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

生活的紀錄者 關心歷史,宗教,族群,人權議題

(轉載)趙瑜《豈曰無衣 與子同裳》

發布於

忘記出處了。看過一個故事片斷。大意是說,土匪如果在攔路搶劫了一群人,一般不會馬上去找這些人的家裏要贖金。需要判斷一下,這些人哪個家裏有錢。土匪會先將這些被劫來的人關在一個房間裏,觀察他們的細節。然後,連餓三天,三天以後,給他們大魚大肉吃一頓。吃完了飯以後,除了留下一個肉票之外,全都放了。

憑什麽來判斷這個人適合當肉票呢,一般是從他吃飯時的姿勢,看看他們是不是十分貪婪地對魚啊雞啊動筷子。那些有錢的人家,日常生活中並不缺這些葷腥,所以,不會和其他人一樣爭著吃,只會慢悠悠地持筷子叨最不受歡迎的菜。

一個細節,差不多便定義了什麽是“富裕”,富裕意味著知禮節,懂生活,至少不會在餓三天以後和一些饑民搶飯吃。

細節處的中國當下,最常見的是一些語言的粗鄙。不論是最近病毒下的高音喇叭,街邊標語,還是再往前看,假證制作,跟梢暗探的廁所廣告,紙媒上大標題的空洞,以及店鋪招牌的簡陋單調。

什麽時候,我們身邊的語言缺少了修養了呢?

近日,日本捐往武漢的藥品和物品抵達,那些捐物箱上貼著這樣的大字——第一批寫的是“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第二批寫的是“豈曰無衣,與子同裳”。

看了以後,直想掉淚。比起其他地方標語和條幅上制作時所寫的“挺住,加油”,我們終於感受到了漢語的溫暖和熨貼。

從字面便可以理解“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的意思。山和川可能不在同一個地方,而風和月亮卻是我們共享的。這是中國唐代高僧鑒真法師的原話。用在此時幾乎是讓人覺得太妥帖了。而“豈曰無衣,與子同裳”,是我們《詩經》中的名句,楚國請秦國幫助,秦王寫了這首詩,既是詩,又是動員。拋開這共同作戰的原意,我們來理解“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的字面意味,差不多是說,只有我們有衣服穿,你就有。這種指向,更讓人覺得,漢語經過時間的淘洗,仍然有讓人說不出的豐美。

語言的重要性有多大。大家應該知道,不同的人,對一件事情的解釋,會有完全相反的效果。人類自從有了文字以後,語言的準確得到了更好的傳遞。然而,有了文字,語言未必會得到尊重。因為,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準確地使用文字的能力。所以,衡量一個社會平均的文明程度,從來不是比賽誰更能說,而是誰更能使用好文字。

說話這件事情是可以被誤解的。我只需要舉一個例子,大家便會明白。

上世紀八十年代,我大約七八歲的時候,河南省東部下了一場大雨。大雨淹掉了我們的村子。大雨將我們的路,院子,甚至房子,全淹了。我記得家裏將院子門用泥巴糊住,然後,一盆一盆地向外荷水。將水趕出院子。就這樣,家家戶戶都被洪水堵在了家裏。還好是夏天,孩子們睡在架子車上,椅子上,甚至是屋頂上。然而,想與小夥伴們交流就難了。如果我想問趙四兒中午飯吃的是什麽?我就要對鄰居家的大劍說,大劍再轉問他們家的鄰居,再傳給趙四兒,結果,趙四兒經過幾次傳遞,回過來的話是,他們家的狗生了四只。

這就是話語傳遞的信息的丟失或增加。

這也是謠言為什麽會發生,因為,人對某個詞語的理解是不同的,這種理解不同便是信息的丟失或者增加的原因。

所以說,成年以後,我漸漸不信,誰誰誰對我說,別人說了我什麽壞話?因為這種轉述,充滿了信息的不全面。幾乎,可能是一種誤解。

我要麽信任當面說,要麽信任文字。


然而,回到主題,文字的粗鄙化究竟是如何發生的呢,我相信,和統一要求是有關的。

如果不論事件,總有一些統一的要求,那麽,語言的豐富性便會丟失。因為統一要求的是,簡單,力量,限制,威脅,粗暴。

因為這些要求才能有效果,商議自然是文明的,然而,卻顯然達不到快速的效果。也許有人認為,快速是好的。比如治療疾病,難道不是越快越好嗎?我想說的是,未必。還是要尊重疾病的規律。如果不尊重自然規律,一個疾病,你這一次吃了十倍的藥量,快速好了,那麽,可能損傷了自己的肌體,下一次便不會如此快速了。


萬物都有底線,所以說,一個文明的社會也好,團體也好,在使用文字的時候,一定不能用極致的讚美,或者反對。也不能用統一的命令,或者禁止。不然,文字的豐富性一定會越來越差,直到有一天,那些受眾只能接受這些簡單粗暴的文字,一旦有豐富的有感情的文字出現,那些人便會覺得不舒服。


和簡單比,豐富是好的。和粗鄙比,修養是好的。和快速比,合理是好的。和禁止比,通暢是好的。和規定比,提倡是好的。

文字的豐富是一個社會的細節,差不多比喻了使用文字的人的面孔。如果一個社會裏的人,使出的語言和文字都是粗鄙的,那麽,這個社會團體的文明程度也是可疑的。

中國是漢語的母語國家,當日本捐贈的物品箱上貼著“豈曰無衣,與子同裳”時,我有一種深深的自卑感。雖然這一點並不重要。但是,我還是寫了一條微信朋友圈,和大家分享我的感受。是這樣的——小劄:是要對比一下才知,我們語言的匱乏。日本在捐贈給武漢的物品箱上,寫了一句“豈曰無衣?與子同裳”,而中國的捐贈基本是武漢加油。當然,這太不重要了。然而,仿佛,又太重要了。一個影響世界的漢語大國,丟失了基本的語言的色澤,只余下單調而狹窄的民族自豪感。

2020,2,3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