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红

做两件事:呼吸、写字;爱一句诗:云在青天水在瓶。

2020.2.8 | 我的疫癥生存報告:憤怒又無言,無力又可惜

2020年1月29日摄于天水,图为历史上北宋抗西夏西夏所筑城墙

2020年,我亲历着不知史册里会怎么记载的历史。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却不能亲历武汉,亲历现场,实在可悲,又无能为力。

疫情期间,没有媒体撒谎。

他们不需要撒谎,它们仅仅需要用文字、图片或视频呈现出部分事实,就能够达到扭曲事实的目的。

尤其,在数字极权统治之下,穹顶之下,真相更是难求。

同呼吸,难呼吸……


1. 你在哪座城市?2020年的除夕,你是怎麼過的?

北京。

除夕那天,我在天水。贴完对联,挂上灯笼,和父亲、哥哥仨一起去老家村子接先人,吃了饺子,便等春晚。春晚就像是一年的总结。

我外出这几年的除夕夜,在晚餐过一两小时候,母亲拌点下酒菜,哥哥、父亲我们仨总会喝点酒,总结这一年的风霜雨雪,酸甜苦辣,来年的美好展望,憧憬向往。

今年没有,大家都缺少些心境,无心谈。

我想,这应该是,最值得做一次总结的除夕。

2. 你的口罩儲備有多少?講一個關於口罩的故事吧,你親歷,或者聽說的都行。

疫情之前,一直没有养成戴口罩的习惯,自然并未储备几个。

好在姐姐提前备了些,便顺带回家。农村老家的消耗不算大,每天消毒做完,大院里还能晒晒太阳。

毕竟,高原地区空气开始变得稀薄,口罩还好够用。

从海外朋友那里买的口罩,到现在还在路上,不知能不能指望得上。

至于口罩故事,很多人都知道,网传国内某地拾荒者在垃圾箱前寻找口罩的图片吧,真是令人心酸。

3. 疫情有直接衝擊到你的生活嗎?如果有,講講是如何衝擊的吧。

没有。

4. 疫情發生後,最令你意想不到、或對你觸動最大的一件事是什麼?

没想到,口罩会成为稀缺。

我查到的论点:

中国拥有41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和525个小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

能够生产从服装鞋袜到航空航天、从原料矿产到工业母机的一切工业产品。

口罩却会成为稀缺。

李文亮的死,实在可惜。他让黑夜变长,寒冬变长,月明星却稀,众人拾柴心却寒冷。

不胜唏嘘,我竟忽然期待“心忧炭贱愿天寒”,不知谁会成为下一个,这样的悲剧还要持续至何时……

5. 你覺得疫情會很快過去嗎?如果不會,你打算怎麼安排接下來的生活?

会。

如果不会,还会待在家里。

我的工作仍然能够正常进行,从2月3日至今,工作事项被安排到线上,虽出现些问题,好在安全处理,平稳度过。

6. 你從哪裡獲得有關疫情的最新信息,可以列出三個你最常看的來源嗎?(若是臉書專頁、微信公號,Twitter帳號,請儘量具體列出)

朋友圈刷资讯、微信公众号只在丁香医生看实时疫情动态、推特会看王局志安。不刷微博也不刷脸书。

7. 你每天花多少時間來刷疫情消息?你相信你看到的消息嗎?一般是什麼因素會令你產生懷疑?

一个小时以内。

丁香医生提供的疫情数据仅在早上起床后会看;推特只刷王局志安的最新动态,也就几分钟;朋友圈能看到疫情的最新进展,刷屏的深度特稿(大多会看三联、北青深一度和冰点周刊)等。

不相信丁香医生提供的实时数据的真实,但能够冥冥之中体验到确诊人数“增速”飙升带来的“刺激”。

8. 疫情影響了你與他人的關係嗎?比如家人、朋友、鄰居或網友。

有影响。

现在想送给朋友,一些老家的土特产,都送不了。

虽谈不上金贵,但总觉着千里送鹅毛,是个礼,意思罢了。

毕竟,送给你的,和你出差到我们家乡附近自己去吃,又是另一个意思了。

9. 疫情讓你遭遇了什麼倫理難題嗎?如果有,是什麼?

没有。

等遇到,会补充记录在评论区。

10. 等到危機解除,你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是出门长跑十公里,或来一个半马。

自从1月22日离京,31日返京,截至目前,还没有好好跑一次,真是憋坏了。

我的疫情生存报告(2020.2.8)

【問卷】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 2020.2.7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2020.02.08

我的疫症生存报告 | 2020.02.08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 不明白 · 別忘記

Matters新人打卡 | 疫情问卷

愛情煩惱實錄:曖昧|5.肺炎時期的曖昧

武漢肺炎505我的疫症生存報告55生活441Matters648
20
20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