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ountlKiller

What sphinx of cement and aluminum bashed open their skulls and ate up their brains and imagination?

“齐泽克谈王沪宁,’69式‘与中国政治” - 齐泽克南京大学演讲稿残篇拙译

發布於
北京时间10月29日,齐泽克先生原定于南京大学的一次在线讲座被迫取消。以下是网上流出的部分讲稿,由本人拙译。

要理解中国当下的最新形势,我们有必要把整件事情放到这个背景下加以讨论。

无论是发起对大公司的制裁运动,还是在北京开设专门用来促进中小型企业发展的证券交易所,这些举措都可以被视作为中国政府对抗(由国际资本主义主导的)“新封建社团主义”的尝试。换句话说,中国政府想迎回的是那种“人畜无害”的“旧式资本主义”。

这种情况是何其讽刺,简直不言自明——为了应对“新封建社团主义”带来的“后资本主义”威胁,一个强大的共产党政权竟然沦落到不得不去维持“旧式资本主义”的存活。


对此,我非常关注中国共产党的主要思想家、党的政治局常委、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王沪宁的著作。王沪宁认为,在由“符号性虚构”组成的意识形态领域中,文化发挥着无可比拟的重要作用。他关于这一点的论述,毫无疑问是正确的。

针对如何反制“现实的虚构化”这一问题(类似“我们所感知到的现实是否有可能只是另一种虚构”这样的主观主义怀疑),一个真正的唯物主义者要做的不是去严格地区分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构,而是反其道而行之,专注于“虚构的现实化”。

这是因为,虚构并非是脱离现实的独立存在。它在我们的社交活动、社会制度和传统习俗中皆有体现——正如我们在今日的种种混乱中看到的那样,如果我们破坏了深埋于社会交往之下的虚构,社会现实本身也将开始瓦解。王沪宁称自己是一名“新保守主义者”——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你相信主流媒体的报道,那么我们或许可以说,王沪宁是主导中国政治方向的首要智囊。


当我读到中国政府最近实施的一项新政策——针对“996”一词的屏蔽时,我必须承认,我第一时间联想到的东西和性行为有关。在我们的俚语中,“69”指的是一种性爱的姿势——在男性舔女性阴部的同时,女性对男性进行口交。最初,我以为“996”指的是一些在中国变得相当普遍的、更加变态的性行为——这种性行为涉及到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我之所以会这么联想,是因为我知道中国缺乏女性人口)。但很快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发现“996”指的是许多中国公司强加给员工的一种残酷的工作模式——早上9点干到晚上9点,一周干6天。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的第一反应并不是一个错误,这是因为目前在中国进行的这项运动存在两个方面的目标。其一,是在经济层面上追求更多的平等,包括追求更好的工作条件;其二,是在意识形态层面上,消灭以性、饭圈和消费主义为代表的西方流行文化。

好比69式,在追求更好的工作条件的同时(口交),消灭西方流行文化(舔阴)。

原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斯拉沃热·齐泽克:在朱利安·阿桑奇50岁生日的这天,向他致辞!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