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人秦二
越人秦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不夜侯雅舍-第二十回

樂邪的決定

兩個人出了古恆的神識,便各自忙去了。

一個是庸庸碌碌太久,忙著出去放鬆一下玩樂去了;另外一個則是因為叫下屬出來當沙包,忙著幫下屬療傷去了。

作為一位已經單獨過了五萬年枯燥乏味生活的前輩,非常能理解那種被束縛的心情,便由著古恆出去玩樂。

陳不夜將店交給了漱心,自己回去魔界一趟,畢竟天刑只是一位中等魔將,雖然只是練習,當下自己也留了一手只是困住天刑,但那樣被古恆重擊還是會元氣大傷,對於自己下屬的傷勢,陳不夜還是挺上心的。

趁著身邊這兩人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情的時候,陳不夜變回遠古時候的裝扮,回去魔界一趟。一回去就看見了正在打坐的天刑,而一旁有樂邪正守在身邊。

"我來吧。"陳不夜說完便逕自走到了天刑的身後盤腿坐下。

他將雙手搭在天刑的肩上運氣,只見天刑的氣色從原本的蒼白無血色,似乎漸漸變得紅潤。

其實要幫魔界中人療傷並沒有特效藥,若要快速療傷,只有天界之人可以做到。不過必須自損修為才行,畢竟一不同界、二不同種,快速療傷也要付出一點代價。

所以經歷一連串不少事件的陳不夜,此時非常虛弱了。

說起魔界人真實的長相,除非刻意隱瞞幻化,否則魔界的人長相幾乎是清一色的醜陋無比,包括眼前的天刑和樂邪。

陳不夜不希望他所管轄的魔界有蠱惑人心的行為,所以一律不准他們在自己的外貌上大做文章。畢竟魔界的人的天性,和其他兩界不同,他們本性太過奔放、直接、不擇手段,這樣的性格太過的時候,就變的自私、霸道,便很容易和人發生衝突,甚至因為衝突傷到旁人,所以這樣的天性若是萬一再加上那樣或美、或俊俏的外貌,發生燒殺擄掠的事情是早晚的。

尤其最容易因為外表,而雙眼被蒙蔽的就屬凡人了。

由於凡人沒有靈通神力無法看見被美化過的外表,他們相信雙眼所見就是事實,所以說凡人是最容易被蠱惑的。

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

若是魔界的人不幻化外表,原本就長的奇醜無比,那樣的性格加上外貌還能蠱惑誰?

不過若是有其他任務需要改變外貌的,就不再此限制。

其實陳不夜的本意就只是練習而已,心裡並不希望他的魔將們傷得太重。但是他的心思古恆並不了解,現在的古恆就是一介凡人,為了盡快回到以往的實力,在練習時必然是毫無保留全力以赴,要想更上一層樓,那麼手下留情是不可能的。

他雖然保有遠古的記憶,但也僅僅是記憶,很多事情並無法像在天界時敏銳感受,例如陳不夜的心思。

陳不夜也慶幸現在的古恆在感受上較為粗枝大葉,否則萬一被他摸透了自己的想法,那麼練習的效益就有限。畢竟身為凡人要去摸透神的心思,是有些難度的。

不久,陳不夜療傷完畢。

他伸了一個懶腰舒了口氣,然後緩緩轉身看著樂邢笑著說道:"療傷期間你一直守在這裡?"

"是。"

"本座實在好奇,你和天刑就像死對頭,兩人說話就吵、見面就打,除非是有公事在身才能相安無事那麼一陣子,照理說你應該恨不得他消失不見,現在在這裡守著是為何?"

"屬下記得夜魔神君的諄諄教誨,您叮囑過同僚受傷時,必須要照顧重傷的同僚。"

"哦?剛才我也叫了不少低等魔兵,怎的不見你對他們如此上心?"

"方才那些魔兵是夜魔神君以自身氣息幻化,並非真正的魔兵魔將,所以屬下才未有更進一步的行動。"樂邪趕緊低下頭揖禮解釋。

"不要慌張本座沒有責怪你。"陳不夜起身逕自說道:"這麼多年過去,我真心感謝你們魔界兵將為我赴湯蹈火,卻從來不曾實質上為你們做過什麼。要不是今天要讓古恆回復到以往的實力,我還不知道原來最偏心的是我,你們為本座付出這麼多年,到頭來卻明明白白地冷落了你們,想必你們必定頗多怨言吧。"

"屬下不敢這麼想。"樂邪更加慌張了。

"對待魔界中人自有對待的方法,對於你們中等魔將以上的不能以普通的方法對待,相較一般的魔,你們是有比較有悟性的。"

"現在有更重要的任務要需要你們協助。我煉了一百顆極品練氣丹藥,你和天刑各分一半,吃完後運氣練順我再替你們灌注靈氣,把你們的等級提一提。原先我是想派魔界大將出馬,但是這段期間是地獄的重要日子,他們全部都在地獄執行閻王交付的任務,時間上怕是來不及趕回來幫我抓捕魔物。"

說完他丟出一個小瓷瓶給樂邪,裡面的丹藥非常小,只有米粒大小,但是每顆丹藥所蘊含的能量都是無可限量的。

從中等魔將直接把等級提升到大將等級,光靠這些丹藥遠遠不夠,還需要靠靈力強大的天界人士加持才可以,陳不夜即便現在虛弱,卻也在強大的名單裡排的上。

"急需用人之際也只能用揠苗助長的方式,也許無法理想,但多少也有成效。現在天刑正在養傷,我希望由你先提升,就算一百顆極品練氣丹都給你服用都沒關係,之前在凡間沒事我煉了很多,天刑的部分我能再另外給。當然,要請你幫忙也不是白幫忙的,我答應了天刑要讓他去凡間輪迴八世,只要你能協助我,時間到了我讓你跟他一同去。"

"夜魔神君,屬下和天刑並沒有您所看見的那麼好,一同下凡的話……"

"現在關係不好就不好,"陳不夜笑著說:"反正日子長得很,未來很難說,等你們到了凡間,過往種種都會忘記的,包括那些不愉快。該怎麼說呢,遺忘也是神賜予平凡無奇的人們最好的禮物。"

魔界的人能投胎的都不多,所以他們對於投胎這件事,自然並不了解。這些他們不知道的事情,全部都是口耳相傳,一切都是聽來的。

聽來的沒什麼真實感,所以陳不夜說的話有些令人難以置信。

只見樂邪聽得呆的入神,表情帶著一絲懷疑。陳不夜看了一眼又笑著說:

“我知道你們打打鬧鬧久了,一下子要變的相安無事看起來好像不可能,去凡間是一個機會,也許你們關係會變得更差,但也許會改善不少。而且他去凡間的日子,你少了一個每天鬥嘴打架的對象,不無聊嗎?”

“……”最後那一句話聽起來好像有那麼一點道理。

"天刑做為可敬的對手,您說過我們到達這樣的等級,要珍惜身邊這些可敬的對手。"

"沒錯,我說過。"陳不夜笑的更加燦爛:"但是能夠真正遵循的,卻沒有幾個人能做到,你們就是那少數的幾個。何況能夠去人間輪迴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情,所以呢?結論是你的決定和意願如何?"

"機會難得屬下當然是想的。"樂邪在心裡告訴自己,投胎不是為別的,是因為無聊所以才答應一起輪迴的。

"所以按我說的去做便可,先好好照顧他,順便加強自己的魔靈氣息和攻擊術,等完成任務你們就可以一同去人間輪迴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