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红

做两件事:呼吸、写字;爱一句诗:云在青天水在瓶。

戰疫時期的愛情:朋友未婚妻跟著北京陌生男子走了

2010年11月10日摄于北京海淀

 昨晚,一个不算十分熟络的朋友给我电话,想聊一聊爱情。

“我遇到麻烦事了,真是羞愧,难以开口啊。“

他故作镇定,你能感受到那种崩溃。


他是互联网工程师,主做产品,薪资不低。

照常人“人设”,他被视作五大三粗的莽撞男子,格纹衬衫是四季标配,对爱情充满向往,但又羞涩启齿说喜欢。

并不全对,他甚至有一些特别。他是那种一眼看过去不像是码农的人,远看近观,若不介绍,旁人甚至觉得他是稳稳的文艺青年,一副眼镜就能蒙蔽大多数人的判断。


他是那种会哄女孩子开心的人。所以,几年前,刚到北京时,就网恋,将女孩工作带到北京,他住所附近的医院里。

他做饭,收拾家务,琐事收拾得当,上班加班繁忙,毫无怨言。女孩小事生气就逗她开心,视作宝贝。

山东家中父亲母亲知道,自然开心,筹忙着他们订婚结婚的事。


去年年底,他告诉我,他们要订婚了。

我祝福他们幸福美满,长久陪伴。


从山东到重庆,穿过安徽湖北,穿过疫区,了却心愿,女友成了未婚妻。

初二,未婚妻先返京工作,初三,朋友感冒风寒返京。

他告诉我未婚妻有些异样,不像是感染,但做事有些偷偷摸摸,深夜捂被窝里捯饬手机,问她咋还不睡,却没得好回应,争吵让人深夜再无意睡觉。

他难以接受,便询问是否可拿手机一看,未被允许。

再三后,他问是否在跟其他男子聊天,为何不给看……已经订了婚,就是未婚妻了,就像是一只脚已经迈过门槛的人了,还有什么不能坦诚?

就这样,两人僵持,到了天亮。


晚上,他告诉我,那一晚未婚妻一整宿没回家。

后几日,都没回家,打电话不接,微信不回,语音视频都显示对方忙。

他准备去医院蹲点,等未婚妻下班,把话挑明了。

他告诉我,他看到一幕,未婚妻上了一个陌生男子的车,车牌以京开头。再次打电话没有接,微信已被拉黑。

他进去医院问同事,同事都不愿说。他自然懂得,最后得知男子是北京土著,在附近其他医院工作,两人认识时间已经不短。


他给我打电话那时,从东大街一路到西大街,好像在找什么。他是知道的,找不到了。

马尔克斯作品《霍乱时期的爱情》里的那段:

“我们男人都是偏见的可怜奴隶。相反,当一个女人决定和一个男人睡觉时,就没有她跃不过去的围墙,就没有她推不倒的堡垒,也没有她抛不下的道德顾虑,事实上,根本就没有能管得住她的上帝。“

就是他真实的写照。


非常时期,一切生活中的,日常、基本需求变得紧俏,珍贵。

房子、车子和金钱,更是硬通货。

昨天,高顿财经的人给我打电话,一番寒暄问候春节快乐,疫情时期注意防护后,问我要不要培训注册会计师。因以前就有过联系,聊话就不显那么生硬,也不像真正的卖课的人。

”非常时期,除了恐慌和紧张,无力感之外,最重要的事,捂紧钱袋子。一斤猪肉现在又硬生生涨回来了,蔬菜和粮油都显得紧缺。“

他知了我的话,就转话题聊了些其他琐碎,礼貌印象深刻挂了电话。


许多在北京工作,来自全国各地的人,都在为北京房产、北京户口和北京车牌奋斗。自然,奋斗方式大家都不同。

一位江西朋友,中国科技大学未毕业博士,在一家国企呆了两年就拿到北京户口,随后顺利跳槽腾讯,月薪不菲;

一位前同事,陕西人,选择嫁给同公司的一位北京人,如今开起自己的瑜伽馆,日子看起来红火得很;

一位老乡,在农科院工作了二十年,拿到了北京户口,然后顺利买房,孩子在海淀上小学,俨然人生赢家;

父亲儿时玩伴的儿子,十几年前来北京做LED屏幕,早拿到北京户口,也买了房子,是村里年女老幼嘴里的热门话题人。有次父亲让我联系,竟遭来一顿鄙视和嫌弃,自此便没了联系;

……

我在上家公司任职时,和我工作联系最多的是开一位宝马的党员,廊坊人。有一次,我们聊起轿车时,他告诉我,要是我有北京车牌的需求,他可以给我推荐,价格有优惠。我很感谢他。

上家公司在望京,有次下班十一点多,打车,聊天得知,他是延庆的,我们一路聊着生活酸甜苦辣,最新近的互联网新鲜事。他看我年纪轻轻,便问我有对象么,并主动称会给我介绍一位在安贞医院上班的女孩,家也在延庆。我下车后,便没了下文。


祝这世上所有人都幸福,所有人元宵节都快乐。

婚姻24愛情76生活441Matters649
9
9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