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人秦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不夜侯雅舍-第十六回

誰喜歡誰~?

現在知道所有一切的只有玄英,古恆很想知道在他沒有任何記憶的那幾萬年,陳不夜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時機還沒有到,現在答案尚不能揭曉。

工作是咀嚼、消化並且細細品嘗凡人的悲傷痛苦,背負那樣令凡人不堪的回憶,是極沉重的負擔,即便是身為神也同樣吃不消。到底當時陳不夜迫切想要的是什麼,為了那個原因讓他心甘情願的往火坑裡跳。

達成目的的條件,必須日日品嘗消化凡人的自我嫌惡的情緒,如此煎熬難受的日子,長久以來,陳不夜竟是自己一個人獨自承受了......思及至此,古恆不敢深入去想那份苦澀,心裡有一種說不上的痛楚。

唉,濃濃的哀愁......很難轉換成開心的情緒。古恆拿著一杯熱茶又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幾個月下來除了練功之外,便是和漱心陪著陳不夜喝那些不加掩飾的茶,心情鬱悶的越加沉重,連漱心原本那癡迷望著陳不夜的眼神,都蒙上了一層陰影。為了驅除不開心的心情,練功的時候古恆顯得特別賣力。每天如此的賣力練功,竟意外地進步非常神速,也能算是因禍得福?

今天像往常一樣古恆打開了自己的神識讓漱心進來當觀眾。

"二哥好厲害。"漱心眼神充滿著崇拜。

自從上次被古恆糾正之後,漱心改變了稱呼。因為先認識陳不夜,所以稱陳不夜為大哥,古恆則為二哥。

"更厲害的在後面。"

古恆才一收功.,放眼四周還是剛剛練功之後留下的滿目瘡痍。只見他對著慘不忍睹的環境勾一勾手指,四周迅速恢復了完好如初的景象。

"二哥好棒呀,您又更厲害了。"漱心忍不住拍拍手笑著說。

"那當然,每天盡全力練功都還不能進步的話,也太對不起天界大神創造我了,之前一直得不到要領,最近幾次總算被我領悟到了。"古恆的臉龐揚起了不可一世的笑容。

果然鬱悶的時候就是要尋到機會聽聽小女孩的讚美,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天界大神?二哥是大神創造的?大哥身邊也有和您一樣漂亮的光芒呢,難道大哥也是大神創造的?"

"是啊,他也同我一樣是大神所創,只是他忘記了。"說完古恆的笑容漸漸淡了:"我不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忘記了很多關於我的事情,應該說五萬年以前的全部記憶,憑空消失了。奇怪的是我也忘記了一些事情,只不過我和他相反,過去我和他的相處的千萬年我全部都記得,但是,我的記憶最後是停留在五萬年前,之後的五萬年我好像不存在一般。我忘記的那一段,對應的正是他所記得的。"

"而且月光他變得很弱,原本他應該和我一樣強,他......就算是再投胎有不該是這副模樣。"

"不該是這副模樣?唔.....大哥很漂亮,我很羨慕他這麼美呢,為什麼他原本不應該是這模樣?"漱心歪著頭,回想了一下陳不夜的面容問道。

"就算再美也應該是如同正常人一般的美,而不是像現在帶有一絲的缺陷。"

白子,皮膚顏色極白、眼瞳帶有異色也美,但不像正常人一樣可以在陽光下正常活動。陳不夜是長得美,但是按照古恆的記憶,陳不夜就算輪迴成凡人,也不應該是這樣帶著病態的。

"所以二哥認為大哥會變成這樣是有原因的?"

"對,凡事必有因,月光在凡間變成這樣一定是有原因的。現在還不清楚原因,總有一天會水落石出的,大神曾經答應過我會給我真相,現在我只能好好等待,直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話說回來......妹子,是不是該你了?"突然話鋒一轉,古恆直勾勾地盯著她。

"我?我怎麼了?......."

