教訓的同時,亦如釋重負。常常在想…若沒這些包容,則叛逆怪咖的我,不知要長成怎樣的歪瓜裂棗呢?或許,天生浪漫的雙魚父,與水象星座的蝎子女兒,本來就是同一掛;亦師亦友,又相濡以沫。(聽說有人會將在乎的人紋在身上,我則把‘5 2 8 8’當成自己的常設密碼。哈~)

記得小時候,你騎腳踏車載我去學鋼琴,一路上,風在耳邊細語,夾雜著腳踏車輪切割空氣的聲音。我的耳朵貼著你的後背,聽你談天說地,聽你喉嚨發出的字句被體內音箱膨脹開來,而有‘發自肺腑’的奇異效果。就這樣,載著這些聲響,我們穿越蔗田,小橋……。

那年在上海,你頭戴鴨舌帽,參觀日本書畫展,因被誤認為日本觀光客,索性一路演到底,用流利的日語狠狠敲打了會場接待員。只見接待員額頭上的汗,被自己的蹩腳日文給逼了出來。此時,在背後裝路人的我和忠忠,發現憋笑真是一門功夫呀!(哈!你還趁亂朝我們縮頭吐舌,做一個調皮鬼臉 。)演到最後,你直接用台灣國語收尾。霎時,接待員一臉的錯愕與五味雜陳,教人難忘…。

還有,你曾拎著一條底部開裂的休閒褲回賣場退貨?只記得你是這麼抱怨的:「哎呀!你們怎麼把‘開襠褲’賣給老杯杯啊!」

故事很多,瑣碎而歡樂…。猶記當年,咱家冰店有一款產品叫‘月見冰’;即剉冰加上配料、淋上煉乳,再於頂端放一顆生蛋黃。曾有個客人沒端好,讓蛋黃滾下來。你見狀,立刻高喊“月亮下山嘍”!然後,二話不說,免費補上一輪新月…。當碧月重登山頭,我看見顧客的嘴角,也拉出了一彎上弦月…。

……你總是那麼喜感,那麼容易發掘生活的小事,用別具一格的視角詮釋,令人心有戚戚焉,會心一笑。

雖然,面對人生,你幽默豁達,但於此同時,你又是個龜毛執拗的緊張大師,一旦發作起來,總是警鈴大響,讓家人開始團團轉。巧的是,在你身上,我常遇見自己的影子。也因為了解,便知道‘循循善誘’的方式,才能讓你真正的‘善罷甘休’。

一直希望在旁陪你走到最後,但時不我與。幸而現在網絡發達,遠隔千里,亦如在目前。任何時候,你都可以打電話來。雖然軀體不舒服,會大大影響精神狀態,但無論如何,還是努力保持正念,鬆脫執著。要記得練習把念頭放在頂輪(百會穴)輕聲念佛… … …。」

~ ~ ~ ~ ~

父親回覆:「看到你的文章,真是百感交集。唉!往事已了。何處去找尋?」

其實,當時的父親,已經被病痛折騰得搞笑功力大減。以前跟我見面,還會採用疫情期間的的社交禮儀,來個手肘碰手肘;當我提醒他中陰身見到白光(天道)或藍光(人道)時,要趕緊契入——他也信誓旦旦,說到時候定會用‘跑百米’的速度衝過去……。可後來,老父再也笑不出來了。電話裡只有疲憊痛苦的聲音,說他人在地獄。——我們快馬加鞭,把他從肉身行將崩解的地獄安置到足以獲得片刻喘息的安寧病房。期間,也因緣湊巧地參與了法鼓山的網上法會與三時繫念,讓父親離去的過程,溫馨且波瀾不驚,並透著奇妙的巧合。

禮儀公司曾詢問家屬,大體是否需要兩萬塊的精緻洗?我想,樸素節儉的父親若知道洗個澡要兩萬塊,估計會掀開往生被,大搖其手。揣測其所思所想,相信殯儀館採取的慣例清洗,已然足矣!如今,他安穩平和地長眠,靈魂進入另一個維度,而舊皮囊即將化為青煙、微塵。

前些日,午寐迷濛中,發現父親竟不遠千里,來家小坐,我喜出望外,以為他的離去,不過是一場誤會,一如他向來喜歡作弄人…。然,瞬間夢醒,唯剩歎息。而今,回憶氾濫,連成一串,珍珠般地熠熠生輝著;溫馨小故事藏在光澤裡,我只能默默收藏,用後半生慢慢細品。

雖明白人世間的虛幻,皆循著‘成住壞空’的規律。但面對這麼敦厚質樸,精彩搞笑的人,終究要歸塵化土,還是難掩失落與哀傷。如今的他,住在照片裡,住在記憶裡,無所不在……。那燦笑如花,那流瀉著睿智與柔和的眼神,被永恆的定格了…。我癡癡念著,輕輕地感謝他;留給娑婆世界,一道最美好的…印記……。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