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先生

記錄生活 I 與想自殺的朋友後續接觸

我前天跟那位幾天前鬧自殺的朋友見面了。所幸他還活著。

但就在我離開他家的當天,他真的就給我採取行動自殺。

他在自殺的當天晚上,其實有打過電話給我,只是因為我手機設定了睡眠模式,所以直到隔天早上我才看到他前一晚打來。我猜想他可能白天還在睡覺,於是到了傍晚我才回傳訊息給他。可是他是到隔天凌晨才回我訊息。中間這段時間我非常不安。前天跟他聊了一番之後,我才知道他究竟在幹嘛。

聽聞他自殺的過程,我一方面覺得很生氣,但更多時候是覺得荒謬得有些好笑。

自殺好難!

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他有過自殺的經驗。他怕痛,所以之前都是吞食安眠藥配酒精,只是一直都沒有成功,因為他說安眠藥和酒精服用到一定的份量的時候,他就開始想睡,接著就沒辦法繼續再進一步吞食藥物和酒精。我心裡就想說:「難不成這次要燒炭?」殊不知,我一「思」成讖。他在連假的前一天就已經買好了炭、炭火架、烤肉火種、打火機,放到車子後方。也難怪我在連假第一天坐上他的車子,想要往後方翻動的時候,他卻阻止了我。可當時我可能只關注他負面的情緒,而沒想太多。

連假的某一天半夜,他趁我在睡覺的時候偷偷溜出去。我當晚就預感到他會給我做傻事,所以才打電話給他。事實上去他就是想要燒炭自殺,並且已經採取行動,只是沒有成功。我還以為是我當時的那通電話救了他,殊不知主要原因是因為他不會使用火苗,點不著炭,生不了火,才暫時作罷。

在我離開他家當天晚上,他再度在自己的車子上燒炭。這次他突然學會生火了。他待在車子裡好一陣子,也告訴自己不能開門出去,但最終還是受不了而離開車子。因為他被煙霧燻得眼睛很不舒服,喉嚨被濃霧嗆得很痛苦,最後決定下車。因此,我前天坐上他車子的時候,都是濃濃的炭燒味,車子的各處都佈滿灰燼。

因為被嗆得很不舒服,於是他後來自行到醫院就醫、吊點滴。被關在醫院的當下,他因無法自主行動而極度不舒服,加上後來他出現腳軟的狀況,讓他非常恐懼燒炭會帶來後遺症。按我的推算,他前幾天會那麼晚才回我訊息,應該就是在醫院而沒辦法回我訊息吧!

他還侃侃而談跟我談及他各種自殺的荒謬過程,像是他曾經把車子的排氣管用抹布塞住,並用膠帶綁了起來。但他後來發現廢氣還是從某個縫隙漏了出去。或是因為怕痛,所以在燒炭的時候,他還很害怕會搞到車子大爆炸。

於是,他得出一個心得:「自殺好難!」

想死也不容易,選擇自殺背後經歷的挫折大得難以想像

他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加上他之前確實有過服藥自殺的行為,所以我這幾天就很怕他真的會再度採取行動且成功。他確實也做了,而且還以他的「說到做到」感到引以為傲。我不得不說,雖然有點政治不正確,但我真的有那麼一點佩服他。

在他跟我敞開笑談這些荒謬的經歷,加上他剪了頭髮,也決定花錢買下他先前覺得買了也沒有意義的電子煙,也決定開始執行他前陣子一直想做的事情,以及他表示自己也確實「執行」過自己承諾要「自我傷害」的行為,因此目前也沒有衝動和念頭再傷害自己了。某程度也很「感謝」他確實採取自殺行動卻沒成功,否則他現在應該還在掛心要自殺,我也絕對無法放鬆警惕。而且,我現在也可以明確感受到他這次的開朗不是偽裝的,也因此我也可以暫時鬆口氣。

聽完他的經歷,也驗證我之前一直有的一個想法,就是「想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除了要達到客觀條件上的要求,如:要懂得生火、不能怕痛等,最重要的還是心理上的條件,如:一股衝動和勇氣,畢竟要趨向未知的世界,並不是人類的習性。

這也意味著,當一個人決定要用死亡的方式來消弭自己的痛苦時,我相信他們在這之前必定面對過許多的努力與超負荷的挫折,也難以想像當下的那股活在世界的絕望感究竟有多深厚。確實我看到這位朋友他在感情上所做的努力。看著他筆電上滿滿的筆記,記錄每個約會對象的喜好,寫下每段感情之後的反思。我一方面很佩服他,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擅社交,所以才會比一般人在這方面付出更多的努力,即便結束一段關係後很受傷,卻還是願意再嘗試;但另一方面也很心疼他,我十分清楚感情的世界是殘酷的,努力未必就能有所成果。雖然陪伴他的過程因壓力過大,有的時候會對他有些不耐煩,但更多時候我也只能聽他說,忍住自己想要脫口而出的「建言」,那些:「看開點」、「未來會更好」之類的幹話,絕對不能說。

雖然警報暫時解除,但他表示若下一次再失戀,也不確定會不會採取同樣的行動,所以我也強迫他接下來這半年歸我管!

完稿於2022.04.1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