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然 oce

兒童心理學研究員。研究特殊學習需要,缺乏遊戲時間的小朋友如何悄悄地玩和學交朋友。讀研院前在某一所四大任職電腦審計師及資訊保安師。Research on Special Education Needs. Interested in humor, play, and friendship in children. ex-CISA/ex-CISSP

容易燙傷的女人

發布於
我喜歡喝熱飲,所以經常燙傷!?
Photo by Clay Banks on Unsplash

早上,在辦公室沖茶,回坐位,開電腦,呷一口茶……

啊!燙死人啦!

雖然是用了保溫杯,所以杯在手裏不覺得熱,但明明我五秒前才把冒著水蒸氣的熱水倒入杯中……就是只有六秒記憶的金魚也應該記得啊。

中午,和同事吃飯時,店員送上熱咖啡,極度需要咖啡因的我不加思索便帶起杯來準備大喝一口,兩位同事連忙說:「小心熱啊!」

我對熱湯熱飲毫無戒心以至燙傷頻率高到得可以訓練到身邊認識我一段時間的人都會在我自殘前發出警號。

但就是訓練不到我自己:回到辦公室,早上的呷茶事件又重演。

這就是我typical的一天。

明明每次燙到都很痛,有時水很熱甚至會痛兩三天。


當年做一個資訊安全項目,通頂幾天完成一個大項目想回家補眠卻後被高級經理拉去慶功打邊爐,高級經理見我沒有吃甚麼(太累沒胃口),便不停夾東西放入我的碗内。我把冬菇放進口,冬菇入面的熱湯沿兩邊咀角流出。我覺得很燙。

第二天早上,我兩邊咀角至下巴都有燙傷的傷痕。

第二天早上的我 (自畫像)

同事見到我都嚇了一跳……因為看起來就像恐佈片入面的木偶。

Photo by Robert Zunikoff on Unsplash

我這個木偶狀態維持了一星期,因為張大嘴角一點也會弄破傷口,所以過程其實也頗痛苦。還好沒有留下疤痕。

結果復原不久便固態服萌了。


所以,明明有幾十年的反面回饋,但我毫無寸進,繼續依然故我。我也不理解自己缺了那一條筋。

工作上經常想辦法幫小朋友,如果有一個小朋友像我一樣經像把滾熱的水倒入口,我會怎樣幫他呢?

使用「視覺提示」?即貼一張紙在枱頭,提醒自己要試一下液體的溫度才飲?但是我經常四圍走,有一個方法是戴一條手帶,應該work,但大人做又有少少古怪。

不如試下認真寫篇文提醒自己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