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ountlKiller

What sphinx of cement and aluminum bashed open their skulls and ate up their brains and imagination?

斯拉沃热·齐泽克:在朱利安·阿桑奇50岁生日的这天,向他致辞!

是的,正是阿桑奇的存在将这个骇人的悖论公之于众——我们体验到的自由,本身就是一种不自由!也正是因为如此,邪恶势力用尽全部的阴谋诡计,要将阿桑奇置于死地。在这件事上,甚至连那些自诩为”女权主义者“的自由派,也成为了那个阴谋的帮凶!

2021年的7月3日,独自一人被关在狭小牢房里的朱利安·阿桑奇,正要开始庆祝自己的50岁生日。此时此刻的他,并不是因为某项罪名而身陷囹圄——阿桑奇只是在等待一次引渡。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情吗?阿桑奇的生日正好是在7月3日——美国独立日的前一天。这让我不禁想到,阿桑奇的出生日期是在提醒我们,要对这个世界的阴暗面保持警觉。我指的阴暗面不仅仅只存在于某个”自由国度“,而是存在于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民主国家。

不久前,白俄罗斯”劫持“了一架来自瑞安航空公司的航班,并迫使飞机降落在明斯克,这么做是为了逮捕飞机上的一位异见人士——26岁的白俄罗斯人普罗塔谢维奇。该事件发生后,白俄罗斯方面的行为遭到了国际舆论的谴责。不过,我们的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记性不错的你们应该不会忘记,早在几年之前(2013),奥地利做了和白俄罗斯一模一样的事情——他们强行拦截了一架航班,准确地讲,是前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的专机。

之所以奥地利方面会下手”劫机“,是因为他们得到了来自美国的直接命令。当时,种种证据表明,爱德华·斯诺登试图通过那架专机从俄罗斯逃亡某个拉美国家。而让整件事变得愈加讽刺的是,奥方最终失望地发现,斯诺登本人其实并不在那架专机上。

尽管阿桑奇并不情愿,可现在,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符号,它象征着西方民主国家的阴暗面。而与此同时,阿桑奇也成为了人们反抗大规模数字监控的符号。我不得不承认,现代的大规模数字监控远比过去那些极权主义国家的做法来的更有效率。

许多来自西方国家的自由主义者指出,世界上存在着许多比英国和美国更加野蛮,用更直接的手段去压迫人民的国家——因此,为什么你们非要揪住阿桑奇不放?

的确,在这些自由主义者提到的那些国家中,压迫是以公开的名义被大量执行,所行之地令人触目惊心。在这一点上,我认可他们的说法。然而,在我们身处的这个西方社会里,压迫是以隐秘的方式潜伏在人们的身边——人们在被压迫的同时,却感受不到它对自由的侵蚀。换言之,这种压迫在很大程度上让我们保持了一种我们拥有自由的错觉。

是的,正是阿桑奇的存在将这个骇人的悖论公之于众——我们体验到的自由,本身就是一种不自由!也正是因为如此,邪恶势力用尽全部的阴谋诡计,要将阿桑奇置于死地。在这件事上,甚至连那些自诩为”女权主义者“的自由派,也成为了那个阴谋的帮凶!

然而,阿桑奇并不是一个符号——他是一个在过去十年里受尽折磨的、一个活生生的人!


在这里,我希望跟大家分享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关于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人——尼尔·阿姆斯特朗。1969年7月20日,他踏出了”人类的一大步“。不过,在我们的故事中,阿姆斯特朗在踏上月球表面后的第一句台词和正式版本稍稍有些不同——这是一句令人不解的谜语,”祝你好运,戈斯基先生“。NASA对此并未在意,他们误以为这只是阿姆斯特朗针对苏联人的一句非常随意的评价。

直到1995年的7月5号,在某次演讲结束后的提问环节,阿姆斯特朗才为我们揭开了谜底——”那是1938年,当时的我只是一个住在中西部小镇里的孩子。我跟一个小伙伴在后院打棒球,他打了个飞球,球落在邻居的卧室前。我的邻居是戈斯基夫妇。在弯下腰去捡球时,我听到戈斯基太太对戈斯基大喊:“做爱?你想要跟我做爱?可以啊。隔壁的孩子能够在月球上行走时,我就跟你做!“。(齐泽克的原话是”Sex“,但故事里阿姆斯特朗的原话是”Blow job“,BUT NEVERMIND)

31年之后,这件事在字面意义上发生了!

听完这件轶事之后,我忍不住为它改编了一个阿桑奇版本的新故事,故事是这样的。

莫里斯——阿桑奇的未婚妻,她在探监时,和往常一样,她和阿桑奇的面前隔着一堵厚厚的玻璃。阿桑奇告诉莫里斯,昨夜,他梦见了和她的亲密接触。听罢,莫里斯简单地回复道,”做爱?你想要跟我做爱?可以啊!当你可以自由地行走在纽约的大街上,并且被世人视作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英雄时,我就跟你做!“。

我知道有些人会认为这个版本的故事是在痴人说梦。但仔细想想,比起在1938年,想象隔壁的小男孩能在月球上行走,哪个版本的故事更像是在痴人说梦呢?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都应该竭尽全力,去达成这个目标。

希望用不了31年,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们就能和阿姆斯特朗一样,爽快地说出那句台词,”祝你好运,阿桑奇先生!“。


翻译自:Message from Slavoj Žižek on Julian Assange's 50th birthday | DiEM25

”祝你好运,阿桑奇先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