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1 articlesIn total 8391 words

深夜的胡思乱想

krisqz

最近躺在床上,经常想到死亡这个有些沉重的话题。实际上小时候也想过不少次。那个时候的我,一想到死后就跟出生前一样,眼看不到,耳听不到,没有意识,包裹在一片虚无之中,就觉得难过,以至于在床上辗转反侧,几个小时都睡不着。现在二十多岁了,想到生死之事,当然不至于会像小时候一样害怕,但却会为自己和其他很多无神论者感到遗憾。

说一说反共川粉

krisqz

以法轮功,香港人,和某些民运人士为首的海外反共群体有不少川粉。先不说美国的主流川普支持者会不会喜欢这些自认为是honorary white的黄种人。也不说大选投票有没有漏洞(如果讨论的话,最后肯定会变成鸡同鸭讲)。他们支持特朗普的政治理由,细究之下其实都站不住脚。

离岸爱国的虚伪之处

krisqz

在Matters上潜水了好几个月,我发现这的中国大陆用户中,坐标海外(包括留学生和华人)的比例相当高。海外人士中的爱国者分为两种,一种是热爱家乡的历史、文化、食物等等具象化概念;另一种喜欢给CCP任何政策做辩护,他们最容易被嘲讽为“离岸爱国”。

怎么做合格的理中客

krisqz

理中客本身就是个分裂的群体。有一些理中客水平很高,真正做到了能够有理有据、客观分析问题的水平。然而,中国互联网语境下大部分理中客一般是在“政府 vs 老百姓” 这个二元对立的叙事中充当一个给政府唱红脸的角色。他们比较喜欢说的话比如“民主不是万能的”,“发展经济是有牺牲的”,等等。

我们还能假装政治不影响生活吗

krisqz

中文互联网内,经常参与政治讨论的用户被戏称为键盘政治家(键政),而那些不怎么关心政治的人则被称为岁静党。很多键政党看不上岁静,觉得他们没主见,没情怀,更有将其污名为岁静婊者。但就算是再自我感觉良好的键政党也不得不承认,大部分人确实是完全不关心政治的,尤其在中国 - 现实生活中既然...

中文互联网的政治讨论为什么让人心累

krisqz

想象一下这个场景:你打开电脑,登录微博/知乎/reddit 等社交媒体,针对某条热点新闻发表了评论。过了几分钟,一个匿名用户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句“洗地”。你很不爽,跟他辩论了几个来回之后,骂一句“五毛”然后便把用户拉黑。或者,你评论的时候带上了中国、台湾、香港这些字眼,立马招来一片质疑之声。

疫情两个月,读了些杂书

krisqz

周雪光 - 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核心观点是中国国家治理的根本矛盾之一是中央集权和地方分权。施政准确,需要地方分权。政权稳定,需要中央集权。比较学术的一本书,建立了几个博弈模型来研究中央 - 地方政府关于施政的bargain,解释了中央政府喜欢「运动式治理」,地方政府喜欢「欺上瞒下」的逻辑。

新冠肺炎的来源问题 以及外交部发言人的行为逻辑

krisqz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Twitter上宣称,新官肺炎有可能并非来源于中国,而是来源于美国,并经2019年10月在武汉举办的世界军人运动会传至中国。此举立刻引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白宫即美国媒体也随即展开反击。这个阴谋论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假设美国十月份已经爆发了肺炎,经由军运会传到武汉,期间美国一直没对肺炎进行测试。

国外疫情应对不力,不是比烂的借口

krisqz

截至三月上旬,中国的肺炎疫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中国网络主流舆论似乎又经历了一次反转,从之前的抨击中国政府应对肺炎疫情不力,到嘲讽、感慨于欧美政府应对缓,并高呼中国体制的「优越性」。这种舆论转变一定程度上要归因于党媒转移视线做舆论宣传的努力。

新品葱太极端了吗 - 关于新品葱舆论态势的一点想法

krisqz

中国互联网舆论环境的乌烟瘴气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了。作为墙外一个政治议题讨论不受限的网站,品葱在2017年应运而生,但却在运营不到一年的时候就因为创始人受到威胁而关闭。不久之后,新品葱创立,但跟旧品葱除了名字之外已毫无关系。我是在新品葱诞生后不久(即2018年末)开始关注它。

评霍普金斯大学留学生抗议黄之锋、罗冠聪美国访谈

krisqz

图为中国留学生在霍普金斯大学Shriver Hall外集会反对黄之锋、罗冠聪的访谈 来源:hub.jhu.edu反送中运动开始以来,媒体上曝光了越来越多海外留学生支持祖国、谴责香港示威者的集会。我想把在Matters上写的第一篇文章贡献给这个话题,因为我这次想讨论的集会与我自己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