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喜

一個願意承受世界之驚奇的人

《呂頻:見證女權二十年》講座精華摘錄

(注:本文為中國大陸女權主義活動家呂頻於2020年6月20日在Zoom所舉行“見證女權二十年”講座的精華內容摘錄,整理本文的原因是原稿過長,不方便傳播。完整講座文稿請移步本人上一篇文章。本文發布已取得講者授權,務請謹慎打賞)


1.關於個人經歷:

  • 在報社工作也有一種理想主義的氛圍,因為我想尋求如何改善社會,但是在體制內的報社工作卻讓我感覺到失望和倦怠。所以我選擇到最貧困的農村。在縣政府工作的那一年讓我更深刻地意識到了中國政府的治理模式。所以那是很艱苦的一年,當然也非常的不愉快。當快離開的時候,有一天,在最寒冷的季節,在甘肅,我們去探訪青藏高原邊上的掃盲班。那時山上是無窮無盡的寒冷,我的感受就是,寒冷像鞭子一樣讓你在山上無處躲藏。當我走進掃盲班的教室的時候,那裡面,那些中年婦女她們在一起唱歌,這是我所目睹的一幕。她們唱的歌是我從不看的電視劇裡面的流行歌曲,唱什麼不重要,但她們那種一起放聲歌唱的,一起,給了我很深刻的印象。這是我告別體制工作的最後時刻,我可能得到了一個隱約的啟示:力量可能要從婦女群體當中去尋找,而不是體制之內。
  • 可是我選擇了放棄(體制內的生活),所以可能在我的同齡人看來,我是一個失敗者。對。可是我覺得我得到了他們所沒有的東西。我得到了什麼,不是說,我指的不是說我可以奉獻給女權主義,不是這個。我覺得我得到的,我最重要、我最大的體會就是我得到了自由,我得到自由。當我從報社辭職的時候,別人都是,別人都覺得你損失太大了,如果你在報社呆下去,總有一天你會成為報社的領導,我知道,會。但是我辭職以後我得到了什麼呢?我得到自由,我得到了我寫作的自由和思想的自由。我的文字和我的思想和我的思想,或者內在的自白再也不會受到,不會受到審查了,你知道這就是最可貴的。而且我覺得這跟女權主義有關,這跟我能夠去進一步的在運動當中探討女權主義是有關係的。

2.關於社會運動的體驗:

  • 社會運動是很殘酷的。參與社會運動對它的組織者來說可能是一種非常殘酷的體驗。因為每一個組織者實際上投入其中的首先是你的肉身,每個人的身體所能夠承受的痛苦都是有限的。從這個角度來說,它的運動,並帶有對抗性的社會運動,對於組織者來說,註定是殘酷和不斷的考驗,和註定要考驗你的身體性的承載能力。
  • 運動所造成的,在運動當中造成的這種各種各樣的傷害,它不是一種只是發生在你的頭腦和你的理念裡面,它是有人用肉身來去承受的,包括言論審查所造成的傷害,它是有直接的一個受害者的。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的後知後覺,我才意識到我是一個受害者,也是一個倖存者,和那些遭受其它的、我所一直都希望能夠幫助的、其它的性別暴力、各種各樣的暴力受害者一樣,我也是一個暴力的受害者和倖存者,我是國家的政治暴力的受害者和倖存者。但是這樣的一個身份,這樣的一個認知絕對不意味著我放棄。我自己再看。相反就是,我把我對運動的參與、運動的投入,跟我自己要去擺脫我這種受害的這種經歷聯繫在一起。
  • 以我的經歷,我可以非常確定的說,中國的女權運動當中沒有利益。【笑】中國的女權運動無法供給你的生存,這是一個非常遺憾的事實,這是一個長期來說很遺憾的事實。所以就是說,執著於女權運動的,執著於這種在場,唯一的原因,這是因為你對那種理想主義的承諾。
  • 所以我從這個階段(女權行動派階段)裡面我學到了什麼?第一個就是要盡可能的直接行動,而不是來去等待無限推延的所謂的制度性的建設改進。第二個就是要關心運動的策略的問題,或者說運動的效能問題,就是採用什麼樣的方法,能夠在一時一地採用什麼樣的方法能夠盡可能快的達到社會改變的目標,這是運動的組織者必須要關心的。必須要關心,必須要去覺察的。第三個要去做女權主義的思想的自我歷練,不斷的追求進一步的女權主義。

