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红

做两件事:呼吸、写字;爱一句诗:云在青天水在瓶。

【練習寫作的紀律】荒誕、魔幻的人間:窮人與富人,男人與女人

2019年1月1日摄于北京颐和园

这是第三篇“练习写作的纪律”的文章,我大多记录一些事,和内心感受。把这里当做是我的一片小菜地,实现那“最小限度的自由”。


大学毕业后,我回家次数锐减。

因此,每每回去,自然对乡土印象尤为深刻。

村里开始有人搞电商、送外卖、送快递,谁家新盖了楼房,谁家大儿子娶了媳妇,谁家爷爷去世没人下葬,谁家孩子高中地下恋爱不小心……

大多时候,大年二十九,镇子上赶最热闹的集,母亲总捎带上我,给我说些新鲜事情。

我虽不热衷于这些八卦,但母亲好意,让我亲近故土,且总觉着母亲对我有说不完的话,我便不拒绝。

除夕晚,接进“先人”,至大年初三晚送“先人”前,一般大都不串门,除非不得已的近亲,会来家里给“先人”上柱香。

家里若再有小孩,近亲发个红包,作为新年贺礼,交流不多一会,便离开。

初三晚上,村子里的敲锣打鼓声便响起,往年多是一群十几岁的中学生,以及“社会人士”出来遛弯,锣鼓声处,便是聚集地。

大学生大多不出门,我后来琢磨,大概是“层次”不同,话可能说不到一起去的缘故。

有人打麻将,有从外地回家”引进“新的扑克玩法在教学示范,有人喝酒,摇色子,抽烟,罐罐茶,争吵……就着温热的一铺炕,烟囱伸进房子的火炉,共同消磨着,难得聚会的时间。

父亲母亲,过年这几日,大多选择容忍,甚至支持。“能来很多一起的狐朋狗友,是好事。”

……

沉浸在喝酒打牌等娱乐的好时光,总是稍纵即逝。初四,就有“媒人”上你们家说“亲事”,其实年前,这种事情就开始崭露苗头,父亲母亲都心知肚明。父亲母亲自然十分欢迎。


除“催婚”、“相亲外,提到最多的词,便是买房。

在买房这事上,穷人家家和富人家家,行为截然相反。穷人家家没钱,父母才逼你买房;富人家家有钱全款买,但就不着急;

家庭条件稍差,家不平顺,家人多病没生气,再加子女稍多些,带把的稍多些,凑不出首付,老两口遭罪。

另外,父母总给儿子吹风,我跟你爸不要你的钱,你现在工作两年了,手里也有一点,我们再给你攒点,在县城买个房子,或省会买点房子。

毕竟,现实摆着。

老大的事,一定光烫鲜亮,要“开门红”,给父母挣足面子。也为后面弟弟的事,顺活。总得大出血吧。


穷人家没钱,却总着急着买房。负大债高息也要买,生病也要买……若做儿子的再大声些,父母难为便说,把房子首付凑够买起,后面的你们还,我们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做儿子的不好再争论。毕竟,可怜天下父母心。

在大多父母眼里,无论穷富,结婚生子,买房买车之后,他们便会一瞬间变老。那一刻,他们的人生任务算是完成,可以安心地,不急不慢地扮演老年人的角色。

比如,接送孙子孙女上下课,看大队门前一群老头争论,谁走了一着臭棋,或坐门前大树下,抠手指头,手心,等太阳落山再进门……

穷人家家,一生盯着自己的口袋,毕竟收进口袋就已经难事,再让拿出来做虚无的事,那时断不可能的。毕竟,是视野、学识的问题。

我还曾想着,大学毕业初就买特斯拉的股票,如今就不至于这般窘迫,这般为难了。


富人家家情况好点,能全款拿出一套房钱,人家偏偏就不买。父母也不催,儿女们也不着急,玩够再说。

大学期,几位同学从父母那拿了点启动资金,创业做家教辅导,主要做高三初三,赚了些钱。后来在武汉光谷那附近,买了房。大家都羡慕。

我毕业前就来北京,所以一直想着北京工作,挣些钱立足。如今仍,步履蹒跚,彳亍独行。

我一个老乡朋友,家中情况算紧张,担心在外几年混不出个人样来,回家又觉丢人,丢父母的脸,便不愿再冒风险,回家考了两年公务员未果,如今在新疆当兵,微信等许久才得回复。


