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喜

一個願意承受世界之驚奇的人

“炸後是漫天的星星”:7.6高校彩虹社團被炸事件留言收集

發布於
我們從來都是在空間很小的情況下去爭取空間,在條件幾乎沒有的情況下去創造條件。 LGBTQ事業如此,女權事業如此,公民運動如此…所幸多年社群工作的成果不會隨公號被炸就消失殆盡,只是工作要在更難的條件下開展。炸後是漫天的星星。


北京時間七月六日晚,中國大陸十幾所高校的LGBTQ社團微信公眾號被炸號,所有文章和關注者信息蕩然無存。七月七日凌晨,相關人群自發組織一個名為“追悼會”的線上聚會,邀請受到此次事件波及的社團成員及社會大眾分享ta們的所思所感。為了更好地反思我們在那一刻到來之時似乎無法抗拒的失去,我創建了一個石墨文檔,用於收集那些或者參與了“追悼會”、或者只是關心性/別議題的人們對此事的反饋。


以下為十五位參與填寫者的回答。

-------------------------------------------

1. 為被炸公號舉辦的“追悼會”中,有哪些發言令你印象深刻?

@豬川貓二餅:各種充滿憤怒和無奈的聲音

@螃小蟹:【cp】轉:今天發生的事讓我再次感到痛苦,你是否能想像,在我們的土地上,一眾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法規的高校性少數、性教育社團公眾號,在一夜之間被註銷。沒有具體罪名,沒有可依法律,我們的同胞,那些真正意義上上的“新青年”付出的努力,一夜之間蕩然無存。而我們還在宣傳《覺醒年代》,李大釗還在上面呼籲“八小時工作制”,那個時代的進步知識分子,已經在呼籲性別平權、普及性教育,尤其是對國民正當權利的保護。但是今天在此地發生的事,任何一個還有基本良知的人,可以沉默,但是沉默的人,你們是否真的過得去這一關,過得去自己所受的關於良知的教育。

也許有人要說,聰明的人應保持沉默,但我寧可不做聰明的人,寧可拒絕沉默。因為我看到的,是基本的良知都在被侮辱的事,是一個像滅霸一樣的巨大的權力幽靈,他在做什麼,他動一動響指,就能輕易讓一些人、一些社團、一些歷史消失,它的權力不對准其他,恰恰對准我們自己的國民,被歌頌的所謂的新青年。

在這件事上,直截了當地說,沉默就是一種罪過,是對突破良知底線的蠻狠之惡的默許。因為這件事的恐怖在於——一群正常的人,做著正常的事,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法規,然後他們被取消了。

如果這樣說,還有人抱著僥倖心理,覺得與自己無關,那麼不必再抱有幻想,這樣的人,他也不會是我們的同道,我們不能對一群人、一批社團被取消視而不見,否則有一天,我們就是被取消的人。我們的聲援無法讓賬號復活,但至少,未命名的事物值得擁有高尚的墓誌銘,而不是沉默的死去。

在這件事上,猶豫不決的人們好好問自己,我們還要不要基本的是非對錯,還要不要捍衛基本的良善。如果連現在你都沒有勇氣聲援一句話,那麼以後,你又怎麼能相信自己能站出來,不再對重複的惡行沉默?你又是否真的又安全感,生活在殘酷地取消一群人合法勞動的環境?

摸摸你的良心,好好問自己,是不是連一次對自己的同胞的聲援都要吝嗇【/CP】

@溧影:“我們都是‘未命名公眾號’”

@方世新:“有人,就還有希望”

@C:“是不是連一次對同胞的聲援都要吝嗇”、“德國政府依法管理猶太人”、“不知道這是誰說的,與開放自由等理念背道而馳,必然吞嚥被孤立的苦果;一味開歷史倒車,必然走進歷史死胡同。”

2. 對於高校彩虹社團微信公號被炸一事,你有什麼想說的?

@豬川貓二餅:期待看到更多彩虹社團的轉世公號,聲聲不熄!

@逃亡系統ISO:快跑

@螃小蟹:彩虹永存!

