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先生

記錄生活 l 跟我合不來的室友們

發布於

上一篇提到我不是很滿意目前的住處,有絕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跟室友的相處上有一些問題。這篇就好好來說說我的室友。

我目前住處有兩位室友。室友L是房東,室友J是房東認識很久的朋友。

室友L:個性好,但有點過度焦慮

室友L本身人還蠻好的,很外向,也會侃侃而談自己的想法。從他的對談中,可以發現他應該是蠻有能力去因應不同的人,但會覺得他看似「開朗」的表面,其實只是一種保護色。但這也都還好,而且他也不時會切水果,或是煮些小東西給大家吃。

新年的時候,家裡廁所的水管破裂,導致家裡淹水。這件事情其實要殃及到樓下的房客,室友L覺得不爽,我其實可以理解。但在那之後,家裡的廁所和廁所外多了兩塊白色,似乎是淹水警報器之類的東西。我覺得這防範方式做得挺好的。

但除此之外,家裡還多了一台監視器。雖然監視器是照著廁所的門口,但在家裡的時候總覺得自己會被角落的某雙「眼睛」監視著似的。而且監視器可以270度旋轉,所以室友L是可以隨時隨地監視家裡的情況的。安裝監視器的舉動,讓我覺得他好像有些過度焦慮的狀態。我雖然到現在還是不喜歡這樣的行為,但也只能讓自己慢慢適應。

但整體而言,室友L還算是個性友好的人,但可能我們現階段就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基本上對話內容只有簡單的寒暄。或許目前也還沒有契機可以好好認識彼此吧!

室友J:只會拿學歷來評價他人,待人嚴苛各種雙標

再來說說室友J。這傢伙我覺得應該要大寫特寫!家中只要有一位「雷室友」,基本上整個租屋的生活就會被「毀掉」。

他的視野很膚淺。對他而言,似乎「台大」就是一切。第一次見面,他首先關注的就是我的學歷。他常常會說:「我覺得你很優秀欸,畢竟是台大畢業的嘛。」就算是哈佛、耶魯,我也覺得沒什麼了不起,好拿出來一直說嘴的,更何況只是台大。而且他判斷一個人的「品質」就只以「學歷」來切入,我是覺得挺膚淺的。

重點是他本身就在台大念博班,以台大的學歷來讚美他人,感覺起來更加怪異。因為這似乎是變相地在讚美自己,反而讓我覺得他的讚美超不真誠的!

光是這樣,我就對他感到有些反感了。室友J最讓我受不了的地方在於他有「嚴以待人,寬以律己」的傾向。我跟他共用同一間廁所。有一次我在洗手槽上刮鬍子,掉了一些鬍子在洗手槽邊,但我忘了清理。而他過沒多久就主動要求我去清乾淨。然而,在我入住的這幾個月以來,他似乎沒有在清理廁所。馬桶發霉,地板上的尿漬,牆壁上的黴菌,洗手槽上的牙膏污漬,都是我在刷洗的。我不曾主動要求他,除了我有點孬怕衝突之外,我也覺得打掃也不會花很長時間,加上我也有份使用廁所,幫個忙沒什麼的。

當然,我知道弄髒洗手槽確實是我的責任,但被一個不清理廁所的人提出清理的要求,就會覺得哪裡怪怪的。假如他有在清理廁所,然後我還把它弄髒,他來要求我清理,我完全毫無怨言地接受,我也可以理解成他花心力辛苦打掃的廁所卻被弄髒而感到不滿。但實際情況是,他完全沒採取具體的行動來維護廁所的整潔,卻有勇氣且毫不心虛地開口要求別人必須這麼做,讓我覺得他媽的憑什麼!

前陣子,輪到我負責打理家裡的地板。當時我覺得地板其實並沒有很髒,所以我只用吸塵機把灰塵給吸乾淨,然後稍微抹乾淨一些肉眼可看見的污漬。而且那個禮拜我清掃了兩次,加上我都會再三確定地板有沒有頭髮,有沒有肉眼可見的灰塵和污漬,有沒有垃圾。我這樣的把關方式,即便地板再髒,理應不會髒到哪裡去。但室友J卻吹毛求疵地要求我把地板給拖了,因為他說他看到地板上有一些黑色的污漬。我很不爽,但我知道按家裡的規定,負責清理地板的值日生就是要每週拖地,所以我也只能摸摸鼻子認了,畢竟是我沒有遵守規定。

這個月就輪到他清理地板了,但這個禮拜的地板才叫做「髒」!比前陣子他叫我拖地的時候還來得髒,我眼睜睜看到污漬和灰塵比之前來得多,尤其地板上還躺著口罩、筷子的塑料套等「大型」垃圾。而這樣的情況已經維持好幾天了。然後我剛剛忍不住地用一種好奇口吻詢問他說:「欸?這個禮拜是不是還沒掃地啊?」但他回了一聲:「對」之後,就繼續躺在床上滑手機,似乎沒有要馬上清理的意思。要是這個月是我清理地板,這樣的情形他鐵定會要求我馬上清乾淨的。

我非常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閒聊的時候,就有提到他是一個不喜歡斤斤計較的人,看來他跟自己所討厭的人有著幾分神似。而且,從他諸如此類的行徑中,大概可以斷定他有某種行為模式,在於他會要求別人符合他的期待,而自己卻可以放過自己的「雙標」行徑。只能說我蠻倒霉的,碰到那種我最厭惡的人,成為我的室友。

理想中的租屋生活與現實有差距,也只能調適自己

我想象中的家庭式租屋生活,應該是跟室友很靠近的。偶爾在下班後,可以一起吃晚餐,一起聊天。我在第一次跟他們見面,到之後開始搬家的前幾天,也確實看到他們兩個會在客廳一起看電視聊天。但這或許只是暫時的。實際住進去之後,才發現他倆幾乎每天都會約朋友在家裡打麻將。因為我不會打麻將,更不想要賭錢,所以我完全不想加入麻將局中,這也讓我變得在家裡,常常就像是一個隱形人似的。

當然,我也在反省說,是不是因為我偶爾會比較封閉自己,有時候一回到家就會想要關在房間裡,一個人靜一靜。抑或是一到連假就會到朋友家過夜,導致他們可能也沒有什麼機會跟我多認識。因此,我近期也會儘量讓自己出現在客廳,然後儘量多跟他們互動吧!

縱使我還有許多需要適應的地方,但我也還是告訴自己說:「至少他們在麻將桌上贏來的錢,有一部分會投入公款中,家中的電費水費也可以稍微降低一些。」這大概是住在這間房子唯一的小確幸吧!

完稿於2022.04.05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