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xh66

文字爱好者

序言: 新的中国,新的世界

作者:Kai Strittmatter 译者:yxh66

    我们曾经了解的中国已经不存在了。那个伴随了我们四十年的中国--“改革开放”的中国--正在被另一个新的中国代替。我们该正视这个事实。正在中国发生的一切是前所未见的。一个新的国家和政权正在诞生。此外,我们也该正视我们自己。我们准备好了么?因为有一个事实正在越来越清楚:在未来几十年,对我们民主和对欧洲的最大挑战不会是俄罗斯,而会是中国。在它的国境内,中国正在建造一个完美的监控之国;它的心灵工程师们再次尝试塑造“新人类”,那曾是列宁、斯大林和毛的梦想。这个中国还会试图按照自己的想象去塑造世界其它地区。

    中国共产党(CCP)正在把它的领导人习近平捧上神坛,自从毛泽东之后这从未发生过--苍穹之下唯他独尊。中国再一次有了一个“舵手”。习是几十年来最有权势的中国领导人,他统治的又是几个世纪来最强盛的中国。一个野心勃勃的民族,正准备着让自己从经济上、政治上和军事上都变得更加强大。而西方的自我毁灭正呼应着这样的民族崛起,犹如上帝送上的礼物。利用二十一世纪的信息科技和技术带来的控制和操纵的先机,这个政权掌握了之前任何一个专制政体都没有的权力工具。习和他的党正在重新发明信息时代的独裁,用来对抗西方的制度。这将对全球的民主产生巨大的影响。

    仅就中国国内来说,共产党的计划也许有点好高骛远,但我们不应低估了一个独裁者对于贯彻他意图的决心。这个国家不仅有能力毁灭生命,也可以清除思想,然后重新格式化这一切。从1989年天安门惨案至今所发生的一切,已经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2019年6月4日是天安门事件的纪念日,三十年前,民主运动被粗暴的镇压,党完全有理由来庆祝这一天。回望这个事件,这次暴力行动非常成功--比当时任何人所能想象的都还要更成功。屠杀的鲜血带来了党的新生,也借机展示了思想控制机器的威力,那是远在数字时代之前就发生的。在中国国内,惨案的记忆几乎被清除得一干二净;举国上下都成了失忆症患者。中国国产党和乔治·奥威尔都深刻理解了这句话: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

    如果事情变得更坏,那这是一个来自未来的消息。从目前看,事情正变得越来越坏。所以我得写这本书。我开始这本书的时候,唐纳德·川普刚当选了美国总统;这本书写完的时候,中央党校的《求是》月刊发表文章“历史选择了习近平”。历史的潮流通常是缓慢沉静的,我们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被裹挟其中。而今的现实则不同:这个时代的潮流正渐渐汹涌。对于我们、对于中国,都有一些事情在发生变化,而我们彼此已无法分隔。

    在这个新的时代,我们已经放弃了事实真相;西方深陷于“虚假新闻”,操弄着“被选择的事实”。当然,对我来说,这不是什么新鲜事。我在这样的环境中已生活了二十年,除开2005到2012年在土耳其,我其余时间都生活在中国。八十年代的时候,我曾到中国留学;从1997到2005年,我作为一个记者在中国工作,再然后是2012到2018年。

    毫无疑问,从政府这个机构诞生至今,它就与谎言相伴。但对于我们西方人来说,发现准独裁者就出自我们中间和独裁者回归仍然令人震惊,更别提随之而来的作为控制工具的无耻谎言。我们曾经天真的以为与独裁相关的技术和政体都已经被废弃。结果呢,在被许多人视为民主楷模的美国,唐纳德·川普被选举为最有权力的总统。这个人,卖力的表演着他的仇恨和无知;这个人,正在摧毁我们过了几十年的优渥生活的民主根基;这个人,也许会把老对手中国推向一条错误的道路,与此同时,这个人又毫不掩饰对于中国统治者无限权力的称颂;这个人,还试图给欧洲套上笼头。川普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世界各地的独裁者们寻找着各种机会,和自己国家的民粹主义鼓吹者们沆瀣一气。一场完美的风暴正在酝酿,它会摧毁欧洲和全球的民主。所有人都在讨论川普和俄罗斯人,而对中国的讨论却远远不够。

