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ious_hiu

喜歡寫文 希望我的文字能牽動你的情緒

假面騎士Decade同人小說--找到自己的歸屬

看這小說時可以無視全騎士Vs大修卡劇情,講述門矢士在騎士大戰恢復記憶後的故事。CP為士夏(門矢士x光夏海)。囚禁和某些情節可能引起不適,請在看之前三思。

第一章、門矢士的掙扎


(夏海視角)


士君打敗了所有騎士,也恢復了屬於自己的記憶。


他作為大修卡首領統治了融合以後的世界。


不過在那之前……


「是我!夏海!快開門!」門外的人正是士君。


「士君!」有一瞬間,我十分高興士君回來了,但是理智告訴我不可能像以前那樣相信他,「你回來幹什麼?」


「我有話告訴你。」


「就這樣站在外面說吧。」


「夏海,快離開這個這裡吧,」士君說,「這裡已經不安全了。」


「你跟我說這些有什麼用?」我十分不解士君在說什麼,「世界已經融合了,反正到哪裡也是一樣的。而且,破壞世界的人不就是士君嗎?」


「夏海……」


「你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了。」於是我背向門口站著。

---

過了不久,大修卡就統治了世界。


大修卡統治下的世界,人們盡是過著痛苦的生活。有被拐走做士兵的,也有被折磨至死的……


也有人為了避免這些命運,主動投靠大修卡。但投靠的命運,我也不知道了。


「我什麼也幫不上忙。」我喃喃道,並看着士君以前拍的照片。


「夏海醬~」kivara飛過來說道,「我可以給你拯救世界的力量哦。」


「kivara……」


「難道你不想拯救世界嗎?」kivara循循善誘地說道。


「既然你一早可以給予我力量,那時候我就可以阻止士君了……」


「那個時候夏海依然沒有打敗惡魔的決心,」kivara說,「不知道現在的你有沒有?」


「決心嗎……」一想到士君就是世界破壞者,如果當時我已經有這樣的力量了,我真的能阻止他嗎?「你說的惡魔,到底是誰?」


「就是Decade啊~」


「什麼?」我驚訝道。


「昨天我偷偷潛進了大修卡的城堡,發現Decade正是大修卡首領。」


「怎麼會這樣……」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士君實在是太過分了!


「我會阻止他的!」我堅定地說道。

---

(士視角)


最近總是突然開始回想起那些無聊的回憶,無論是夢中,還是現在,我都想起夏海的笑容,還有她對我的失望。


「首領,又有一個女生了。」


回過神來,見到自己的部下恭恭敬敬地蹲下,不知道為何一瞬間裡,我竟然感到空虛。


「帶她進來。」


雖然其實我對於美色沒有興趣,但我只是想好好記住那些女生容貌,還有她們臨死前或被洗腦前痛苦的樣子。或許這樣,我的心裡才好過點吧。


「是。」

---

「士君。」面前的夏海雖然穿著白色的連身裙,但並不是在最後一次見到她時的裙子,而是更暴露的。然而,她的眼神十分清澈,並一直注視着我的眼睛。


「還不跪下?」部下用鞭子打夏海的雙腿,夏海不得不跪了下來。


夏海……


「你們先退下。」


「是。」


當部下走後,夏海站了起來,說道:「士君,我是來阻止你的。」


「哼,就憑你嗎?」我玩味地看着夏海,不過她的眼神依然堅定不變。


「kivara!」kivara 便從窗口飛進來,「變身。」


「那就來試試看吧!」我也變身成Decade,便開始用拳頭攻擊夏海,「覺悟吧!」


果然,剛變成假面騎士kivara的她,即使有著力量也使不出來。


「結束了。」我說道。


AttackRide Slash--


「就這樣還想阻止我。」我蹲下抱起已經暈下的夏海,緩步地走向監獄。

---

(夏海視角)


這是哪裡?


我記得剛才跟士君戰鬥後,然後意識便變得迷糊。


當我想動起來,才發現現在我被鎖鏈綁住了。


「醒了嗎?」


士君……是士君的聲音。


「士君……?」


「不是不想見到我嗎?為什麼要選擇戰鬥?」此時的士君沒有剛才玩味的眼神,更多的是愧疚和不解。


「那我問士君,為什麼你要選擇滅掉所有騎士,還要征服世界?」我十分憤怒地說道,「難道當初我們跟雄介,還有海東的旅行,你都想否認嗎?」


「以前我旅行的時候,我都是被世界分配任務,然後去完成那個任務。」士君背向我說道,「現在,我只是去做我想做的事情,或是說我應該去做的事情。」


「那麼,為什麼現在你逃避我的眼神?」見士君沒有說話,我便繼續告訴他,「做這些事情,並不是士君的真正願望吧?」


「你誤會了。自從我恢復記憶以後,我想起自己一直也是大修卡首領。或許即使是失憶也不能拯救我本性的惡吧,」士轉頭說道,並露出跟剛才完全不一樣的笑容,「我還未感謝你當初幫我找回Decade Driver和Ride Booker呢。」


「那從一開始,我就被騙了,是這個意思嗎?」


「要是你乖乖的不做出任何反抗行為,我便會把你放出來。」士君漸漸走遠,小聲說道,「真是的,區區夏蜜柑,都想以這種手段來迷惑我。」

---

(士的視角)


「首領,恕我直言,那個女孩……」結城丈二問道。


「她是我以前一起旅行世界的同伴,跟假面騎士Kuuga和假面騎士Diend一樣。」我淡淡地回答。


雖然結城是我的部下,但也算是我的朋友,因此我相信他不會把我失憶時的事蹟告訴出去。


「但你沒有把她殺掉,這是唯一一個不同的地方。」


「是呢。」明明現在她也是能威脅我的假面騎士,為什麼我……


「屬下只是想勸首領,不要有憐憫之心,」結成繼續說道,「我明白首領你在失憶的期間遇到很多事情,但不代表你恢復記憶後依然可以這樣。」


「我知道。但是……」當初,我甚至把一半的生命分給夏海了。現在突然要我把夏海洗腦或殺掉,那麼我之前到底是為了什麼,「我只是想觀察一下,她到底可以怎樣反抗我。」


「還是首領你已經不能再像從前那樣了?」結城問道,「如果你不想負擔罪惡,屬下可以幫助你。」


「不必了。既然我知道這是一條罪惡的路,而當初我選擇了走,便知道最後的結果。」


「屬下明白。」


結成離開後,我繼續坐在王座想:我所追求的結果,到底是什麼?

---(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