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然 oce

兒童心理學研究員。研究特殊學習需要,缺乏遊戲時間的小朋友如何悄悄地玩和學交朋友。讀研院前在某一所四大任職電腦審計師及資訊保安師。Research on Special Education Needs. Interested in humor, play, and friendship in children. ex-CISA/ex-CISSP

有少少搞笑:也許我要睡一睡⋯⋯

發布於
由讀科大到做Big 4,都過著被「chur爆」的生活,大部份時間都嚴重睡眠不足,練成想睡便睡,不想睡也會睡著的特殊技能。
“Diverse crowd of commuters sit and sleep on a busy train” by Braden Barwich on Unsplash

有天晚上接近十二時,我還在公司揼code(即寫code)趕工,很想可以快點核對好客戶的計算程序,趕坐尾班車回家。

在我聚精會神地思考如何寫,忽然,後面有人大聲喧嘩,我扭大耳筒的音量,繼續集中精神寫code,後面那個人卻越來越大聲,根本就無法集中精神工作。

我心裹說了幾句粗口,同時多寫幾句code⋯⋯

但那個人實在是太嘈了!!

實在是太豈有此理了,誰夜半三更還那樣吵!

我決定看一下到底是誰,於是轉身一看⋯⋯

見到一個男人,同時聽到他在叫:「小姐!起身啊!」

然後,我忽然發現周圍暗了好多,面前的電腦消失了……

我發現自己坐在巴士裏,周圍一個乘客也沒有,司機鬆了一口氣地看著終於起身的我:「好彩,我叫了你好久啊!我還擔心你會不會是暈倒了。」


讀科大時,有架298巴士,科大和藍田是總站。於是,我接了幾份在藍田的補習,幫補家計之外還可以趁坐車補充睡眠。

有次補習後,我趕著回大學開會,排隊上巴士的時候,同學TN打來問我還有大約多久回到大學,我說四十分鐘左右,之後,我一坐上車就睡倒了⋯⋯

然後,有人拍我:「同學,你是不是要下車啊?」

我望一望外面,見到科大,說了聲「唔該」便下車。

一下車,電話就響了起來。

我見到是TN打來的,右上角還有十幾個miss call,心想,為甚麼這樣多miss call:「我剛好落車,十分鐘到。」

TN語氣有點重:「搞乜啊,打了十多次電話給你也不聽。」(搞乜啊:你幹甚麼啊,有指責的意味)

我也有點火:「搞乜啊,原來是你來的,打這樣多幾次幹嗎?我都說了四十分鐘左右回來……」

TN無奈:「但是現在已經過了差不多三個小時啊⋯⋯」

我望望手錶,已經差不多十二點!即是我來來回回坐了五或者七程巴士!幸好那個同學拍醒我,否則我可能要在藍田巴士站睡過夜,TN他們也可能會報警了。


還好我沒有試過在巴士睡過夜,不過,我有住位在香港仔的同事試過。

那天,他在巴士上層睡到第二天凌晨才醒過來,於是他走落下層問司機:「依家喺邊度啊?」
把司機嚇得尖叫,原來巴士在巴士車廠開出,正往總站接客,所以不應該會有乘客,而且巴士還剛剛經過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


由彩虹坐小巴回科大,好想睡,但因為回科大的路程有很多急彎,當年又還未有安全帶,於是我讀小說嘗試驅走睡魔⋯⋯

忽然「呯」一聲,我張開眼,水平地見到一個空的坐位,空位上面就是我那個快要掉在地上的書包;我雙手拿著小說,抬頭看到本身坐我隔離的乘客低頭望住我,緊張道:「你沒事嘛?司機你駛慢一點點,有人飛了出位啊。」

我照理應該是坐了在地上,但屁股又感覺不到地面,沒法借力起身,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跌了進樓梯級,背貼小巴門,腳還放在小巴的地面,於是,我就凌空地卡在樓梯和門之間,如下圖示:

希望幅圖有助大家理解我當時既窘境⋯⋯ (如果無助理解,請諒解我只有初小程度畫功既窘境。)

雖然好狼狽好尷尬,但真的好搞笑,於是我笑了出來。司機因為上斜中,沒法慢下來,緊張地背住全部乘客問: 「他有沒有事,要不要直接去將軍澳醫院?」

因為我在爆笑,其他乘客也開始笑。我說:「我應該沒有事,如果我可以站起來的話。」

最後,我真的完好無缺。不過,我是如何能夠由自己個位90度順時針轉身(沒可能是270度逆時針?),飛撞向小巴門攝入去梯級,而完全沒有撞傷,這就是一個謎了,我很想目睹這一幕。


嘗試把大部份廣東話口語寫作白話文,希望不會很怪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有少少搞笑:北上公幹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