"該換你練基本功了,我來看著你。快點。"

"......"突然妹子的笑容定格。

"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想轉移注意力,以為用那些讚美我就會讓你偷懶?想得美。好吧,不能讓你白費唇舌,剛剛的讚美我全部接受了,不過該練的功還是要練。"古恆露出一抹邪性的笑容。

"......"被、被發現了。

"月光交代過,你才剛有實體,必須要時刻強身健體,要不然會比一般凡人更容易生病,生了病也不容易好,所以乖點啊,別總想著要偷懶。"

"......"好吧,大哥對我這麼好,不能白費了大哥的苦心。

於是漱心苦著一張臉,乖乖地先蹲馬步,然後再一個弓箭步,配合運氣開始認分的練起基本功。

古恆則是盡責的在她身邊指導著她,待她穩定了後,便不需要一直盯著,他就在一旁坐著休息。

最後,漱心打了一套太極拳,結束時做了一個金雞獨立,可使氣息平穩並養心凝神。

這個時候,陳不夜來了,一進來就看見坐在一旁發呆充愣的古恆,和抱著一條腿,正在做金雞獨立閉眼休息的漱心。

看樣子應該是練完準備結束了。

怕干擾到他們兩個人,他便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他們,看著看著他突然有種感覺,這兩個人好像認識,而且......有一種說不上的氣味相投。

之前古恆和漱心並不熟,所以兩人交流不多話也很少。自從他給了漱心造了實體之後,耗去了極大的修為,整個人變得贏弱不堪,必須要常常獨自打坐修煉,從那時候起古恆和漱心倆個人才開始漸漸孰悉起來。

平常他們三人一起相處,因為自己也參與其中,反而看不太出來有什麼不同,但是今天自己變成旁觀者,安靜的看著兩個人,倒是有一點不尋常的感覺。

是愛情嗎?

看古恆正在發呆的蠢模樣,眼光無神不知道已經飄到哪了,喜歡一個人眼光會不在她身上嗎?漱心就更不用說了,因為練功出了一身汗,紅撲撲的臉蛋,頭髮凌亂,看起來也沒有撥兩下稍作整理,若是真有喜歡的人在眼前,漱心還能是這副不修邊幅的模樣?.......不過漱心不修邊幅的樣子好像是第一次見。

陳不夜撫著下巴,來回的打量眼前這一對感覺奇妙的年輕男女。

"呼。"眼前正在金雞獨立的少女醒了,她放下抱著的腳,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然後呼了一口氣:"二哥我練好了。"

眼神突然一瞟,看見陳不夜正站在一旁,慌張地掠了掠散在額前的頭髮,然後又急匆匆的道:"我去洗個臉。"

"等等。"陳不夜拽住她:"剛練完功就洗冷水傷身,別直接沖涼水,可以用濕毛巾擦,把水擰乾一些。"

"知道了大哥。"說完漱心加快腳步走了。

看著她慌張離開的背影,陳不夜忍不住笑了。

若是喜歡一個人,至少就該像漱心現在慌張的樣子一樣。她喜歡自己其實陳不夜都知道,只是他也不忍心拆穿實情,讓少女情懷帶著滿滿的傷,於是就當做自己不知道她的心意,如往常一般對待她,就像對待自己的妹妹,也許哪一天有更合適的對象出現,連說都不必說,這份情意自然就轉移了。

看起來漱心的心上人並沒有改變,應該還是自己不是古恆,那麼那個奇妙的感覺來源,就是古恆?

"你來啦,什麼時候來的?"古恆拿著一支樹枝無聊的在地上亂畫。

"到一會兒了,看見漱心在練功便沒出聲打擾。"陳不夜走到古恆的身邊一起坐下。

陳不夜:"有件事我想再確認一下。"

古恆:"什麼事?"

陳不夜:"你和我真的很熟嗎?"

古恆:"那當然,我們倆人可是幾千萬年的至交,怎麼可能不熟?"

陳不夜:"所以對於身為好友的我們,接下來我問你的事情,你應該會知無不言吧?"

古恆:"那當然,身為好友這是必需的。"

陳不夜:"你是不是喜歡漱心?"

古恆:"............"說什麼?

陳不夜:"我說你是不是喜歡漱心?"

怕古恆沒聽清楚,陳不夜仔細的一字一字放大音量的又再重複一遍。

古恆:"......什麼跟什麼,我沒有喜歡她啊。怎麼突然問起這個?"古恆在確定陳不夜問了什麼之後,臉上的表情也起了微妙的變化,然後突然又來一句:"她喜歡的不是你嗎?"

陳不夜:"......"

這下換陳不夜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