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4685 
YiHong
置頂作品

Everyone needs a whistle and kneelet.

Everyone needs a whistle and kneelet. 这大概是前年还是更早之前我给自己编的一句“座右铭”,当时还身处街头文化行业,幻想着自己能捣鼓出一个自己的品牌。很早之前对于“护膝”用一种迷一般的执念,“那不如就做个护膝品牌吧!

5
YiHong

一场亲密关系的“欺诈游戏”,以及碎镜中的爱与冒险

在日剧《欺诈游戏》中,最经典的一场被称为”少数决”。所有人被要求在规定时间内写下“Yes”或“No”的答案,少数人所选的一方获胜进入下一轮,参赛者在游戏期间通过互相欺瞒与拉帮结派达成目的。

YiHong

关于 Woody Allen “首部”电影《What's Up, Tiger Lily?》背后的一些故事

这是一部连 Woody Allen 都不愿“承认”的电影,事实上,他只是写好了台词,再添上些音乐,剪进去些自己的出境片段,还被迫让制片人加入了令他不满的其他电影片段(来自另一部日本电影)。

YiHong

在胡同里蹲厕所是一件「敞开天窗」的事儿

去年从上海辞职后回北京看望朋友,住的其中一个朋友家就在胡同。尽管之前待过胡同里的公司,但和住在胡同里还是有一定差别,尤其是“房间内是否有厕所”这个问题。由于朋友住处的厕所在他室友的房间里,凌晨五点起床渴望如厕的我只能穿着...

YiHong

一个县城

高空中看不清的东西,落地的时候便能窥见细节。想要穿透世界的屏障,便要有下沉的决心。城市是一张牛皮癣,螨虫粉刺比比皆是。浮躁的心坑坑洼洼,金钱与手段填补暗疮。离开北京前,和朋友去了一趟北京附近的河北县城。

YiHong

我们让男生体验了「月经」,并聊了聊经血渗透裤衩的「快感」

这篇文章是我在2016年年中的一篇活动记录。当时我还在我的第一家全职公司工作,也是我至今最热爱的一家公司,那几年我们发起了无数场有趣的有意义的活动,也为上千个年轻人提供了发起活动的机会。

YiHong

林忆莲《夜生活》大放异彩,New Jack Swing 带你重返时髦的黄金年代

1990 年,一张名为《都市触觉Part III - Faces&Places》的专辑悄然出世,其中一首《夜生活》正是响应了 80 年代末 90 年代初风靡美国的 New Jack Swing 曲风。

5
YiHong

不花钱的快乐: 胡同里的睡衣趴,我把北京三轮车穿身上

曾经的北京雍和宫北新胡同深处藏着一个神秘的,被称为“时空规划局”的四合院。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个小空间里每周末诞生的活动,加起来有上千场了!就是在这样一家疯癫的活动公司,我们办起了史上无敌的睡!

5
YiHong

在包头的废弃肿瘤医院,我经历了10天的打坐

头一回听到朋友说起去京郊打坐的事儿时,我从昏昏欲睡中惊醒。身边两位朋友或多或少有些抑郁的征兆,均先后选择通过“内观”来作为某种疗愈的通道。想到硅谷精英们或多或少都感受过内观(打坐)修习,不得不让我对这件事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YiHong

烈日下的阴影:《父与子》让我们哈哈大笑,也让我们勿忘历史

战乱年代的作品往往是沉重而史诗般的,生活颠沛流离,满是“活了今天没明天,吃了上顿沒下顿“的忧虑。《父与子》诞生的1934-1937年间,是两次世界大战的夹缝时期,希特勒正式登上政治舞台,柏林开了场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