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红

做两件事:呼吸、写字;爱一句诗:云在青天水在瓶。

悼普通人李文亮醫生,我想請您和我壹起為他做點小事

西班牙壁画涂鸦艺术家Borondo作品《The Three Generations》

他大约的确是死了。


我本不打算“利用”一个人的死,来传递正能量和善良正直。因为这本身就不是一件善良正直的事情。

但我看到这一幕,希望能,除了文字之外,还能为他做些事情。


早上,我问@映昕 ,台湾怎么看待李文亮医生的死讯?

她告诉我,比较多是惋惜,震惊,不值得。也有人在讨论,是否这件事会造成北京政权的震动,脸书也被洗版了……

我昨晚就在琢磨着,要不要”以我自己的名义“,动员Matties们捐赠LIKER,为李文亮医生的家属,提供一点点善良和爱心。

后来一想,作为一个特殊的平台,能为我“背书”的所谓的名义,其实根基并不算牢靠。反而可能会出现不好的情况,比如引发大众讨伐,甚至上升到政治角力。


后来,我又想,当我们离去,留下在病房的妻儿,九泉之下,是否还能瞑目?

他是普通人,我也是普通人,他的家庭还在承受巨大的负担。哪怕一个LIKE,也是对他的敬仰。

希望Matties们都能为他做点什么。


所以,我在这里发起一个募捐行动,来支持李医生的家人。如果在八个月内找不到家人,或者募捐被拒绝退回,我会将所有人支持的LIKE如数退回。

而我,唯一能回报大家的,就是记住你的感谢,记住你的善良,记住你的支持和信任。

因为,我们都是普通人。


这是我LikeCoin链接:cosmos18rtz8vcxrql007cundf4evswf6kq7mm09kpy6t

当然,您也可以在Telegram App中,搜索我的Matters账户的同名ID,添加我为联系人,并将支付截图传送给我。

谢谢您的支持和信任。


在李文亮医生停止呼吸之前,我并不了解他。

昨晚深夜,我刷Twitter和朋友圈时,看到很多消息灵通的人,都在悼念李文亮。

我默默收藏了很多朋友在社交媒体发布的名言,古诗和句子。这些话,源于人类十分漫长的历史,经历中的总结。

如今,我们正经历着一个不知在未来,会被何人书写、记录这个足够重要的历史阶段。


有那么一些时刻,那些历史名人们说的句子,我读过去,一瞬间就懂了。

我真希望我读不懂这些,但我无法逃避。



附上朋友圈里一些经典的名句,其中不乏:

“滂沱雨 无底涧 涉激流 登彼岸 奋力拨云间 消得雾患”

“天亮了,平民请睁眼,昨天预言家走了,没有遗言。”

“他曾许过一个昔年愿望,新的一岁希望能做一个简单的人,看得清世间繁杂却不在心中留下痕迹,保持足够的平常心。”

“面对谎言盛行、互相甩锅的表演,我们就连愤怒也很难找到靶心。这时候,一个吹哨人的死亡,成为所有压抑的出口,一个具象。处理切尔诺贝利事故的核物理学家自问”谎言的代价是什么?现在我们看到了,是真相和人命,是牺牲。“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个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最坏的事,最坏的人,我们往往都是猜一猜,心里不愿意信。然而,显示比猜得还要坏。”

“少数骗子和多数哑巴。可怕的是,即使哑了,骗子还是要捂住哑巴的嘴,终于有一个普通人开了口,却不能再说更多。他是个普通人,喜欢的事物都跟我一样,但他又不普通,因为他不甘做哑巴。”

“这世界上哪有从天而降的英雄,都是挺身而出的凡人。”

“受尽磨难的眼科医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替我们擦亮眼睛。“

“成年人最大的悲哀,就是突然读懂了鲁迅。”

“理想者有理想者的天堂,变质者有变质者的天堂。只要舍得牺牲未来,一样可以有一个堕落的天堂。“

“学医救不了国人。”

“他不是英雄。英雄,要么不是常人,要么做了非常人之事。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做了一个正直善良城市的普通人都会做的事。他也从来没想过当英雄,他只是想好好活着。我们哀悼和纪念的,是一个如你我一般的普通人的死。这一事实,却让我们更加悲伤。”

“把悲伤埋起来,等着春天发芽。我先睡下,去做中国梦。”

“凤凰卫视有句广告词,摘自徐铸成先生,历史是昨天的新闻,新闻是明天的历史。春台说,历史就发生在我们每个人的眼前,我们每个人看到的经历都是新闻。”

“你们咋滴,想去People hero纪念碑纪念李医生???”

“一个人的离去,就是我们的一部分离去。”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说真话,长大之后,才知道说真话有多难。”

“曾经看了不少关于右派的资料,比如罗隆基、储安平,包括说“这个世界会好吗”的梁簌溟,还有杨小凯,以及似懂非懂的哈耶克,看他的《自由秩序原理》。对于前三十年的反思,巴金晚年有篇著名的文章《说真话》。巴金说,说真话不应该是一件艰难的事。说真话难这件事,其实不止前三十年。对于南宋,有句很流行的话,崖山之后再无中国。元朝只存在了九十多年,但是人们印象里,像是一道分水岭。宋之前是一个气象,明之后是一个气象,遥远的宋和近切的明。这不是这几十年的问题。所以注定,千年来,中国的每代知识分子总会经历一次次心灵上的摧残,拖着沉重的肉身经历一次次信仰的崩塌与重建。最近的,比如三十年前,十七年前,很多人闷声发财或者移民。但绝大多数人还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延续已经上千年的历史惯性,有时兴奋有时悲凉。制度的变迁,短期或许可以通过技术手段修修补补,长期还需要好几代人的探索。在此之前,我们也只能等待,把希望寄托于每代人当中的某个英雄。”

……


千古

李文亮医生之死,会唤醒中国人?

李文亮醫生走後,台灣的網路輿論都在討論什麼?

李文亮、谭作人、艾未未、艾晓明、蒋彦永、高耀洁、王淑平、胡佳……

不要再多一個李文亮

他不仅仅是被病毒杀死的

要求为李文亮医生等8名“吹哨人”恢复名誉、问责相关责任人的联署

当我们哀悼李文亮时,我们究竟在哀悼什么?

今夜我們不要溫和進入良夜#李文亮#

生命的黑色|悼“吹哨人”李文亮医生

世界各大媒体报道,一个说了真话的中国医生,走了

身份認同54言論自由74李文亮77區塊鏈294LikeCoin179中國689生活441Matters648武漢肺炎505
65
65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