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然 oce

兒童心理學研究員。研究特殊學習需要,缺乏遊戲時間的小朋友如何悄悄地玩和學交朋友。讀研院前在某一所四大任職電腦審計師及資訊保安師。Research on Special Education Needs. Interested in humor, play, and friendship in children. ex-CISA/ex-CISSP

你信不信有運氣這回事?

發布於
我信,因為我是一個很有運氣的人 — If it wasn’t for real bad luck, I wouldn’t have no luck at all. (- Homer Simpsons, Born Under a Bad Sign)

我信,因為我是一個很有運氣的人 — If it wasn’t for real bad luck, I wouldn’t have no luck at all. (- Homer Simpsons, Born Under a Bad Sign)

中學時有套卡通「行運超人」,而我的運氣跟那主角「永丸一洋黑」不相伯仲。例如:我經過排球場時常常中「頭奬」:幾乎每三次經過球場就會吃一記「波餅」,甚至試過在教員室外的走廊跟老師談話時遭排球擊中,更不只一次……我曾經把中「波餅」歸咎於自己龐大的身形跟遲鈍的反應,但自從我在學校二樓路過時遭一個從地下而來的排球擊中,我也不得不相信這就是運氣吧!(直到後來學校規定不可在把排球打得高過二樓,我才免於厄運。)

我的運氣當然不只於「波餅」,乘車乘電梯時,十次有八次都會剛巧錯過,送車尾的經驗多的是。在大學讀概率,有一條程式是計算等車時間的機會率,我發現連續多次「送車尾」的機會其實只比中六合彩高一點點。然而,就拿乘車回科大為例,轉三程車(輕鐵,巴士,巴士),其中兩程必定會送車尾的,至於三程也送車尾的經驗,也著實不少。

這些雞毛蒜皮的事,誰計較?實際的影響不又大。其實我也了解,但試想想,由出門發現電梯剛下了去,到車站看見巴士剛走,下巴士時見到要轉乘的車又剛走了,心情多少也會有點影響。不過,十多年的訓練,我也算是習慣了。

要談影響,大家想想,讀書時代有甚麼事運氣是十分重要的呢?

沒錯,就是做選擇題了。

我做選擇題的運氣簡直是無人能及──從沒有「撞」中過。五選一的選擇題,理論上也有五分一機會會中,加上做選擇題時若不懂,一定會先刪去肯定沒可能的答案,所以機會率就更不只五分一。可惜,就是二分一的機會,我也必定是「撞」中錯的那二分一。

另外,抽奬時,我的運氣就更厲害。小學四年級時,班主任在聖誕聯歡會舉行了一個「人人有份」的抽奬,而結果是我甚麼也沒有。班主任從來沒有讀過我的名字。到底老師是沒有把我的名字於入箱裏,還是有其它原因……那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我的運氣著實差得很厲害。至於那些不是「人人有份」的抽奬,就別提也罷!

正因我十分了解自己的運氣,我不會(或不敢)抱著僥倖的心態去做事,大概是因為這樣,很多人都說我做事認真,其實,我不過是不敢不認真罷了。


註:本文寫於大學二年級一次跟同學開會後一起去乘科大出名的「龜lift」時,電梯又剛剛下了去,其中一位同學不滿說:「怎麼好像每次跟你一起搭電梯,電梯都是剛走呢……」另外的同學連聲附和。連身邊的同學也發現我的黑仔⋯⋯所以那晚便寫下此文,「自娛」一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