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漢柒柒

創作新鮮人 醒的時候理性,醉的時候自在。 歡迎留言,有空就回回吧

似乎過了某個年紀,生日就會是個讓人百感交集的節日,童年就是個不太真實的故事。

發布於
家人說這是個應該要跟家人一起過的節日,朋友說這是個該跟朋友一起過的節日,商家說這是個該犒賞自己的節日,老闆說這是個幹我屁事的節日,而我總是在這個日子想起父親說的,這是個該自我思考的節日。

清晨在床鋪上醒來,雙眼被淚水浸潤的朦朧。似乎是因為剛剛做完的那個記憶清晰的夢。

視野還停留在冥冥的狀態,思緒卻漸漸不受控制。故事停留在我獨自看著蒼老的父親,喃喃自語著“來不及再一次了”的畫面。父親端坐在床沿的一角,和藹而溺愛的微笑著看著我,這是我小時候的記憶,而不是現在的他,我沒有看清他的雙手,但他斑白的髮絲,實在很難令人想象他還有著一雙如同年輕時一樣強健而有擔當的臂膀。

可這畢竟是夢啊,剛剛就是這雙臂膀把我高高的舉起,順勢拋起到空中的。那時的我還小,還是個無知懵懂的少年,不知道接下來的幾年裡,人生會有如此紛繁慵擾的經歷。我在離開他雙手的同時不斷成長著,速度之快,甚至還沒開始下落,雙腳就已經接觸到了地面,那一刻,我知道,來不及了,我的童年已然結束,已經沒有了再來一次的機會,當下的悔恨甚至令我萌生了人生重來的念頭,就算我完全無法肯定我還夠不夠格走入人間道。是否生而為人就該堅強,是否生而為人就該有所擔當,是否.....就應該......

男孩揉著朦朧的雙眼,推開那扇頻頻傳來鍵盤打字聲的房門。那是年輕時候的他,老式豹紋色的大膠框眼鏡,配上自然捲的中分頭,米白色的燈芯絨工裝襯衫,配上大直筒的原色牛仔褲,伏案低著頭,試圖用他那健碩而顯粗壯的食指頻繁敲打著鍵盤,用著他不習慣的方式進行著他謂之的奮鬥。“爸,明天上班嗎?”男孩問道,父親揮著手示意他來到身邊,伸出雙手高高的將他舉起,接著拋向空中“等一下啦~啊”那是男孩回憶裡,最後一次發自內心感到快樂時,對父親所說的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