3.關於國家机器與女權運動的關係

  • 至少就我親歷的而言,中國女權運動的合法性或者是革命性,其實它是由我們國家來框定。女權運動的能量,它是在跟國家的關係,在跟它所回應它所映照的女性和國家的關係當中,國家其實始終是主導,所以也就是國家,我們的政權的性質來劃定了女權主義的邊界、女權運動的邊界,到目前為止來說仍然是這樣。
  • 而當我不斷的去推進、在我的關於女權主義的寫作當中去推進我關於女權主義的思考的時候,我就發現我就不斷的遇到婦女和國家的問題,我就不斷的意識到,我必須要進一步的把國家不單是作為權力者,不單單是作為權力者的身份,以及它作為責任者,就是始作俑者,這問題的製造者,以及問題的製造者…所以當我這樣做的時候,意識到我對女權主義的批判性的理解,已經讓我越來越遠的離開了一個早期的,我那些,我飽含尊重的資深的學者越來越遠了,而對ta們來說,國家的父權屬性,國家作為一個麻煩製造者的屬性是被諱言的。
  • 在中國,如果說當然可能在其它社會也是一樣,如果你具有一個相應的條件,如果你具有一定的社會,具有一定的資本,擁有了一定的資本和條件之後,你會發現,其實你是很容易被社會體制,其實你是非常容易跟它達成某一種妥協的,你是非常容易成為一個既得利益團體的一部分。
  • (在當下中國)在國家仍然強有力的來劃定女權主義的邊界的時候,婦女對國家的態度要比以往更,婦女對國家的態度卻比以往更負面,而婦女和國家的關係也比以往更具有一種內在的緊張。在我看來,從運動的角度看,當然就是說,我不希望我們的國家是這樣的,但是如果說從社會運動的角度、另外一個角度看,其實這也是女權主義它可以存續的原因,也是女權主義為什麼對這個社會、對我們的國家特別重要的一個原因。我指的是什麼?當一切都被壓制,當好像不和諧的聲音都在被消滅的時候,女權主義它卻在維持著一個另類的社會批評的一個空間。這多麼重要,不單對女權主義重要,對整個國家也非常重要,對整個國家也是,對整個國家也非常重要。
  • 我指的是,國家無法拿出,不會拿出令我們滿意的資源來去贖買女性的憤怒,這也就意味著女權主義的辯論,女權主義的抗爭,不管是一種什麼形態的,即使在一種會被百般迫害的形態下,它仍然會長期的存在,因為它有它的土壤。

4.關於“西方”與“中國”概念的辯證關係

  • 我不認為存在著西方女權理論和中國本土女權理論區別,我以為女權主義是普世的,我指的是,我指的是知識是屬於最早期的知識,知識是輸入的,思想是共通的,分析的方法是共通的; 但是另外一方面,同時我們有我們自己的實踐的經驗,而且今天我們的實踐的結果,而且我必須說,隨著中國婦女運動的發展,我們的實踐正在創造出越來越豐富的行動性的知識,只不過這些行動性的知識還沒有被非常好的留存和記錄和研究。
  • 我覺得“中國特色”這個話很可怕,中國例外論,中國例外論最大的效應就是庇護中國的人權迫害。所以就這麼【笑】為中國所有的問題尋找藉口。對。所以從這點上來說,我們要警惕、抵制中國例外論,而且中國例外本身這也是一種本質主義的思想,我指的是從建構論的角度來說,(例外論)這個不屬於女權主義,這跟女權主義的認識論本身是抵觸的。

5.關於中國女權運動的去中心化

  • 中國的女權運動的去中心化是一個被動的過程,是一個不得已的過程,是一個不得已的後果,而不是一個主動的選擇;是因為人們不得不這樣做,人們不得不假裝跟其它的運動參與者沒有聯繫,人們不得不假裝自帶乾糧來去參與,每個人都不得不自帶乾糧來去維持、來去參與運動,因為第一運動沒有資源,第二運動不允許公開的組織,公開的有號召力的組織者的存在,是這樣的一種情況的造成的。

6.關於青年、個人生活與女權運動

  • 我記得當時我們還曾經非常認真的搞過一個,思考過一個問題,為什麼年輕人不加入我們的運動?現在想來這個問題非常有意思,問題在於我們並沒有想到,我們的運動是否曾有給予青年人的主體的位置。
  • 為什麼是年輕人是行動主體是如此的重要?是因為年輕人有未被體制所收編的能量,沒有被家庭職業和家庭和職業體制所收編的能量,ta們才是社會變革的真實擁躉和參與者,可靠和真實或者可持續的擁躉和參與者。
  • 另外而且,未被體制收編在我看來其實是至關重要的一點。從2002年開始,我遇到了各種各樣的其它的年輕人,其實ta們和我一樣,都是在逃離,有的人從大學退學,有的人是跨性別,當然有的人是同性戀,在ta們的個人生活,在ta們的個人生活,ta們逃離ta們原來的這個人生活的這種桎梏的時候,其實也是逃離父權制對年輕人,尤其對女性和性別異見者的束縛或者規訓。但是尋找個人生活的自由的時候,ta們的身體和ta們思想的...ta們的身體和ta們思想的奔走,讓ta們尋找到了女權主義。
  • 我深有感觸,我們的社會其實不允許另類的生活,非常不允許另類的生活,不允許另類的表達,極度缺乏個性,或者說你只能在被允許的程度上假裝有個性,買一買什麼特別的裝飾物什麼的。那麼這些另類的人們,不管是ta們因為ta們的性,ta們的性別,因為ta們的政治觀點,因為對ta們的社會觀點不一樣的人們,是被孤立的,被主流社會排斥排擠出去的或者被壓抑的,ta們的思想是無處可去的,ta們的思想和身體都是無處可去的,所以我們要創造這樣的空間,讓大家可以聚集在一起。
  • 越發是隨著對政治環境的緊縮,我越發的認識到,就是個人生活的女權主義化是非常重要的。我比以往更關心我的個人生活,我從來都很關心,而且我比以往更關心我的個人生活如何能夠進一步的奉獻給女權主義,這不是指的是我的生活的每時每刻都在遵循女權主義,不是這樣的,而是指的是我無時無刻的不在用女權主義來去審查我自己的生活。在這個層面上,我其實是一個很嚴格的並且充滿道德感的人。我很清楚就是說,絕對不是所有的人,可能幾乎沒有個人像我這樣實踐。甚至我對一些曾經跟我在一起工作了很多年的年輕人,我也曾經非常遺憾的感歎,就是ta們不會追尋,ta們可以和我一起工作,但不會執行我的生活方式。我被迫理解、被迫接受這個事實。