    习近平对他的国民和全世界都誓言会有一个“新时代”--他也的确在建立一个新的中国。而中国人民和全世界都有充分理由觉得紧张。邓小平的解决之道是实用主义,而习近平则回归到意识形态至上:他以多年未见的力度和专断来宣讲马克思列宁主义--当觉得马克思没啥市场时,他又加上了孔子和狭隘民族主义。邓主张开放和向西方学习,习则试图再一次闭关锁国。

    习并没有违背党组织的意愿强行推动这些事,恰恰相反,事实上他是在更快更准确地完成党组织最隐秘的愿景。最近在私底下扪心自问的党员干部(本章注释)不在少数:什么是对党有利的?--这个党承载着一个僵化已久的意识形态,这个意识形态来自一百多年前那个早已逝去的时代。在党散发出腐朽气味的时候,习给予它新的力量和纪律;在党死气沉沉和彷徨四顾的时候,习赋予它新的目标。作为回报,党把习送上了万神殿--称颂他为党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并赋予习几乎无限权力。

    习正在提醒每一个人,党曾经打赢了内战统治了这个国家。新中国就是胜利奉献给党的礼物。在中国,军队始终属于党而非国家。这个国家,同样也属于党。而党呢,看起来现在已属于习。党把自己奉献给那个赋予它意义的强者,他在把一党专制变回个人专制。

      党称习为“社会主义的大救星”――实际上意思是“我们权力的大救星”。前苏联的命运深深地困扰着习。他曾说过一句话“竟无一人是男儿”。当然,中国肯定不会如此。中国现在有了他习近平。而且是终身制。今天,几乎没有人还在预测这个体系何时崩溃,党也终于再次拥有了做长远打算的能力。2024年对于党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到那时,它就超越了苏共,前苏联那个失败的大哥,中国共产党将成为历史上存活最久的共产党政权。

    西方该放弃那种一厢情愿的想法了,正如那个写《中国幻想》(注1)的高明的作者多年前就揭示的:经济上更加开放和繁荣会自然而然给中国带来政治上的自由化。很久以来,尽管所有的证据都是反证,人们却始终坚信那个让人放心的实用主义的观点,那就是只要我们持续和中国进行贸易,它就会开始仿效我们。说到底,这从无先例。这个共产党和世界上出现过的其它共产党都不一样。它吸收了资本主义的精髓并转化成“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它是一个具备非凡适应能力的实体。(注2)它从未放弃它的专制内核,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个国家的机体内部,甚至是党组织自身,都发生着各种改革、自发的争论、令人惊奇的探索和勇敢打破禁忌的尝试。

    到了习近平时代的中国,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他平息了所有超常规的运作。习的首要任务是要证明专制能让中国变得更加强大;要实现他的“中国梦”也需要更有力的一党专政。习正在让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转向:他的中国不再用经济成功来作为标准。从今往后,政治控制将主导一切。他的党不再会分权给政府、私营企业、公民社会、媒体--他们都在渴望哪怕一丁点自由。习却再一次夺走了这一点点自由。在他的第一个任期,他成功地牢牢控制了被危机感笼罩的不安的党。习接手的是一个多元化的、生机勃勃的、不断挑战边界的社会,他却极尽所能地“和谐”了这个社会--这是中国特色的词语--意即扼杀异议,让党的意志能传达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自认为清廉的习,正在清洗这个国家和党,包括各种意识形态。他要把中国的每一个犄角旮旯都置于自己的注视之下。在习的领导下,这个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像一个全知全能的神坻。

