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ong
YiHong

SENSORY OVERLOAD 捏泥巴的,暂居景德镇 ✷ brieviarziro.com

001 ✷ 天亮了你就知道了

一只微弱的蟑螂趴在棕色的吧台上,说它微弱是因为它真的太小只了。我拿起透明的酒杯,用半圆弧的杯底座将它罩住。

点单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那枚透亮的绿脚趾,现在杯里还剩不到三分之一的白俄罗斯,我跟Jeff相视一饮而尽。真他妈甜啊,还是齁甜的。

这只蟑螂就该警惕些,潮热的天气总是让人放松警惕,蟑螂也不例外,否则以它比恐龙还要悠久的族谱历史,怎能被我罩住,现在像只无头苍蝇一般在杯底胡乱转悠。

用苍蝇去形容一只蟑螂,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没有理会旁人的话,自顾着地望向透明玻璃窗外的三花野猫。它蹲坐在窗外的水泥地上,在凌晨三点四十的夜里。

我看不懂它。

我也看不懂你。鼻腔中呼出一股湿气。

你说,人类可以存活于重叠的阴影之中吗?

天亮了你就知道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