7.對運動現階段的觀察和未來發展的思考

  • 人們最關心的就是女權主義的未來,為什麼關心女權主義的未來?恰恰就是我們的未來極不確定,而且不由我們所主宰。基於我們作為運動中人和關心婦女權利的,婦女權利的關注者的這樣的一種危機感和缺乏自主性,我們才提出這樣的問題,因為我們覺得運動的未來是無法被我們所把握的。
  • 所以,然後在這個階段我看到的是什麼?就是主體。再用剛才講到的幾個指標來看,剛才我已經談到婦女和國家的關係,大框架沒有改變,但是內在的緊張在增強,內在的緊張在增強。然後主體變成是青年人,但是一個更泛女權的社群,它的規模比以往更大,而不像早期人們相互都認識的那樣一個小圈子。但是如果你要說在這個階段它有什麼策略,我覺得也很難在一個共識性的層面上去討論。這個運動本身也變得沒有共識,然後甚至運動本身,女權主義者本身是否成為還能夠稱之為共同體,其實也越來越存疑。目前的我的想法就是說,我接受這種狀況,我理解【笑】這是社群規模達到一定程度,達到這樣的規模,達到這樣的人數聚集,達到這樣的程度是必然發生的一種狀況。一個共同體的急劇的擴大,其實可能就意味著共同體的不復自我支撐。

我接受這樣的一種狀況。但是另外一方面,在一個沒有leader的年代裡面,我覺得我還是關心的是怎麼做一個領導性的策略性的行動家,我覺得這仍然有意義。這也回應了剛才就說的女權主義去組織化這個問題。沒有。這個運動廣泛的已經廣泛的和去中心到這樣的一種程度的狀況下,組織者仍然非常的重要,仍然非常的重要。只不過組織者不能夠再組織所有的人,但就組織者,ta們組織者所通過ta們的策略,通過ta們的策略,通過ta們的倡議,對社群內和外所發出的這樣一種號召,我認為應該是非常非常有意義的。 我指的是即使今天行動主義的女權主義,在整個女權社群的當中的比例在下降,我仍然認為行動主義是女權主義,在女權主義,中國的女權運動,中國的女權主義等至關重要的一脈。

  • 就是這個運動,我深深的感到,就這個運動的周邊,它是被恐懼、失望和憤怒所圍困,我體會到這一點。即使是那些跟女權主義的觀點,跟我不同的人,和我的朋友,最親密的朋友們,我覺得我們都深深的體會到這些情緒,並且都分擔這些情緒。這就是這個顯示這就是做在中國做女權主義的所要面對的這種生存的境遇。

但是我指的是,在這種憤怒和失望和恐懼的這種圍困之下,圍困這種現實的境遇之下,我們還怎麼走下去?其實我剛才就是說了我的答案,那不是個答案,我剛才的答案就是說,就在不確定性當中去搏鬥,我覺得這就是我對未來的看法。我接受,我接受這是一個...這是一種充滿、這是一個非常不安全的狀態,這是一個不被承諾的鬥爭。我接受它是一個沒有預期、可預見的結果的一個鬥爭,但是我覺得,我相信這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過程。而且我相信人們一定會創造出,我們一定會創造出非常,很新的社會財富。

最後想說一點,今天就不管我們講多少困難,今天我們不管我們看到多少困難,讓女權主義組織起來的,讓女權運動組織起來的那些條件,其實現在是最好的,從某個角度來說現在是最好的時候。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希望可能是非常重要的,或者說作為一個運動的組織者,就是我,我可能是不允許我的言論裡面出現任何消極和沮喪。

在線講座筆記(6.15-6.21):呂頻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