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先生

上班這件事 l 我被長官約談了!

發布於

昨天,長官約談我了。不意外,畢竟組內有三位員工集體離職,加上離職信件赤裸得揭露他的惡行惡狀。此刻他想要拉攏人心,完全在我意料之中。

他大概覺得我是菜鳥,所以想要在我面前上演各種「裝好人」的戲碼,但他確實是低估我了。

他滿口謊言,雙重標準,我也懶得跟他溝通了

長官一開始就提出過去的事件,包括曾因學生有狀況,組內剛好沒有其他可支配的人力,於是就錯過巡班的業務。當時長官曾說過:「反正你們念心理的,不能跟學生先中斷談話嗎?」我在長官面前直接挑出我曾聽過他說過的這番話,他卻面不改色地否認此事。對話不到十分鐘,就撒起了第一個謊言。接著,我主動提到他曾經要求其他單位的員工,挪用我們組內的經費,但他第一時間把責任推給那位員工,超不負責任。而且,我後續跟他溝通的過程,他也沒有想要聽我的想法,只是想要用他的邏輯來說服我。

所以我中間一度挑明地說出我的立場:「我想要相信什麼,就相信什麼。」很顯然,他們沒聽懂,我也不期望他聽懂。但我也很確定,這傢伙大概是無法溝通的了,而且越是想要扭轉他的想法,駁斥他的想法,他越是想要解釋更多。

後來我還試圖面質他的各種不符合邏輯的想法,例如:之前我們想要制定學生輔導法規,要擬定學生每週40小時的工讀限制。他就說「法規不用訂那麼死啊!不一定要寫清楚要多少小時。」但後來卻拿其他擬定80小時的學校為例子。我問他:「那為何其他學校可以擬定時數?」他就顧左右而言。很顯然80小時很符合他們之前想要找學生工讀80小時以達到定額進用的想法。如果今天我們制定的法規是「80小時」,他一定會讓法規順利通過的。這就是典型的「雙重標準」。

像這種滿口謊言,雙重標準,沒有想要理解他人立場的人,我的思考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反正對我不痛不癢,不影響學生的權益,我任由你隨意說,但我還是會堅持做我覺得對的事情。

我的溝通術:不試圖說服他,但也維護自己的原則

後來他跟我提到經費使用的事情。我覺得這部分的回應,連我也對自己感到驕傲。

長官還是老樣子,抱怨經費使用不完,卻靠該說:「我們不是要擋你們的活動,但我們也希望經費使用是合理的,像是學生活動用的材料不用那麼貴,而且噓聲也不會欣賞好東西。」然後還義正嚴詞地舉例:「像是某某單位他們才花幾萬塊就辦了一場百多人參加的活動。」最後還要我們去詢問其他學校是怎麼運用經費的。

我見招拆招,使用的招數是:

第一、同理卻點出矛盾:我抱持著理解長官的立場,也不否定他的立場,因為很明顯他就是沒有打算要溝通,走「辯論」這條路絕對是死路一條。因此,我在同理完他們的立場後,下一步就點出他的立場與現實情況有差距,而且跟我的立場有矛盾;

第二、強調我的努力:說出我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告訴長官我並不是沒有做事,而且未來也會儘量把我的本份給做好,這樣我也有足夠的底氣,來捍衛我的立場;

第三、用「不痛不癢」之術:我很清楚知道長官很擔心經費用不完,但我在釐清現實狀況與我的立場,加上我強調自己會努力完成我的工作後,接下來就是撇清經費的壓力與我無關,試圖營造一種氣場是:你動不了我,把你的壓力和焦慮加注在我身上是沒用的。

第四、用輕鬆的口吻談論嚴肅的事情:我自始而終,口氣都是很輕鬆的,用字遣詞也盡可能不要太激烈,也儘量不用責怪任何一方的字眼,讓對方即便想要爭辯,也找不到可以爭辯的地方。

以下是我的部分對話內容:

「我當然理解錢用在刀口上很重要,但前提是在錢不夠的情況。但我們有那麼多錢,我希望學校允許買更高品質的東西。雖然學生不會欣賞,但是如果你們有這個壓力的話,就允許我們有這個空間。但如果你們希望我們花在刀口上的話,再加上我不可能每週都辦活動的情況下,那麼我就會犧牲掉經費使用的進度。」

「我的立場很明確,就是活動我一定努力辦,但是如果學校如果是希望把錢花在刀口上,要犧牲品質的話,我活動照辦,要不然我這學期不會辦到五場活動,但經費使用壓力就不會在我身上。因為如果今天我們錢多的話,我希望可以給學生用最好的,但如果今天錢不夠的話,我還是可以用較少的經費來辦活動。」

我這麼一說,長官也只能閉嘴。

他還要我們詢問其他學校經費使用的問題,就是準備給自己打臉,我說:「其他學校都是直接辦三天兩夜的活動啊!他們錢更隨便使用。但我知道學校董事一定對這樣的活動質疑。」他後來才軟化說:「那你們要儘量說服學校。」

長官無法對我怎麼樣,我問心無愧就好

以我對長官的理解,他事後很有可能會說我不負責任,說我把責任推給學校,然後開始攻擊我很難溝通,很不尊重長官。但我其實並不害怕,原因是學校不會開除我,尤其我本份內的事情都有做好,而且如果他們提出各種不合理的要求,我選擇不做他們不能拿我怎麼樣。

我可以理解長官有他的壓力,因為如果經費使用不完,他也會被高層究責。可是,我也很清楚自己的限制和考量,所以我不會為了長官的焦慮,而違背自己的原則;加上我會把份內的事情給做好做滿,到最後他至多也只能攻擊我的「人格」。但只要我夠穩定,他們也無法把我擊垮。尤其,這位長官充滿謊言,做人超不真誠,再怎麼「效忠」他,都有可能隨時被他倒打一槍,減少跟這種人有更多的牽扯,對我來說才是最好的。因此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穩住自己就好,然後抱持著:「問心無愧」的信念,繼續做好我的工作即可。

就我所知,還有未爆彈尚未引爆,接下來應該還有各種好戲上演。我就只能拭目以待咯!

完稿於2022.04.2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