高中一位同学,学习成绩一般,高考分数只能上市里的师范学院,一进校就是班长,后来考事业单位,第二年,分配到我们县有关部门。如今,听另一同学羡慕说,现在在高中当语文老师。

大家都清楚,他舅舅是我市市教育局副局。

大学二三年级时,我有考虑过考公务员,也尝试准备过一段时间。我同寝室室友,他有亲戚在湖北省民政部门做官,也吹风支持我考,我们俩关系很不错。

我后来没再继续下去,源于大学班主任的一句“调侃”。

“考公务员,你们家没钱,就别想这事。考个科员不难,难的是晋升,一辈子让你当个科员,一月三千多,端茶倒水的事,你干不干?“

班主任是个精明人,他没把话说透,但那个意思,谁都懂得。如今细品,更是意味深长。

那时,我便坚定要去北京。

如今想起那时,多是一些唏嘘不已。


叔本华在《论女人》里指明,女人就是短视的动物,男人看得稍微长远些。这是所有矛盾的来源。

“重男轻女”的腐朽思维,让生了女孩的媳妇坐不了一个好月子,尤其是八五后到九零后的这么几年,适婚女子数量严重不足,带来男女适婚比例的严重失调。女性在婚姻市场的交易价格暴涨,男性势力,作为买方市场,竟然毫无议价能力。

随之而来的是,女性地位的崛起,女权运动的规模化涌现……但这情况,肯定不能持久。

我一好友,他是最小的,唯一的男孩,上面六个姐姐。他出生时,大姐已经结婚,父亲已近四十。这是极少数的情况,恐怕一整个县都没第二家。

我这代,家家户户都至少有一个男孩。村子里多是两个男孩,一个女孩的“配置”。一个男孩的情况算是极少数,只生一个女孩的,没有。

所以,河谷地带的女孩,梁上的姑娘,坷老里的,出嫁时给男方时,代价极不同。颇有些,海拔上升千米,气温降6摄氏度的同理。

河谷地带的姑娘不愿嫁上山,山上的姑娘像水一样,流向低处。

真实苦了山上的适婚男子,他们可能三十来岁,却仍可能没体验过性。

想想河谷地带里,二十来岁的男子,他们早就轻车熟路了。


记得几年前,我跟我哥开过一个玩笑。生两个男孩,以后“赚钱”。

照那势头,我哥哥后这一辈,女孩子又多起来,男孩又在市场上吃香得宠,祸害几个女孩子,将会光明正大地成为村里,值得骄傲的事情。

我哥笑而不语。

这世界变化可真大。农村里的世俗,就是伴随着,结婚生子,买房买车逐渐进化,变迁的。

所有的行为,好像都是交易,都是生意。

所以,真爱,真性情,就显得尤为稀缺可贵。


英国文学家德波顿在《无聊的魅力》中有这么一段,描述爱情的经典话语:

“爱情的反讽之一,你越不喜欢一个人,你越能够信心百倍、轻而易举地吸引他,强烈的欲望使人丧失了爱情游戏中必不可少的一种漫不经心,你如被人吸引,就会产生自卑情结,因为我们总是把最完美的品质赋予我们深爱的人。”

短短几句,道尽爱情真谛。

这句子,理解过来,其实和穷人富人家家买房的态度殊途同归,有没有?

你越不喜欢一个人,越能够轻而易举吸引对方;

你喜欢一个人,却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难处,最后悲痛欲绝,撕心裂肺,哭天抢地。


这世界有点假,可我莫名爱上她。

【練習寫作的紀律】給壹位陌生女子的信(贰)

愛情76文學184散文137中國689matters文學圈285隨筆145練習寫作的紀律102Matters649
39
39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