    当下,习已经一只脚向后退了一大步。本质上习是个列宁主义者。所以他渴望更多的权力。很多人把习和毛进行比较,其实这样的比较有失偏颇:毛自始至终都是个叛逆者,在群雄并起的乱局中发迹。而习则推崇控制和稳定,因此从许多方面都和毛是对立的。习缺乏革命精神;他是个技术官僚,擅长在党组织的巨大机体和迷宫中游走。

    但在毛的众多遗产中,有一个实验再次被提上日程:中共再次开始实践完全思想控制,试图生产出“新人”。但对于这第二次尝试,党表现得非常乐观:中国的专政已经装备了二十一世纪的最新工具。习的另一只脚已经大步跨进了未来,那是许多其它独裁者们追寻已久却没有觅得的。党对互联网的恐惧和焦虑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它已经爱上了新科技。中国在信息产业的投入大于其它任何国家。党相信,运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AI)可以创造出控制机制--引领未来科技并防范自身机体的危机。

    与此同时,运用同样的技术,它可以创建前所未见的完美的监控国度。理想化的结果是,人们甚至看不到监控,因为监控已经被植入被监控者的大脑。这个新中国将不会像毛时代那样,成为一个用禁欲苦行和纪律来控制的大阅兵场;而是一个外表类似乔治·奥威尔的《1984》和奥尔德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的混合体;在这里,人们欣然而忙碌,并完全自发的充当监控者和被监控者。当然,对于绝大多数对象而言,国家机器的潜在威胁将始终存在,那是这个党的宇宙的背景辐射。(注3)

    举例来说,这个新的中国的中枢之一,将是“社会信用系统”--这个系统将在2020年启用,实时记录每个中国公民的所有行为和交易,汇总出每个人在经济、社会、道德方面的信用总分,然后给予奖励或惩罚。如此一来,这无处不在如影随形的算法就能创造出经济上具备很强生产力的、社会上非常和谐的和政治上非常合规的个体,该个体会对自己的每一个行为进行自我审查和自我修剪。如果说以前党需要的狂热的信徒,如今,只需要沉默的同谋就足矣。如果习和党的这个计划成功,那就意味着披着数字外衣的极权主义的回归。对全球的独裁者来说,则意味着一条通往未来的捷径:一套可以从中国订购的新型操作系统,甚至还附带了维护合同。

    这个愿景最终能在这个国家实现么?今天的中国,比以往任何时代都要更加多元化,新兴中产阶层的消费欲望和梦想和其它国家别无二致。这也是过去这些年共产党努力要实现的物质目标。过去的几十年里,在党领导下,中国的城市史无前例地繁荣起来。党培养起来的这些中产阶层是对这个国家最满意的公民,也是党最忠实的拥趸。也许很快他们的呼吸也会更畅快:习近平已经决定要清除在中国城市上空飘散的雾霾。但困难仍然很大。中国社会正在迅速老龄化,而习还没找到治愈中国贫富愈加悬殊和分裂的良方。中国虽然号称追求共产主义,实际上却是全世界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首都北京的亿万富豪数量,在几年前就超过了纽约;国民们心知肚明,绝大多数的横财都落到了和党沆瀣一气的国贼手里。(注4)

    习的一人专制有其自身的风险。一个不久之前还具备良好适应性的系统被再次僵化,且拒绝批评和建设性意见。他的专横弄权在高层也召来了敌人和仇恨。习很清楚这些问题。这也是为何他继续鼓吹强国梦的部分原因。他也再次引入了意识形态的对手:西方。在所有团结民心的举措中,民族主义是最廉价的。这也是最需要引起西方重视的,因为这是过去曾经发生过的:如何遏制外国势力。习近平想要告诉全世界:中国正在重新引领全球。党媒一片欢呼:西方必须滚到一边去!资本主义和民主必须滚到一边去!现在我们有了“中国式方案”。

     在多年的韬光养晦之后,习近平领导的中共再次骄傲地宣称自己的先进性。习认为,中国式民主才是“最纯正的民主”,也是最适合中国的民主。宣传媒体声称,自由化的西方正陷入“危机和混乱”的泥沼。(注5)“变革的时代来到了!”美国在唐纳德·川普领导下的自我毁灭是上天给中共送上的礼物。欧洲各国这几年则忙于窝里斗和纸上谈兵,甚至都没留意到欧洲在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已开始缩水。我们还没有走到冷战那一步,但一夜之间,老对手的竞争又重新开始了。习正在向全球推销“中国式智慧”,就是他一人领导下的经济和政治模式。

