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然 oce

兒童心理學研究員。研究特殊學習需要,缺乏遊戲時間的小朋友如何悄悄地玩和學交朋友。讀研院前在某一所四大任職電腦審計師及資訊保安師。Research on Special Education Needs. Interested in humor, play, and friendship in children. ex-CISA/ex-CISSP

總是在夢想周邊徘徊的人生

發布於
朋友離世,不自覺地想起,如果自己也突然死亡,有那些事會後悔沒有做過。然後,發現自己一直在想做的事周邊徘徊,就如一個漩渦,雖然路線有意無意間越來越接近中心點,但就是無法下定決心,直達目標。
Photo by Brandon ong on Unsplash

小時很想學小提琴,最初的原因極無聊:看福爾摩斯故事,知道福爾摩斯沉思時會拉小提琴;後來,不記得甚麼場合,聽到小提琴演奏,被那種既哀怨又優美的聲音深深吸引。

跟媽媽說想學,但原來小提琴要換琴幾次,師奶想法的媽媽認為不化算,認為要學也等身高穩定下來才學……

我死心不息,經常重提很想學小提琴。那時,碰巧姑姐移民,她的鋼琴要找人收留,媽媽說了句「一樣架啫。」我就由想學小提琴變了學鋼琴。現在自然明白學鋼琴也不錯,學會看五線譜和樂理,而且,鋼琴差不多算是學樂器的起點(你看現在香港名校收生說學生要懂起碼一種樂器,但鋼琴不計算在內,就知道有多少學生學鋼琴了)。但當年總心有不甘,始終鋼琴非我所欲。

學了兩年鋼琴,準備考四級時,升中一。中學新生日那天,有中樂團和管樂團表演招生。我想學吹flute,但flute很貴,要四位數字。再加上管樂團每月二百元學費,中樂團只需百二。結果,再次因為錢的問題,我又選擇了非我首選的樂器和樂團。

加入中樂團,便選擇了琵琶,原因只得一個:琵琶是四弦樂器中最便宜,六百元正。記得這樣清楚,是因為當年要靠每天二十元的午飯錢省吃儉用地儲了好幾個月才買得到。(後來妹妹只是嗲了爸爸幾句,就有個幾千元的結他,做姐姐真的很慘。)選四弦樂器原因當然是因為小提琴也是四弦。

至於也是拉弓的二胡,我倒沒有考慮過,因為自小被爸爸的二胡聲嚇怕。媽媽說每次爸爸拉二胡,小時的我也會嚎啕大哭。

加入樂團不久,便要參加校際音樂節的比賽。放學經常要練習,回家又要做功課,同時還有其他各類型的課餘活動,完全沒時間練習鋼琴,於是未考四級我便放棄了鋼琴。現在會覺得有點可惜,不過當年時間又真的不夠。

入樂團的好處是每種樂器你也有機會接觸:我玩過二胡、揚琴、大中小阮、笛子甚至打鼓,當然全部都真的只是玩玩而已,唯一是打鼓因為負責敲擊的同學臨時病倒,結果臨危受命打了一場正式的鼓。因為大部份樂器都是上手容易,精進技巧難:無論是彈或拉的力量,按弦的方法,都需要不斷摸索,所以我主要還是練習琵琶。

考完會考,中六校務繁忙,做了領袖生長、圖書館館理員長及幾個學會的委員,無法繼續出席樂團練習。琵琶獨奏的曲子又不多,於是就連琵琶也停了練習。然後大學、工作就更是忙碌,過著差不多零音樂的人生,間中聽交響樂也會想起想學小提琴。

到讀研院的時候,大概當年讀書到很煩悶時總會彈一下鋼琴,現在家裏無法放下一座鋼琴,於是,再次想起小提琴。但是小提琴不但精進技巧難,連上手也很難。要拉到聽得人的聲音,已經要花好久,加上聲音大,練習時極度擾民,連專業小提琴家也被鄰居投訴,而我大概只能在晚間練習……看來真的是等退休才可以學小提琴。

於是我去買了ukulele,自學了兩年。

後來,一位和我年紀差不多的好友離世,不自覺地想起,如果自己也突然死亡,有那些事會後悔沒有做過。然後,發現自己一直在想做的事周邊徘徊,就如一個漩渦,雖然路線有意無意間越來越接近中心點,但就是無法下定決心,直達目標。就如學小提琴一般…

Photo by Jason Leung on Unsplash

再想深一層,不去做想做的事,除了有金錢或時間方面的考慮外,還有部份原因是怕真的做了,卻發現其實那事不如想像般美好,令童年的憧憬幻滅。幻想,總是最美好的。其實,金錢和時間可能只是我逃避面對夢想的藉口吧。

不做會後悔的事裏,學小提琴是最易的 :易的是指去學而已,不是指拉得好。於是,把心一橫,決定踏出第一步,拜託朋友找了一位老師,然後去買了一部小提琴,便開始了「大人學學器」這個旅程了。

到現在,我已經學習了兩年半,而我最後悔的就是,為甚麼不早一點開始學呢?時光不會倒流,考慮越久學習的時間就越少啊。所以,如果有興趣學習的朋友,不要再想甚麼「退休」才學啊,因為若是真的喜愛的話,那時就只會有「相逄恨晚」的感覺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大人就不能正正經經學樂器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