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landa

be curious,be thinking

被群體而攻之的方方日記

方方應該怎麼也沒有想到,當初突發奇想寫下的記錄日記,縱然逃過了發稿時候的封禁,刪稿,卻在武漢開城之後,迎來幾乎是整個中國輿論場的群體罵戰。

這場輿論戰,把媒體人、網紅、高中生、普通網民等等很多的人牽連進來,並且在方方的“別墅”被挖出,在方方日記在亞馬遜上線後,達到了峰值。

網絡上迅速派分出兩大立場,支持方方的人被另一方吐槽為“方孝子”,他們當中有理性派,也有一些激進派。他們肯定方方價值的同時,也似乎有些誇大了方方的作用,覺得方方是可以拿到諾貝爾學獎的水平。

而那些反對方方的人,大部分都集中在以下的幾點,即方方日記是在抹黑中國,是在給外國人遞刀子。方方封城期間待在家中,缺乏實際現場考察,有道聽途說之嫌棄。方方的書在海外出版,是反共,或者違背國家利益。方方是體制內的人,卻說著體制的壞話;方方擁有好些別墅等等。

針對方方的罵戰,除了動用高中生寫信之外,還有大規模的微博控評,戴高帽子,甚至於武漢街頭寫起了大字報。一個00後的歌手創造的《內圓外方》的歌曲紅遍各大社交平台,還得到了共青團中央的私信“寵幸”。

有關方方的評論底下,已經容不下理性討論的空間。無論是站在哪個立場,無論你搬出什麼論據論證,都總是要先被扣上一個帽子,然後無論你說的對錯,帽子是歪的,屁股是歪的,所以腦子也是歪的,觀點也是歪的。中國社媒的輿論場已經被攪的如同一趟渾水。

那麼方方這麼一種記錄的方式,有必要互聯網大軍全體討伐嗎?又或者說這映射出的現象,哪些又值得我們思考呢?

一、話語權的不公平

方方自知自己被罵的很慘,但是依舊在微博上據理力爭。她看不慣微博上的“極左”人士的言論,只要是還沒被封號,她會便繼續說。針對上面網民罵戰中的一些罵點,她在最近接受《財經十一人》的專訪中,正面回應了這些質疑。

她將一些本來是屬於她自己私人領域的東西公之於眾,表示如果不說的話,謠言便不會停止。但是這樣一篇回應質疑的稿件,卻在各大平台被404了。財經十一人這樣的公眾號,也已搜索不到。

而反觀那些直接把反對上升到人身攻擊的網民言論,卻可以在公共空間內大橫其道。現在,這些人連方方解釋的權利都剝奪了。兩方立場派別之間的論戰,就更是跌入了一個話語權不公平的地步。

反對的人所持有的邏輯大概是,只要你的觀點和我不同,只要你的立場與我相反,我便可以舉報你。而舉報,這個公權力的濫用,我們又在之前多少次的事件中看到了影子。我們又在重蹈覆轍哪些事情呢。

二、正能量與負能量

方方的日記被抨擊是負能量滿滿,可是當我把60篇日記看完的時候,我卻也看到了方方對於醫務人員的付出首肯。她並沒有否定政府、醫療人員的努力,她只不過是避開了哪些充斥各大主流媒體宏大積極敘事之下,從個人敘事的角度,記錄一些苦難的悲痛。

為什麼我們不能容納苦難的記憶?是因為苦難記憶會提醒我們曾經歷的悲痛嗎?難道每天給自己灌正能量就可以把自己麻痺,然後誤以為我們活在最幸福快樂的時代嗎?

當我們回望2003年的非典,2008年的地震,難道要我們的記憶中只留下感動中國,或者最後打贏抗非典戰,或者四川重慶的喜悅嗎?沒有了苦難的記憶,便少了對苦難的敬畏,也再沒有人去反思天災之下火上澆油的人禍了。

有豆瓣網友說道,武漢人所經歷的痛苦,遠遠不止方方日記中所提到的。

這讓我想到《好死不如賴活著》的紀錄片,紀錄片結束的時候,導演問了大女兒幾個問題,有人責備導演對女孩太過於殘忍。導演後來回复說,女孩所經受的遠比這幾個問題要大的多的多。

我們是需要正能量來時常鼓舞自己前行,要不然整個社會都是喪文化,怎麼繼續前行。但是這種正能量不是要掩蓋過錯,掩蓋罪惡的麻痺自我的正能量。而負能量也並非就讓我們一蹶不振,在某種程度中,它或許也可以鼓舞我們。

三、究竟什麼是愛國

方方說她被網友們用“國家利益”所綁架,並且發表文章稱自己與國家沒有張力。

有人反對方方用的說辭便是,反共,叛國,抹黑中國。

先說抹黑中國。大多網友認為方方把武漢日記開誠佈公地在國外出版發行,會暴露出中國的不好的一面,有對中國形象造成負面的影響。並且還搬出了(家醜不可外揚)的一套說法。

既然說出了家醜不可外揚,那麼網民便是首先把武漢封城的情況看成了“家醜”。何為家醜,便是恥於對外言說的內容。那這麼看來網民們本身就是以此為恥辱。

那麼方方日記真的會抹黑中國嗎?其實她本身只是一個記錄,而像方方這樣的記錄者,其實還有其他不為我們所知的作家。外媒們或許會參考方方日記的內容,但是日記終究是一本日記,其內中真正價值如何,外媒們自會掂量。另外,翻了幾篇國外報導之後,大多數還是聚焦在談論方方日記遭到攻擊、封禁的方面。

也就是說,方方日記遭到封殺這樣的一個事情,或許才是真的在“抹黑”中國。 “審查”“沒有言論自由”可能這就是中國網民們給遞的刀子了。

其二,很多網民把反共和叛國總是混為一談。而從小學到大學的教育中,愛國也總是與愛黨、愛政府如影隨形。所以在我們的認知中,這三者是幾乎等同的。很多時候,我都在疑惑,人們所說的愛國,究竟是那個有著上下五千年曆史的中華的概念,還是那個1949年之後的國呢?國家又是不是只是一個想像的共同體呢?

我們該不該用一個國家利益來綁架個人利益,而愛國究竟該不該是一個人立人的標準呢?

之前看到一首歌《TG有點甜》,裡面歌詞寫道“你看90後和00後們,天生是紅色“。而隨著共青團中央,共青團各大地方賬號、央視人民日報等黨媒入駐各大社媒平台,打入了年輕人的社區,這個紅色便是越發地浸入骨髓裡了。

為什麼要天生是紅色,為什麼我們90後不能天生是白色,然後由我們自己畫上色彩?

愛國這個定義引發的很多疑惑,我也無解。

就像方方對那個高中生所說的,我還需要繼續自己與自己鬥爭的歷程,把那些曾經在應試教育的框架中被填入的垃圾毒素一點點掃出我的大腦。

關於方方,我不想過分地捧她,當然也不會反對她。只要她記錄的是事實,那麼這個社會就應該容納不同的聲音,多元的聲音。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請給方方這樣的人多一些生而為人的尊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