     在中国,人们通常说是毛泽东赶走了侵略者;邓小平让大家致富;现在是习近平让国家强大,重新回到世界的中心舞台。按照“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共试图让中国经济在全球成为创新科技方面的领头羊。而它的“新丝绸之路”项目--宣传机构称为一带一路(OBOR)--不仅是一个全球的基建和投资项目,更像是一个按照党的主张建立全球新秩序的蓝图。中国的野心令人惊叹,但别忘了,这个国家已经几次让我们惊掉了下巴。中国早已是全球最大的贸易国家。在十到十五年内,中国会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还有什么比这更能改变世界的面貌呢?

    最关键的是,我们该如何应对?眼下,欧洲民主政体的公民们抱着随大流的心态被右翼民粹分子和准独裁者们随意播弄;更有不少天真狭隘的欧洲人以为他们的优渥生活是一种天赐。其实我倒有个主意。甭管他们愿不愿意,这些人就该被送到那些条件更差的国家去。每个欧洲人都要强制离开他们的温床,在外国住上一年。可以去土耳其,那里的民主正以光速在熔解。或者去俄罗斯,那里谎言和犬儒主义已经成了整个国家的生活日常。如此一来,人们就能突然醒悟,意识到现在他们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此一来,他们才能有勇气去面对这些事情必将导致的后果:暴政。

    最佳选择是送他们去中国,面对其野心、不计后果的生活节奏和对未来的坚定信念、每个人都毫不留情地和其他人竞争、对金钱和权力无止境的追求,这些欧洲人的反应恐怕难以言表。这地方让他们无法呼吸,但也许能让他们从昏睡和无知中被唤醒。也许能让他们受到足够的震动,去阻止在那些正在分裂他们自己国家的人们。如此一来,这些经验就能给他们提供勇气、力量和新的观念,去建设更人性化的、公正的、民主的新欧洲。其它的收获还包括,他们在中国可以享用比自己国家更美味的食物,还能认识一大批当地人,他们优秀、热情,相较于中国的这个体系,你会对这些人的干劲、能量和勇气倍感吃惊。

    西方民主社会是时候去清醒正视来自中国的挑战了。一个自信的、越来越独裁的中国,每天都在改变游戏规则。这再也不是那个乐观主义者曾经梦想过的中国:当经济增长到类似的阶段,会走上南韩或台湾的发展道路,走向民主。它将是一个具备强大经济实力和对未来有清晰愿景的列宁主义专政国家:这个中国希望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重新构建世界秩序,成为他国的楷模,输出各种标准和价值观。请不要误会:这些标准和价值观不是“中国的”--它们是列宁主义专政的标准和价值观。中国正在兴建全球网络,扩大其影响力。自由民主社会面对这样的新中国的时候,正值西方社会在走下坡路--它在过去几十年里建立的世界秩序正滑向一场危机。

    欧洲需要睁大双眼。毫无疑问,我们应该也可以继续和中国合作并往来。但前提是要去了解中国正在做什么、可能的意图是什么。中国模式--新独裁主义对互联网和新科技的财政投入--不仅效果显著,而且正在扩散:俄罗斯、沙特阿拉伯、越南和柬埔寨等国早就以北京为榜样,因为它在如何操控公民和互联网上是卓著的开拓者。以前的传说是资本主义会给中国带去自由,现在发现的确只是传说。以前还曾有说法,互联网会削弱中国的一党专制。现在看来,中国正在削弱资本主义和互联网。