@溧影:每種性別和性取向,都有發出自己聲音、表達自己主張和被聽到的權利,剝奪他人的話語權是一種利用手中權力對他人施加性別暴力的行為。

@A:這里永遠只會把國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一群人怎麼樣並不重要,做出什麼都已經不意外了

@B:性少數群體的活動和交流空間越來越少,而高校彩虹社團微信公號被炸,可能會對比較年輕的性少數朋友造成較大心理衝擊,而還沒有找到組織的伙伴就更難找到相互扶持的同路人,我會擔憂加劇了這個群體的心理精神健康問題。不知道能否找到替代公號的其他方式

@方世新:得知消息的時候按照圖片去搜索了關注過的那些號,親眼見到的確都變成了未命名,心裡翻湧起很多恨,覺得不會原諒高牆。不過幾天后的“災難重建”期也讓我看到今天青年的韌性,也再次回顧了過去搭載在這些公眾號上的legacy,裡面有智識、有情感、有人和人之間的真實溝通,這些都不會消失,也因為有這些,也感到許多“再出發”的力量。

@C:那天晚上我寫下了這四行詩:“邊界被砍斷/之後重新伸展/民主的幼肢/堅強的爬向遠方”。我早就預料到會有這一天,但當這一天真正來臨,我還是很震驚和失望。我不禁在想,每個參與這次追悼的人,在過去的這些年,所做的究竟是什麼?成千上萬的西西弗斯一次又一次推動者滾落的石頭,我們都在尋找著心中的“彼岸”。

@D:早就預料到了,也以前就開始過“清查”、打壓

@E:看到有評論把這件事和滴滴被打壓,教育行業被整治,甚至吳亦凡被抓等等事件列舉在一起佐證公權力的一刀切管制思路,我覺得這種混淆是有問題的,不能因為動手的都是公權力就在編段子的時候強調幾件事之間的聯繫而忽略了差異(但我現在也不能簡潔清晰的論述這個差異)

@F:證明同誌群體越來越強大了,政府怕了

@G:這是一個非常無恥的行為,在互聯網時代抹除彩虹社團的存在就是對於中國LGBT群體殘忍的打壓和迫害,難道中國超過7000萬的性少數國民不配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嗎?沒有任何正當理由可以這麼做,這樣的迫害行為是不可被接受的。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只要有LGBT群體存在,我們的社群總能以各種方式聯結或者重新聯結起來。希望大家可以繼續並肩前行,繼續抗爭,我們的空間不會消失的,大家一起撐起彩虹色的天空!

@H:我們從來都是在空間很小的情況下去爭取空間,在條件幾乎沒有的情況下去創造條件。 LGBTQ事業如此,女權事業如此,公民運動如此…所幸多年社群工作的成果不會隨公號被炸就消失殆盡,只是工作要在更難的條件下開展。炸後是漫天的星星

@I:所謂“同志驕傲”不是因為是同志而驕傲,是因為接納了自己而驕傲。絕大多數同志從來沒有像反對LGBT+的恐同、反同群體說的那樣炫耀自己的身份,不過是希望多一些理解與正面引導。

@J:一個開放、寬容的社會應該給每一個群體存在發聲的機會。

3. 這次事件會給你未來的生活/行動造成影響嗎?

@豬川貓二餅:多鍛煉身體,內心更堅韌,準備持久死磕,總能熬死黑夜!

@逃亡系統ISO:提前並鞏固了留學計劃

@螃小蟹:會,讓我更加堅定為群體發聲,站在陽光下

@溧影:心理上很消沉,覺得世路漸窄,還有些為性少數的處境擔心。但是又不甘心,想自己一定會繼續發聲的。

@A:不會,已經摸清了他們的思維和行為套路,就要找到應對的路數,改變zf是不可能了,對抗zf也沒有生產空間,但是可以通過引導輿論導向潛移默化的影響公眾的性/別觀念

@B:公權力就是希望以此震懾、嚇退性少數群體的活動參與者,潑髒水、掠奪這些社團的存在合法性。他們越是想我們害怕、自我審查,我們就越要勇於表達,向公眾表演和展示一種“正常人”的表達方式,所以即使沒了公號,我依然會為性少數夥伴發聲。也建議大家能幫忙梳理一下,如何有理有據地回應公權潑髒水說彩虹社團背後有境外勢力的指控

