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qz

PoliSci/IR/Economics student 随便瞎写

评霍普金斯大学留学生抗议黄之锋、罗冠聪美国访谈

图为中国留学生在霍普金斯大学Shriver Hall外集会反对黄之锋、罗冠聪的访谈 来源:hub.jhu.edu

反送中运动开始以来,媒体上曝光了越来越多海外留学生支持祖国、谴责香港示威者的集会。我想把在Matters上写的第一篇文章贡献给这个话题,因为我这次想讨论的集会与我自己息息相关:五天前,黄之锋与罗冠聪应邀来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参与一个关于反送中运动的访谈 (panel discussion)。作为校友,我恰好也认识不少霍普金斯大学的在读生。也因此作为观察者,经历了霍普金斯大学一些中国学生组织这场集会的过程,看到了其他中国学生对此的反应。

总的来说,虽然任何人都有集会的权利,但我并不认同留学生针对黄罗二人抗议的做法。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集会的目的是针对某一事件(此处即黄罗二人参加学校访谈的事件)在公共场所表达诉求和观点。在这次集会中,中国留学生举出了「港独死路」的标语,然而该口号事实上却与黄罗两人政见、以及反送中运动的主旨无关,使得这场集会完全没有针对性。黄罗二人多次在不同场合公开表示自己不支持港独的立场,仅仅是支持香港的自治(autonomy),这种自治和香港「独立」相互交集,但并不是一个概念。反送中运动的「五大诉求」同样也完全没有提到「港独」这一选项。换句话说,这个反对「港独」的口号只是在鸡同鸭讲,没有针对性。另外一个标语「He is going to Yale, his friends are in jail」也有同样的问题 - 反送中运动从一开始就是「无大台(leaderless)」,即没有一个统一的领导者或指挥中心。示威人士分散在Telegram、Facebook、连登等等社交媒体平台,自行组织游行示威。黄之锋不是运动领袖,罗冠聪也不是。他们充其量是利用了自己号召力的知名政治人物而已。罗去耶鲁也好,哈佛也好,参与运动的香港人并非不了解,只是不关心罢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嘲讽罗冠聪的标语体现了集会者对反送中运动的误区,即这场运动是少数几个人(黄、罗)煽动、大部分人盲目跟从而已。

集会的另一目的是通过广布集会参与者对所针对的事件的看法和态度,争取「不明群众」支持。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次集会也没有达到目的。在美国,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到2020年2月,已经历半年多的广泛报道。在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之下,校园内的美国学生对这次运动中港府和北京不会有什么良好的观感。前文所提的这些不准确,甚至是错误的集会口号可能反而让周围的人觉得中国留学生不可理喻,从而削弱集会的道义支持,甚至是将中国留学生群体和其他学生割裂开来。

实事求是地说,这次留学生抗议集会总体比较平和,没有产生什么过激行为。集会强调了针对示威者的暴力事件,这些问题对于不了解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美国人来说,也不失提供了看问题的另一个角度。但讽刺的是,这些学生第一次自由集会,捍卫的却是一个不允许他们自由集会的政府。他们利用了美国社会提供给他们的言论自由,成功表达了他们「不符合社会主流」的观点。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过,如果在中国治下,想要集会表达自己「不符合社会主流」的观点,是不是也能成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