    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的体制比中国的更好、更人性化。但人们常常忘了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虽然我们欧洲人也许的确住在最宜居的地方、也处在最优渥的时代,但这样的生活--免于战争、暴政和恐惧的生活,相对于人类的漫长历史,绝对是一个异数。它以前是--现在也仍然是--一种非常罕见的例外。在人类的文明史上,绝大多数的人民是生活在部落、氏族、王国、民族国家,在那里,欺骗和苛政、腐败和暴君、迫害和国家恐怖主义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那些和稀泥的所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自欺已经太多了。从历史看,更多的时候一切都没有变好,从现实看,仍然是一塌糊涂。在欧洲我们每天都要提醒自己:“世界以前没有这么美好。世界也不会一成不变地继续美好。” 所以我们必须关注中国。


   这本书就是写给那些,不论因为什么原因,无法亲自来北京、上海、杭州、成都或深圳过上一年的人们。本书分成三个部分,当然可能有些部分是重合的。

   第一部分是探索专政的传统机制:它如何把公民与真相和现实隔离,在这个过程中如何编造自己的一套语词;它在必要时如何实施恐怖和压制,虽然说宣传和思想控制是它的首选;为何它必须反复诱使它的公民全体失忆。它是如何爱上互联网的:对二十一世纪无限可能的第一个预示。

   第二部分是专政统治在中国的重生。党正在创建一个前所未有的国度,在科技的助力下,不但能给经济强力的助推,而且同时还能剖析人民的头脑,让他们最隐蔽的思想都曝光。中国如何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方面很快将超越美国,在哪些领域已经超越了。为何党会相信,在人工智能帮助下,它很快就能“事先就发现有人在计划干一些坏事”--这是科学科技部副部长的原话--甚至那个嫌疑人自己都还不知道自己要干坏事。党是如何运用“社会征信系统”把人民分成值得信任的和不值得信任的,然后制定计划来保证很快“所有人都会按照规范来行事”。它是如何禁止那些已经被认为失信的公民乘坐飞机和高铁。专制政体一向以来是如何制造出扭曲的思想而非坦白的真相。

   最后的第三部分将分析,所有这些是否会有用,如果真的有用,对我们又意味着什么。它会概述中国共产党在全球与日俱增的影响力,它又是如何从西方民主的衰落中获利的。它还解释了,为何说到底,未来取决于我们能否及时重新发现我们的力量。


     


本章注释:干部,从军事上解释,是一个小队的士兵或军官。但在共产主义语言中,尤其在中共的语言里,干部是指单个的党的官员。



全书尾注:

1. James Mann, The China Fantasy: Why Capitalism Will Not Bring Democracy To China, London 2008 《中国幻想:为何资本主义不会给中国带来民主》

2. 更多关于共产党对实验的愿望和改变的能力,参考Sebastian Heilmann,Red Swan:How Unorthodox Policy-Making Facilitated China’s Rise,Hong Kong 2018 《红色天鹅:超常规的政策制定如何促进了中国的崛起》

3. Stein Ringen, 一个在剑桥大学工作的挪威社会学和政治学学者,称中共的统治为“完美专制”,并命名为“控制主义”:虽然这个控制主义很精致,并不完全依赖那无所不在的恐怖,但恐怖所带来的威吓是无所不在的,这样的威吓依靠国家机器的暴力来支撑,并让公民们意识到这种威吓无时不在。(The Perfect Dictatorship: 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 Hong Kong 2016)《完美专制: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4. 一个代表性的事例是《纽约时报》披露的关于温家宝的案例。到2013年,温一直都是中国的总理,国家媒体一直宣传他是谦逊和亲民的“温爷爷”。《纽约时报》透露,在温结束任期的时候,他的家族聚敛了约27亿美元的财产。来源David Barboza, 'Billions in Hidden Riches for Family of Chinese Leader' NewYork Times, 2012/10/25 《中国领导人家族中的隐身富豪》https://www.nytimes.com/2012/10/26/business/global/family-of-wen-jiabao-holds-a-hidden-fortune-in-china.html

5. Li Laifang 《开明的中国式民主让西方蒙羞》 新华网2017年10月17日评论员文章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17-10/17/c_136685546.htm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