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開竅

开了吗?

一次葬礼


说起怀念的人,我可能不得不回忆起一场几年前的葬礼。


那是我奶奶的葬礼,奶奶享年81岁,属于自然死亡,得的毛病跟我现在得的毛病很像:吃不下饭。

这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参加亲人的葬礼,前面也说了,奶奶家在农村,此前我不知道,参加农村的葬礼原来这么可怕。

像上面这样说话,就要显得不孝了,我打心底是不能理解这些形式主义的,妈妈说:不搞这些形式主义,别人会说闲话,农村里全是闲人。

我这话的意思并不是说形式主义不好,形式主义挺好的,我写个文章也还得加一张封面图,感觉自己跟写杂志似得,多像回事。这种必要的葬礼环节,每一项都完成以后,我现在回想起来也挺像回事,奶奶生前要是看到这么真诚而隆重的场面,估计也不会闹得吃不下饭。

那次葬礼除了出乎意料的形式主义,还有出乎意料的热,很多户外暴晒环节都让我崩溃,我们作为奶奶的亲子孙,出来暴晒是应该,很多不怎么亲的亲戚也要暴晒,真是太惨了。

他们一方面要花钱来参加葬礼找罪受,另一方面我们不搞这样隆重的葬礼,他们就要说闲话。人简直就是喜爱互相折磨。

我弟弟是这次葬礼最精彩的内容,前面说到他是一个情商很低的极客,这也是他第一次参加葬礼,他话不多,一般也就是亲戚问什么,他回答一下。

很多年没有在农村过暑假,大家彼此不熟,桌上一位老大爷跟弟弟喝酒,说:孩子长这么高了,我都快不认识你了。弟弟说:我也不认识你。还有一位亲戚跟弟弟说:你以后可要孝敬你爸爸妈妈啊。弟弟说:恩,等我爸妈死了我会劝我他们捐献遗体,这样比较环保。弟弟很在乎环保,烧花圈的时候他气得跳脚,说这些傻逼花圈,又浪费钱又不环保,太傻逼了。

我没有弟弟这么直率,怂很多,不敢说出来。

当然我们一家都表现得不怎么好,奶奶的其他孩子都比爸爸哭的凶,原因是我爸爸根本没哭,我爸爸应该挺不开心的,没想到年轻时绝交了那么多亲戚,还要在葬礼上跟他们碰面,亲戚真是连拉黑都解决不了。

写到这里还没有表达我对奶奶的怀念,说一句大实话(可能引来骂声),整个服丧的过程都让我累得没精力难过。反倒是几年以后的现在让我想起她。

奶奶是个美貌且爱财如命的女人,但性格和处事方式遭到质疑,我跟她不熟所以不知道她的内心,生前很多事似乎不受她同村人的喜爱,所以这次的葬礼,除了奶奶两位亲女儿的间歇性假哭,现场也算是吃吃喝喝,有说有笑。

我关于和奶奶的记忆都是在6,7岁的暑假,我记得当时爸爸给他巨额的费用来照顾我跟弟弟,嘱咐奶奶给我们买好吃的,但最后我们都没吃到,只是吃一些豆腐青菜,后来发现爸爸会打电话来问我,监督奶奶消费的怎么样,才明白大家都知道奶奶喜爱钱,藏有大量的钱,生活节俭喜爱存钱。也许奶奶生前太不受人喜爱,内心崩溃,故意挑了这种酷暑去世,来折磨我们这些不怎么孝顺的后代子孙。

奶奶如今去世了,她也不会变得光辉伟大,当然每个人死去,都不应该忽然变得光辉伟大,“死者为大”本来就是糟粕文化。

但我这样,似乎也过于冷血了,我可以在情感上怀念她,但是……没有但是好了。

社區活動提案:「我最懷念的人」徵文活動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