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miko

“任何时代都不是艺术的时代,但我还是要写。”

我的疫症生存报告|与春天失约

1. 你在哪座城市?2020年的除夕,你是怎麼過的?

  在我的家乡山西,北方的一座小城中度过。

 这大概是我过的最分裂、最痛苦、最揪心的一个除夕了,家里的年夜饭也不像往常,就是很普通很简单的一顿饭,爸爸妈妈过年的情绪也不是很高涨。电视上一如既往放着春晚,歌舞升平齐聚一堂,歌颂着我们的大国,如若不是陪家人,我大概也不会想看这样一台“强奸”了我审美和思想的晚会。还清晰的记得,电视上在歌颂欢呼的时候,朋友圈里都在疯狂转发武汉医院物资告急请求援助的消息。微博上更是笼罩在一种紧张的情绪中,大家都很着急,但是唯一能做的好像只有不停转发和捐钱。网络和电视像是两个平行世界,但是2020年的除夕,它们的确交织在一起,同属于一个现实世界,成为庚子年的魔幻现实主义巨作的开篇。


2. 你的口罩儲備有多少?講一個關於口罩的故事吧,你親歷,或者聽說的都行。

我们家的口罩最开始是1.21,我在屈成氏买了40个,那时候大街上都还没有一个人开始戴口罩,但是我很警觉,从官方终于开始放消息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太对头,然后看到英国建模型预测至少有1700+人感染,跟官方给出的数据差不多差了两个0的时候,我就知道肯定很严重了,然后告知家人这两天出门要戴口罩,但是无奈小城市资源实在匮乏,不要说n95,就连医用外科口罩,在我去各大药房问的时候,都没什么人知道医用外科口罩是什么。

关于口罩的故事,自己还没有经历过,但是在网上看到了很多,有感动的,有恶心的,讲一个最近看到的印象深的,前两日李医生去世后,有人在网上发起活动,号召大家在口罩上写下“我们要言论自由”,然后自拍发到网上。我在想如果我们可以正大光明上街的话,这就是我们的v字面具吧。


3. 疫情有直接衝擊到你的生活嗎?如果有,講講是如何衝擊的吧。

有,现在被限制在小区中不可以出去,身心都很难受,全家人只有妈妈可以出去上班和采买生活物资;我有一个本来在进行中的摄影项目,现在也受到了很大阻滞,创作受限;然后其实今年六月份我就大学毕业了,这学期本来应该去实习,现在看来也不行了;和男友的异地恋被意外拉长,很难受。


4. 疫情發生後,最令你意想不到、或對你觸動最大的一件事是什麼?

大概是政治立场真的会影响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这件事吧,看到最近不少人在说因为这件事看清了很多人,然后要么拉黑删除,要么断交。很多人为了避免影响人际关系而避谈政治,但是也有越来越多人去关心政治勇敢发声了,即便会影响到与他人的关系。


5. 你覺得疫情會很快過去嗎?如果不會,你打算怎麼安排接下來的生活?

我希望会,但是现在看来应该是不会了。

现阶段在家多陪陪家人,也多充实充实自己吧,跟男友约定几天一起看同一部电影然后再相互交流;然后下了不少感兴趣的电子书的PDF在看,也在慢慢磨英语(哭),但是每次看到更恶心更荒唐的事发生都会告诉自己要再多背几个单词。


6. 你從哪裡獲得有關疫情的最新信息,可以列出三個你最常看的來源嗎?(若是臉書專頁、微信公號,Twitter帳號,請儘量具體列出)

首当其冲是微博,虽然404掉了很多,但是现阶段依然是公共信息传播力和影响力最高的平台,然后是推特、端传媒和微信公号。


7. 你每天花多少時間來刷疫情消息?你相信你看到的消息嗎?一般是什麼因素會令你產生懷疑?

没有计算过,反正只有时间就在关注,好几天都是看到半夜两三点还难过地睡不着。

我对“只有一种声音”的官方始终怀疑和不相信,但我相信我看到的那些有关人与人之间的善意和爱的消息。没什么因素,直觉,再加上他们的一贯作风来判断。


8. 疫情影響了你與他人的關係嗎?比如家人、朋友、鄰居或網友。

有,前两天很难过和一位曾把酒言欢过的朋友因为这件事的观点不同而分道扬镳了。


9.  疫情讓你遭遇了什麼倫理難題嗎?如果有,是什麼?

暂时还没有。


10. 等到危機解除,你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飞奔到男友面前拥抱他,接十分钟的吻。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 不明白 · 別忘記

我的疫情生存报告(2020.2.8)

【問卷】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