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人秦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不夜侯雅舍-第十二回

(edited)
魔神陳不夜與魔界

"我怎麼覺得陳不夜的店裡有些古怪?好像是一股不應該存在於人間的氣息。"玄英說道。

"不屬於人間嗎?說起來這間屋子倒是有一個......人。"古恆摸著下巴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嗯?"

怎麼有一種不妙的感覺,陳不夜這小鬼是不是做了什麼?

想到這裡玄英起身直接往內室的冥禪居走去,和剛才探視陳不夜一樣的推開門看了一眼,那裡靜靜的只有一名盤腿而坐的女子,此時他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玄英回到原本的位置,然後對著古恆說道:"原來如此,我已經知道他為什麼會那樣了,房間裡的女子就是陳不夜那小子重傷不癒的原因。他原本就是遠古以來極為優秀的仙靈之一,擅長佈陣、防守和治療,按理說治療就是他擅長的術法,為自己治療是小事一樁,沒道理這麼久還不好,"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他做了違背天理的事情,因為他為那名女子修了實體。"

玄英繼續解釋道:"你應該還記得我們天界之人有一條最重要的戒律,就是信守承諾。不論對方身份貴賤,抑是天神或惡靈、厲鬼,一旦我們對其許諾,就必須要說到做到,所以天界之人都知道,在自己沒有凡人之身的時候,千萬不能許諾。"

"這個我還記得。"古恆點點頭。

"陳不夜就是著了這個道。"

"漱心應該不是心懷不軌的惡鬼..."古恆有些心虛:"我覺得她沒有那種壞心思。"畢竟不太了解人家,話還是不要說得太滿。

"確實不是她,她的靈魂清澈漂亮很吸引人,心懷不軌的靈魂可沒有如此漂亮的光澤。我想也正是因為她的靈魂太過於清澈美麗,所以陳不夜才不設防的著了道,應該是一開始他就先做出了承諾,最後才不得不去實踐。"

"我記得若違背諾言的戒律,懲罰好像很嚴重。"

"說嚴重也不算太嚴重,懲罰就只是多輪迴幾次罷了,若不想以輪迴來當作懲罰,用幾千年修行來換也行,你們兩個都是天界優秀的仙靈,像這樣的懲罰對你和陳不夜來說是小菜一碟。
但是重點不是這個,比違背諾言的懲罰更嚴重的,是把那個女子的靈魂化為凡間實體。"

"逆天而行,違反天規是最最最嚴重的。"玄英補充道。

"那陳月光會怎麼樣?會死嗎?我隱約記得仙靈應該是不會死的吧?"古恆有點緊張。

"這個嘛,雖然偶有例外,撇除那些例外,仙靈基本上是不會死的,所以陳不夜沒那麼容易死,只是變得虛弱而已,為了造出實體他應該損耗了有一半的靈力吧?至於損耗多少,我沒有近他的身探他周身靈氣,不知道他現在真正的狀況。"

"一半?"古恆有些吃驚,一半的靈力也太多了,那可是半身的修為阿:"只是幫靈魂煉出實體,需要損耗這麼多。"

"他做的是逆天改命、違反天規的事,做違規的事情代價當然也不一般,所以因此而去掉半身修為是自然不過的。"

此刻瞬間,古恆明白了。

天地間的運行無論有形、無形,萬事皆有定律。

依照天定規則,三界之中只有凡間的萬物是可以擁有實體的,如果死去自然要去陰界,若要強行留在凡間也只能以鬼魂的形象出現。

漱心死去後變成鬼魂本來就是沒有實體,她才剛死,也不可能有什麼能力可以自己修煉,她為了留在凡間,靠著陳不夜的外力協助,替她的靈魂煉出實體,可不就妥妥的違反既定的天規嗎?

而且陳不夜再灌輸靈力給漱心的時候,一同把她原本該受的天譴,一同承擔了起來。

"照您這樣說算算時間,那時他遇到魔物其實修為已經大損了,才會無法設陣誘敵而受傷。"古恆道。

"現在的魔物越來越厲害,也越來越不受控制,陳不夜作為看守魔界的唯一魔神,憑一己之力確實吃不消。世道在改變,人心慾望太多、不滿足的人增加太多,有這麼多壞心眼的意念魔物自然被餵養的非常強壯,正因如此我才將你安排到他身邊,然後就是現在這樣,不用我再解釋了吧。"

古恆不可置信道:"您說......陳月光是魔神?他甚麼時候變成魔神了?"

玄英道:"過去我幫他不少,作為報答他就答應幫我守著魔界。"

玄英-坤靈大神,四大神中的最強者,掌管大地及陰、陽二界,也包含凡人運數,更特別的是他同時也是魔界的守護人。遠古以前的魔界其實並不可怕,實際上魔界是鳥語花香,風光明媚的世界。人過世之後,它可以是靈魂墮落的深淵,也可以是良善之人的獎賞。

只是時過境遷,人心不古,昔日的魔界早已不付存在,獎賞良善之人變成只能帶到天界,或是下輩子投生到好人家。現在的魔界早已經瀕臨不受控制的臨界點,現在充滿著綺麗的奢糜和滿滿的慾望,墮落的令人目眩神迷,當有一日,天、魔兩界完全失衡的時候,天界的三大至尊便會共同摧毀凡間那個不斷給予惡意的來源,再重塑一個新的世界。

摧毀世界,三界皆會回到最初原點,然後一切重新開始,這是三方俱損的局面,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尊者們萬萬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雖然重塑世界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若能避免或延緩魔界不斷地擴張,尊者們也不會輕言放棄。

古恆道:"但是他的仙體適合守著魔界嗎?"

他的印象中陳不夜的原靈可是碧落大神的靈氣煉出來的,碧落大神掌管天空的日月星辰,原本原靈的靈光就強烈許多,作為魔神必須身處魔界,對他的原靈傷害可不小。

玄英道:"即便不適合他也替我守了至少五萬年了。"

古恆道:"也就是從我忘記了事情的那段時間開始,他就一直在獵魔了,莫非他求您的事情是和我有關?"

玄英露出一絲詭笑:"是有關,但是我不能告訴你。若你想知道,必須替我好好守著陳不夜,身為天界武將好像低了一階,我讓你和陳不夜一樣成為神的等級,"然後玄英又伸手點了一下古恆的眉心:

"現在你是武神了,護著他然後一起幫我守著魔界。我必須去找我的飛星和流月,還有那個下落不明的龍潤,只要他們三人找到其中一個人,你們就可以結束看守魔界的工作,畢竟你們兩個人的仙體不適合長久待在魔界。"

玄英眉心那一下讓古恆覺得有強大的靈力灌進腦門,一股暖暖的通體舒暢之感頓時湧入身軀及四肢,全身有靈力滿盈之感。

古恆道:"也許他會自己想起來。"

玄英斜睨眼道:"小子你該不會是不想和他一起守魔界?要知道他和你不同,你只是原靈清洗過所以過往的事情還能記得起來,他的原靈可是經過清洗再打散重組的,這樣的原靈是沒有辦法保存記憶的。"

"所以認命吧,若是我沒告訴你他為什麼變成魔神,你是永遠不會知道的。"

古恆雙眉微蹙思考了一下:"好的坤靈大神,古恆在此答應您,定會好好守護陳月光,並且一同看守魔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