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然 oce

兒童心理學研究員。研究特殊學習需要,缺乏遊戲時間的小朋友如何悄悄地玩和學交朋友。讀研院前在某一所四大任職電腦審計師及資訊保安師。Research on Special Education Needs. Interested in humor, play, and friendship in children. ex-CISA/ex-CISSP

我是路痴,卻總給人問路。

發布於
我是一個路痴,不單左右不分,零方向感,更是完全記不清街道和建築物名稱。但不知怎的,經常有人截停我問路。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我是一個路痴,不單左右不分,零方向感,更是完全記不清街道和建築物名稱。如果我懂得由A點走到B點,又懂得由B點走到C點,而我要由A點到C點的話,我通常會由A點走到B點再走到C點,即使A點到C點可能有更快捷的方法。我很羨慕那些好像內置了導航系統的朋友,他們不用google map也可以知道各點之間的關係,隨便走也可走到目的地。

但不知怎的,經常有人截停我問路。好像今晚回家,兩分鐘的路程,就給三個途人問路,而我只是成功幫了一個途人。

而昨天在旺角新世紀廣場外,就有個阿嬸問我:「旺角喺邊啊?」(旺角在哪兒?)
我問:「唔,旺角邊度啊?」(唔……旺角那個地方?)
阿嬸(少少惡):「我問你你問返我!?」(我在問你你為何問我?)
我:「呢度已經係旺角,我係問你想去旺角邊度?」(這裏已經是旺角,你是想到旺角那個地方?)

結果,我幫不了她,因為她想去的地方Google map找不到。

保守估計,在香港,每三天就會有人問我一次路。

但我這個路痴被問路的宿命是就算到外地也無法打破。


第一次到日本,在新宿站看著旅遊指南的地圖(還未有Google map),一名日本婦人走過問我路。我一身旅客打扮,背著大背包,附近有不少當地人,完全不明白她為甚麼會問我。我用幼稚園程度的日文說我從香港來,不知道。她說了句不好意思便走了。我想,可能該婦人眼睛看不清楚吧。

怎料,最近一次到日本,又是在新宿站,又有日本女子向我問路,我結果用google map替她找到該走的方向,但依然想不通為甚麼要問我。(我的打扮真是一看就知到不是當地人。)

日文我有幼稚園程度,勉強還可以應付。但我試過在紐約時代廣場地鐵站附近,有韓國女人用韓文向我問路,我用英文說我不會韓文,她慢速用韓文重覆一次。我心想:你說多慢也沒用,我根本不會韓文

著急的我用日文跟她說我聽不懂(我也不知為甚麼我要說日文),她竟然用更慢韓文再問我一次。我做手勢請她給我看看她手上的地址,怎料那地址也是韓文的⋯⋯我見她很㥬惶,又想她不會英文應該很難問到路,最後拍了那地址的照,轉發給在紐約的韓國朋友,問他知不知那個地址是那裏——才知道她是要去K-town的一間餐廳。

忽然想起,後來我到韓國公幹,韓國同事教我說了兩句韓文,其中一句是接電話時用:「我不會韓文,請你說慢一點。」(成句我依家只記得"診診"。)

我問:「說慢一點也沒有用,你不如教我『請你說英文?』或者『請你等一下我找別的同事聽』吧。」

她說:「不會叫他們說英文啦,我們不會這樣說的啊。你叫他說慢一點,然後叫我們聽就可以,我們都是這樣說的啊。」

看起來韓國人真的認為說慢點不懂韓文的人就會明白他們說甚麼……


所以,我好想買件衫寫住「I am a loser…」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