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先生

記錄生活 l 我確診了嗎?

發布於

兩年前疫情剛在全球爆發的時候,我從沒想過台灣會走上與病毒「共存」的階段,畢竟台灣一開始的防疫政策就是採用「零確診」策略,並且多數民眾都蠻配合防疫措施,在公共場合中都會戴上口罩。

但不得不說,台灣政府的「零確診」政策真的讓我非常放心。即便大概在一年前,台灣疫情爆發之際,我還身處在疫情的熱區,但我也不會過度地擔憂。尤其過了幾個月後,疫情還受到了控制,所以我都抱持著「台灣很安全」、「台灣防疫措施做得很好」的信念在過日子,甚至連疫苗都不打算施打。

只是近期政府決定宣布與病毒「共存」,且疫情日漸升溫,讓我措手不及。就算我想要採取行動施打疫苗,但網路預約幾乎都爆滿,現場掛號也不一定賭得到。更令我措手不及的是,我的室友通通確診,工作場所也有不少學生紛紛傳出確診的消息。

我疑似染疫,但不符合居家隔離和篩檢資格

我在上週五接到室友的電話,他提到他非常親近的朋友全都確診,而且有些在幾天前還到家裡的客廳打麻將。雖然我幾乎都躲在房間裡,但病毒的傳播力不容忽視,尤其大家在室內根本都沒在戴口罩,我也會經過和接觸到公共區域,因此我絕對是屬於染疫的高風險群。

但我從週五開始就再也沒跟他們有任何接觸,之後也都住在其他朋友的家,室友也是在今天白天才得到確診通知。從政府目前的防疫規定來看,我不算是「密切接觸者」。可是,我這幾天有疑似確診的輕微症狀,如:頭痛、喉嚨痛,但都不算是非常嚴重。我懷疑自己其實已經染疫,只是現在買不到快篩,更別說去進行PCR檢定,因為政府規定必須快篩陽性,才能進行PCR檢定。而且不少地方的檢測站的預約也都已經爆滿,要檢測還得等到下週。

買不到快篩,不符合PCR資格,不符合「密切接觸者」條件,暫時也沒有很顯著的症狀,但身為高風險群的我,也著實有些尷尬。要證明自己是否為「確診者」,實在有夠困難。也因為不符合「居家隔離」的條件,因此我必須照常上班,亦可能把病毒散播給學生。

對於確診,我心情很矛盾

而我心裡是充滿矛盾的。一方面我不希望自己確診,因為我手上還有一些要盡快處理的工作,尤其這兩個禮拜有重要的活動要舉辦。萬一我不幸確診,我勢必要把工作交託給同事,更糟糕的情況可能就是要停辦。而且我尚未施打疫苗,我也很擔心一旦感染病毒,症狀會很嚴重。但另一方面,如果我這幾天的輕微症狀屬確診症狀,我就可以立馬確認自己只是「輕微症狀」。用「輕症」換取「自然免疫」也不是件壞事。

因此,這幾天都活得有些疑神疑鬼的。一旦身體有些許症狀,心中的警報就會立馬響起,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染疫。像是現在喉嚨就有點怪怪的,但也會自我安慰說:「會不會是今天零食吃太多了?水喝少了?」

唉,現在也只能聽天由命,走一步算一步了。

完稿於2022.05.02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