@方世新:會影響,但我試圖降低這種影響。我也正處於高校性與性別社團的運營團隊之中,此次倖存,或許僅因為本社团是高校學生和民間寫手混搭,並非正式社團。許多類似的事都在影響著我們發聲的程度和途徑,這次事件發生後,為了繼續下去,又加強了自我審查,做一些不得已的妥協。於個人而言,這些妥協讓我感到挫敗和憤恨,甚至想要脫離一切組織,這樣就可以只折不彎。

但也是那段時間,在讀巴特勒,她說對結構的批判仍然需要使用現有的語言,與其將結構的改變寄託於一個徹底外在於結構的顛覆性位置,我們唯一能做的是身處結構之中,利用結構本身的矛盾來進一步揭示其不穩定性。給我很大鼓舞:就站在這裡,做我能做的一切。

@C:會有影響,比如,我兼職的性教育公眾平台支撐不下去了,甚至一些正職的小伙伴被jc登門盤問。我當然會很灰心,也會更加謹慎,不知如何轉變方式去支持。

@D:會更難了吧,但我相信早有準備,多點兒線下活動唄,或者再“轉世”,轉移地方唄,總有辦法的

@E:其實我之前對高校彩虹社團了解並不多,因為自己當時所在的學校可能因為是美術學院(或許默認大家都比較放得開)反而沒有,要反抗的是一種更傳統的師徒制的權威。但在微信公眾號的閱讀體驗中,像復旦知和社的導讀文章實實在在地帶給我很多啟發,很感激。我因為沒有直接參與過社團組織行動,不知道這之後大家在校園內會如何做,作為讀者會繼續關注和有需要時支持。

@F:少了一個平台,只能紮根扎底地在心裡播種,直到有一天再破繭而出

@G: 可能會造成影響,中國官方對LGBT群體的不包容態度讓我覺得活在這片土地上沒有足夠的安全感

@H:在過去和當下已經有的一些自我審查,將來還會持續吧。

@J:對這個社會的走向有所擔心。

@K:會。我所在的線上社群分崩離析,活躍度急速下降,人人自危。


--------------------

附錄一:中國大陸LGBTQI+平權大事記

-2018年4月13日,新浪微博宣布將依照《網絡安全法》對涉黃、暴力和同性戀題材的內容進行清查。為聲援擁有超過二十萬粉絲的同誌公益媒體“同誌之聲”,大量中國網民發起“#我是同性戀”抗議行動,公開表達自己的性取向以及對LGBT權益的支持,數日內標籤被討論50萬次,並獲數億網民瀏覽。

-2016年4月25日,中山大學學生秋白就高校教材污名化同性戀問題,狀告教育部不作為

-2016年4月11日,跨性別者“C先生”就貴陽某體檢中心涉及跨性別就業歧視一案,向貴陽市雲巖區勞動人事仲裁委員會提出申訴,為中國大陸首例。

-2016年1月5日,長沙居民孫文麟狀告當地民政局,要求判令民政局准予其與同性伴侶結婚的權利,為中國“同性戀婚姻維權第一案”;4月13日宣判原告孫文麟敗訴。

-2015年9月,紀錄片導演範坡坡就其紀錄片作品《彩虹伴我心》被網站下架一事,將國家廣電總局告上法庭;12月22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決範坡坡勝訴。

-2015年7月22日,中國大陸首個公開的女同志婚禮在北京舉行

-2014年3月,同性戀者“小振”將重慶“心語飄香心理諮詢中心”及百度公司告上法庭;12月19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判決該中心關於“同性戀扭轉治療”的宣傳內容屬於虛假宣傳,判決“小振”勝訴。

----------------------------

附錄二 7.6高校彩虹社團微信公號被炸相關文章

1.【CDT档案】我们都是“未命名公众号”——声援被封禁的高校LGBTQ社团公众号活动】

2. JUST FIST IT丨7月6号,我家的猫死了

3.端传媒 | 你关注的高校LGBTQ社团已被404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