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展

學展,政治工作者。台灣中壢人,是七年級也是90後,關注數位產業、台灣政治、媒體、兩岸議題。

什麼樣的立場就有什麼樣的倫理,但可以沒有對錯之分嗎?

先向 @F小姐 致敬!我太喜歡這篇對於 The Post 的評論了!我上週末看完 The Post 的時候其實是沒太多感覺的,就像我在 @江雅綺 老師這篇〈奧斯卡前的猜謎 & 「郵報:密戰」 (The Post)的啟示〉下方的留言,其實沒有太大的感覺。

但 F 小姐這篇提到的,「这个配角是不是堪当大任」、「什么样的立场,就有什么样的伦理」、「专业vs人情」之间的拉扯等角度,都讓我腦洞大開。(女性的部分我也認同,但是身為異男,在感受上實在不那麼強烈)

其中我特別想要討論的是「什麼樣的立場就有什麼樣的倫理」這一點。

上週我剛看完日劇《陸王》,故事內容是:

製作「分趾襪」(足袋)的百年老店「小鉤屋」,因為時代變遷,分趾襪的銷量劇烈下跌。宮澤社長在銀行行員的建議下,決定以分趾襪的技術開發新產品跑鞋「陸王」。在開發「陸王」的過程中,小鉤屋面臨各種阻礙:聽聞了一款適合做鞋底的材質,但專利持有人開價很高;跑鞋做出來了,但無法商品化;有頂尖慢跑選手願意穿上「陸王」,但另一間大型企業感受到威脅所以處處打壓;要量產「陸王」就需要投入大筆資金,但銀行不願提供貸款......等等。

我當時是因為看到《陸王與新創融資》(http://www.storm.mg/article/380014 )這篇文章,所以就把這部日劇放在心上。主要是因為這篇專欄裡面提到了「風險投資」、「銀行業」和「風投」兩種產業在劇中扮演的不同角色,以及在其專業性的根本不同。

看完整部《陸王》,我心裡最大的疑問是:不同職業都有自己的「專業」,每種職業都相當於一種社會制度,且各自有其在制度上的正當性,然而當這些「專業」相遇時又經常是衝突的,那麼「正義」又要怎麼在這複雜的社會制度中被落實?

《陸王》劇中的「風投」角色並不重,而戲份較多的銀行業則被描繪成有些顢頇。楊建銘在專欄中,為劇中的銀行業辯護了一番,強調那些銀行業一再拒絕貸款給想要轉型的「分趾襪」百年企業「小鉤屋」,是符合其「專業」的。

但整部戲的視角,當然還是從主角—也就是「小鉤屋」的第四代老闆宮澤社長—出發。原本在銀行中負責這家企業放貸業務的行員坂本,因為「義氣」,而向其上司、銀行分行行長拍桌力爭,認為應該放貸給小鉤屋,協助這間因為時代浪潮而面臨倒閉危機的百年分趾襪企業,開發新產品慢跑鞋,讓其順利轉型,度過危機。

銀行行員坂本在劇中看起來當然是「正義」的,因為他站在主角、而且也是「弱勢」的一方。另一位行員大橋,在坂本被調離原分行後,接手負責小鉤屋的放貸業務,則始終以一種很機歪的嘴臉,面對不斷來請求貸款的宮澤社長。到了中後段,編劇算是為這個機歪的大橋緩頰,宮澤社長親口說出,大橋是基於他作為銀行行員的專業,所以才不願意提供貸款。

《陸王》跟多數日劇一樣,帶有許多煽情、濫情、努力、奮鬥、夥伴、義氣、正派的元素,而且這些元素都被濃縮在主角一個人身上。就算宮澤社長面臨的困境有多艱難,但總是會或因為運氣、或因為努力、或因為信念,而「好人有好報」。

但問題來了。從主角的立場出發,宮澤社長就是面臨種種「打壓」,被銀行拒絕貸款、被專利持有者看衰、被大企業處處阻撓、連員工都因為「感情用事」而不同意被併購的事宜,但因為站在「正派」的一方,所以問題都能迎刃而解。可是,如果結合了前面的「專業說」,每個站在不同社會位置、從事不同職業的人,都有其「專業」考量,所以才導致了一個「正派」的人面臨種種困境。

那麼,這個社會是不是就呈現了一種「專業」與「正派」之間的矛盾?

用很不負責任的說法,也許可以簡單詮釋成:「每個人在不同位置都有不一樣的考量,最後還是回到每個人自己的選擇。」但這解釋實在是太虛無了。

最近台灣剛好也有別的例子。台南一名洪姓男子開車撞死妻子以及妻子的律師,因為同業的橫死,事後有不少律師揚言拒絕為洪嫌辯護。洪嫌的確可惡,這群律師以個人身份實踐了「正義」,但作為律師,直接指名拒絕為特定當事人辯護,符合律師此職業角色的「專業」嗎?

新聞/記者的專業倫理也有類似的矛盾。傳統新聞學強調記者的專業性在於客觀、平衡,但如果只是架空的把這些原則,套進真實世界的一篇篇報導中,是否也只會淪為「各打五十大板」,而離「正義」越來越遠?

《陸王》劇中還有另一條線,是關於職業慢跑選手與贊助商。慢跑選手茂木在一次大賽中受傷,贊助商亞特蘭提斯的主管便直接指著他的鼻子說,「我們企業不會贊助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跑步的選手」。從商業邏輯,贊助當然是為了廣告曝光,進而帶來商品的銷售。但在劇中,選手茂木作為和小鉤屋同一陣線的角色,在最後一場比賽的賽前,很煞氣的對亞特蘭提斯的主管説,「他們才是在我落魄時陪伴我的人」,並選擇脫下亞特蘭提斯的最新款跑鞋,然後穿上了小鉤屋提供的「陸王」。「義氣」又一次戰勝了「銅臭味」。

從贊助商的立場,停止贊助受傷的選手,符合其專業。

從選手的立場,傷癒復出並取得好成績後,大型企業願意再次提供贊助合約,似乎也應該理所當讓的答應。

「選手拒絕只講利益的贊助商」在劇中被描繪成一種浪漫、帥氣或正義,但此行為卻違反了各種我們所認知的「專業」。

每一種職業、產業,其實都可以說是一種社會制度。每一種職業,都有其專業和職業倫理。但當身處不同社會位置的人遇上彼此時,衝突似乎又是無可避免的。當雙方各堅守其專業時,「正義」在這複雜的社會制度中又要如何落實?

記得 @李柏鋒 也有看過《陸王》,不知道有沒有些心得可以分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The Post:配角逆袭及其他故事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