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人秦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不夜侯雅舍-第十四回

開張後第一個客人

當他們從神識中回過來的時候,漱心也醒了。

漱心已經完全煉成實體,看起來已經是完完全全的凡人。為了怕有人曾經見過活著的漱心,陳不夜特地替她換了一張臉,一張完全沒有單純的稚氣,飽含內斂清麗的一張臉。

天光正亮,太陽高照,一掃前幾日陰雨綿綿的日子。

這麼多天沒有開張,不知道有多少心情不佳的人,沒辦法賣情緒而得到紓解呢,所以今天算是第一次帶著這兩個人談生意,趁機會讓他們兩人知道他到底在做什麼。

果然有一位男人推了門進來,他稍微看了一下陳列的茶葉,然後開口問:

"我是朋友推薦過來你們店的,他說你們店的茶非常特別,每支茶都有每支茶的故事,剛好最近我想送一位年紀較長的長輩禮物,不知道有沒有推薦的?"

"不如您坐下來,我為您泡上幾種茶讓您挑選?"

"也行。"

就像以往的那些客人一般,這位先生被陳不夜帶到招待泡茶的地方,然後兩人開始閒話家常。

古恆就坐在另外一邊擦拭茶具,漱心則在另一頭清理使用過的茶具。

喝了一口茶,那位客人突然就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時候他才不到十歲吧.....


自明倫有記憶以來,就覺得自己的母親非常的嚴厲,對他的功課要求非常高,他自然也希望自己能達到母親所企盼的標準,但是儘管他已經覺得自己非常努力了,功課卻依然不見起色,成績永遠都是在班級上的中間,甚至中間偏後,每每面對母親的責罵,他總是只能默默落淚。

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了,母親又一如往常一樣的戳著他的頭,指責他的腦袋跟豬一樣笨,而他依舊是噙著淚水,張大眼睛想看清眼前練習簿上的字,然後顫抖的手握著鉛筆,努力一筆一畫慢慢地寫好練習簿上的字。

每天晚上他都祈禱著每個明天,希望母親不要對他生氣,心情會好一點。

可是,再多的祈禱都是徒勞。

直到某天,明倫聽到了一件讓他無法相信的事情,他突然好像明白為什麼從有記憶以來,他的母親總是對他不假辭色,很嚴厲的對待他。

原來,他是第二手養子。

明倫剛出生的時候,原生家庭環境不好就出養他了,因為他出生尚不足月,仍在襁褓之中,於是很快被一戶人家領養了。誰知好景不常,那戶人家突然遭逢巨變,才幾個月過去,明倫又被再度棄養,這才輾轉到了現在的家庭中。雖然家中環境很好,但是他總覺得很孤單,很寂寞......

幼小的他,懵懵懂懂。

原來,母親會這樣,是因為自己不是母親的小孩。

原來,父親很冷漠,是因為自己不是父親的小孩。

母親在和友人聊天的內容,他清清楚楚的一字一句聽得明明白白,尤其是那句:那麼多孩子怎麼會選一個這麼笨的小孩回來?早知道他這麼笨,我寧可不要小孩。

那時他年紀小想法就是很簡單,聽到這樣晴天霹靂的消息,只感覺自己就是人家不要的小孩,而且是人家不要兩次的小孩,深深的遺棄感讓他的心理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自此之後,他沒有自暴自棄一蹶不振,反而更加努力想達到母親的期望。他每天在學校認真聽講,在家就看書練字,但是長時間下來,他漸漸發現天賦的重要性,他不是不用功,不是不努力,但是他的成績僅僅是進步一些而已,唯一的收穫就是字變好看了。

一點點的進步,並不能改變什麼,尤其是改變母親的態度,一點都沒有改變。他的努力向付諸流水一般,悄無聲息地隨水流漂遠。

於是他開始心灰意冷,不再努力在課業上,也不再費盡心思討好母親。在到了青春期的時候,他不再勉強自己,不顧一切的放飛自我,將叛逆期的少年詮釋的淋漓盡致。

未成年的他做盡一切壞事,偷竊、打架、賭博、抽菸、喝酒,甚至嫖妓.....就這樣一路跌撞撞的長大了。

雖然成年之後他收斂不少,但是感情方面,他依然是沒有任何改變。

因為從那段懵懂的歲月起,他便對母親產生了恨意,不自覺將那些恨意移轉到了其他女性身上,在他的心裡,女人就是刻薄且無情的,所以他將父親的冷漠學了十成十。

他從不付出真心,身邊的女伴一個換過一個,即便那些女人哭求不要離開,甚至尋死覓活的威脅,他依然不為所動,只有嗤之以鼻,輕蔑的瞧不起那般無理取鬧的行為,看見女人這般的哭求,他心裡才會好過一點。

後來他結婚了,他選擇了一個他不那麼瞧不起的女人結婚了,但是他依然無法對妻子給予真心,兩人就是相敬如賓罷了.....

現在他有了孩子已成為人父,理解了當年母親心中那點為人父母的難處,那份望子成龍的心情。

但是即便能理解,心中的結仍始終都沒有解開過。


"真奇怪,今天這樣隨便聊聊居然想起很多事。"明倫喝了一口茶笑了笑,感覺像是回到從前又活過了一遍。

"誰小時候沒那點事呢?"陳不夜笑著又替他倒了一杯茶。

"或說回來還真奇怪,來你這裡心情好像就好了那麼一點。"

"能幫到你就好。"

原本明倫陰鬱的表情,此時像是雨過天晴般不再晦暗;原本緊鎖的眉頭也舒展開了。

"若是有機會,你想不想把你心裡的傷治好呢?"

"想阿。"明倫摸摸胸口,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情此刻非常的輕鬆,不再像以前那樣緊緊的繃著:"如果以前那樣的感覺是傷的話,我當然希望像現在這樣,感覺舒坦多了。"

"但是,若是要將你的傷治好,必須要將那些不好的回憶變得很淡很淡,最後就會被忘記。那麼連同你那些曾經發生過的美好、快樂也會一併被抹淡遺忘,這樣你也願意嗎?"

"那時候哪有什麼好的回憶?"明倫不假思索的回道。

"真的不再好好回想,有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的?有些事情忘記了就不會再想起來了。"

"老闆你真奇怪,說的好像真的一樣。"

陳不夜露出了神秘的微笑:"漱心,第二個茶櫃裡有個木匣子,請將它拿過來。"

接過木匣子打開裡面是一張契約書。

"我當然是認真的,若你覺得這是不好的回憶,不如把它給我,這樣你心裡的傷也會慢慢的好起來,只是好與壞是並存的,不能只帶走不好的只留下好的,這樣你有願意嗎?"

"現在舒心的感覺好久沒有過了,我高興都來不及了,還有什麼不願意的。"

"畢竟屬於你的東西,我不能不問過你就強行取走,所以你若想好了就在契約上簽名吧。"陳不夜不再勸阻,攤開了那紙契約,明倫大筆一揮就在契約上簽了名字。

陳不夜走到茶櫃前,挑選了一下後取了一小罐茶,上面寫著「和解」。

"為了答謝你願意讓給我這份回憶,作為謝禮這罐茶送給你,希望你淡忘過去的傷痕之後不再帶有偏見,在未來能看見更多的美好。"

然後明倫就帶著久違的愉悅,帶著「和解」離開了不夜侯雅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