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仪

素履往,无咎。

连如何哀悼都要被规定时间、规定方式

今天的微信朋友圈有不少顺手转发哀悼疫情死难同胞的,几乎成了刷屏之势。

两个字:廉价。

大陆的不少地区已经出现了二次爆发的萌芽,又开始封城封小区,推特上也出现了甘肃临夏劝诫屯粮的文件图片。这场疫情还没有过去,就开始发动全国人民哀悼已经牺牲的同胞,那么那些正在死去的,和可能因为饥荒、失业、陷入绝境而自杀而将要死去的人们,他们是必须在春光明媚的复工复产经济复苏的图景下隐身么?就更不必提前线医护和火神山工人应得的补贴和工资都得不到的事情了。

那些生活在北上广深杭一线城市的人们,感觉到寒冬渐渐离去,生活似乎开始回到正轨。北京的天那么蓝,植物园的花开正好。今天响应国家号召,顺手发个朋友圈哀悼一下那些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可怜人们。

令我惊讶的是潘石屹的儿子居然敢发微博问秋实去哪了,我自己朋友圈里的那些发出哀悼朋友圈的人们,可知道秋实是谁呢?

当然我也笑我自己,人家就是不想知道啊。人家给自己寻这些烦恼干什么?如今还有心情在朋友圈里发自己花好月圆,事业有成,家庭美满,民族自豪,众志成城的人们,不能说他们蠢,或者瞎,没人真傻,大家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这个选择就是继续在国家规定的方式中生活。唯有继续搭着中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大家才有钱赚,才有好生活。其他人是怎么死的,怎么失踪的,在经受什么苦难,最好就别知道,别看见,反正影响不到自己。

而我也做出了选择。去年和几个大学同学基本相当于吵翻了。当他们看见香港理工大学的学生被围幸灾乐祸时我实在忍不住,就问你们看见这种情况至于这么高兴?反倒被他们说,你不要在这里跟我们说理,你有话怎么不去和理工大学的学生说去。就冲她这句话,我想我们这辈子也不用在讲话了。当然不独她自己,大部分我过去的故旧同窗基本商都不用再说什么真话了。好,如今其中一位要生孩子了,她的孩子将要降生在Covid19的阴影下。

今天被规定时间、规定方式的哀悼,就是时代的集体遗忘。李文亮已经被追认为烈士,政府想让这一页翻过去了。这就是给你们的交代了。

很多人天真地以为从此后不会有瞒报了,恰恰相反,从今后,更是要“瞒报”。真相是什么好不重要,重要的一是怎样上下其手利用信息不对称谋取自身利益,二是要在大方向上造成一个上级喜欢的结果。习要造成一个定于一尊如臂使指的体制,最后的结果是自己成了瞎子聋子,这就是古往今来暴君独夫走不出来的困境。

这个疫情今年都不会过去,中国经济的数字会踏着中国人的性命和血泪做出来。那些遭受飞来横祸都不知道怨谁而把所有的委屈和苦难自己承受,甚至选择自杀来解脱的人们,就是这个时代各位中产阶级继续花好月圆的垫脚石,也是这个时代杀人寝皮的权贵家族的盘中餐。

我真是惊讶,美国FBI竟然最近才得出结论中国的疫情数字是假的,英国首相竟然最近才为这件事情生气,但凡这些西方国家的间谍机构吸收几个曾经在大陆生活过的会讲汉语、有一定中国基层社会关系的人,这就不难辨认。只能说,全世界的中产阶级和权贵阶层,都不介意赚着中国的钱说几句瞎话,或者少说几句实话。结果就是今天这个局面,全人类一起受苦吧。

如果接下来,由于疫情、巴基斯坦蝗灾还有南极冰层融化等造成更严重的灾难,比如饥荒、局部暴动、极端分子针对华人的暴力伤害等,我不能说这是我们这些华人咎由自取。我只能说,这意味着精明的华人在全球制度套利的时代过去了。那些想要享受自由民主国家制度,却不愿意为了争取自己族群的自由而付出代价,甚至不惜与专制体制合作谋取利益的人们,从此也难以再有好日子过了。不用说别人,我也是这样,我也怕付出代价。

《自然》杂志登出了一篇文章,似乎是汇聚了西方多位科学家的研究成果,认为本次的病毒是纯天然的,不可能是人工合成的,更不可能是生化武器。好,假设有一个国家已经开始研究病毒性的生化武器了,没研究出特效解药的时候就泄露了,花了大价钱糊弄过去了,难道他就不会继续研究了么?当然不是,而是要以更严密的方式继续进行研究,直到研制出有军事价值的病毒来。对特定目标和族群,可以精准打击,或者说,对于不想打击到的人群得有解药。

我相信这世间有神明,今天在这段历史中所有起到作用的人,将来都会有一个判决,即便没有国际法庭进行审判,他们自己的造化也会给他们一个得当的结果。今天这个病的感染人数已经超过一百万,而像印度和美国这样的国家才刚刚开始。武汉刚封城的时候感染人数报出来的只有几千,按照这样推算,最终全世界感染的人数很可能超过千万。如果有一两千万感染,那死亡的人就要超过一二十万,这还只是直接因为这个病死去的人,不包括因为这个病的次生性灾害丧生的人们。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只是瘟疫,如果下半年全球缺粮呢?

如果人类经受了这一遭的苦难,仍然不明白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中国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是一个与人类命运息息相关的问题,那么就离真正的世界末日,不远了。

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因为我对我自己的同胞们几乎彻底失望了。在这个体制性培养无脑小粉红、体制性绞杀最有希望引领中国进入现代性的新青年的时代,我不再相信中国能够靠自己的力量和本国人民的抗争走出来。

如果人类要救自己,首先要打碎中国的防火墙。如果中国人一直得不到启蒙,整个世界将被拖进黑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