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

學中世紀哲學,還光著屁股的野人。堅決回避熱點問題,自由散漫、思維脫綫。分享些讀書筆記或者突發奇想的文章之類的。文章多數以理念性的觀點為主,請不要與知識性的科普文或論文混淆。

女性:封建社會、高潮、性解放

很抱歉這篇文章又會戳到一小部分人的支氣管,同為男性,我有點同情你們......那一臉正經的猥瑣。那個......我罵人有點過分,但是我很開心,謝謝你們這樣欠罵唷~

多數華人,只要一提到性,就遮遮掩掩、面紅耳赤。不知道是不是一提到性,就想到詳細的性過程,就覺得自己很猥瑣一樣。可能他們在潛意識裏標榜自己是個「君子」,絕口不提此等「下流事」。不知道如果宋代那位公開把兒媳婦肚子搞大的大儒聽到這等想法會作何感想。

1.性,下流嗎?

現代人似乎對古代的邏輯有一些誤解,認為古代越正經的人不往書裏寫的東西,就越是禮義廉恥排斥的東西。他們實際上忽略了一點,我以前提到過的,古代寫正經文章能留到現代的,是當時的貴族階級。他們不談吃飯而談美食,不談性而談愛情,是因為吃飯和性,都是很普遍的「俗事」,作為貴族的傲嬌不允許他們寫在紙上流傳,而不是因為羞於啟齒。要說自詡貴族階級文人們將其視作污穢的時候,已經是詳細描述性過程的愛情小說大肆氾濫的明代了。在現代,幾乎上過幾年網的屁孩都知道,性是一件舒服、正常的事情,不懂有那麼些普通大人屁民,選擇性效仿幾百年前的貴族做什麼。

2.牌坊

宋代以來封建的宗族制度非常擔心自家的女性懷上平民的「野種」,糟蹋了自家血液。於是在思想上和制度上告訴女性,牌坊對女性很重要。但實質上,牌坊對男性更重要,這東西是男性脆弱安全感的保障,一旦被擊碎,彷彿愧對了自己十八代祖宗,再也沒法伸直了生殖器做人。

現代女性以為自己丟了牌坊的陰影,殊不知,女性的嘴裡一提到性就會被人扣上「蕩婦」的罵名,這樣的男權邏輯,也是在給別的女性強行綁上一塊牌坊,生怕自家女人跟她學,學會了好背著自己出軌似的。

3.假高潮

女性要顧及男性的「面子」幾乎成了「好」女人必備的素質。即使在這個家庭裏,這個女人更智慧、賺更多、家務擔當得也更多,「男人才是家庭主心骨」的想法也被告知是一條不可違逆的「定理」。

當這種陰鬱的專制思想和網絡無所不包的性文化互相衝擊時,產生了一種現代才有的特殊現象:女性的假高潮。

這件事的由來是這樣的,男性們在上網探索被古板父母們蒙蔽的性時,發現女人原來看起來也會像自己一樣舒服到大腦放空,也就是那些被藝術處理過的誇張的女性高潮。於是暗自思忖,「我也要讓伴侶這麼舒服」。但實際上呢,從來也沒問過對方的感受,好像自己照著A片裏男優的樣子做,總有一天就一定會得到A片裏同樣的效果一樣。於是逐漸地,女性本著對男性僅有自尊心的維護,開發出了假高潮這種寬慰手段。

4.女性高潮和女性的性表達權

多數男性並不知道女性更容易靠大陰唇摩擦放鬆、靠陰蒂摩擦的方式高潮。也不知道很少有女性能敏感到有陰道高潮。

這是一部分女性的性需求,不是全部,但她們鮮有渠道表達這些性需求。反倒男性視角的A片誤導了這些原本的需求。女性對自己伴侶表達時,封建思想又會將這些女性指認為蕩婦。只有專業醫生能帶著社會的些許認同站出來講,但聲量太小,並不能造成什麼影響。

女性不是沒有需求,而是男性們沒有給女性足夠的表達空間。是男性們害怕這種空間,使女性輕易掙脫近千年建立的束縛。最終還是害怕,社會把本就沒什麼能耐、滿口只會講政治軍事的劣質男性的價值貶低到一分不剩。

5.性解放

性解放,請猥瑣的人們不要自動聯想到淫亂,而是要把性從封建禮教的諸規定中解放出來,把性從「一提到性就聯想到淫亂」的猥瑣思想中解放出來。明明一件正常事,卻被遮遮掩掩地對待,最後還不忘為自己的猥瑣思想鋪上一塊遮羞布,並美其名曰「朦朧美」。可惜那人為了舒服撤下避孕套的時候卻忘了這塊朦朧的遮羞布。就這樣自由地將自己的身分在「女人的主人」和「封建的奴隸」之間瘋狂切換。實在不失為對「自戀」一詞的反諷。

性認知和性行為上的不對等,從根本上造成了性別間的誤解、甚至對立。出門願為女性提包,卻打心底認為生理疼是在裝可憐的男性大有人在。所以有些時候不是像極端女權們說的那樣,男性從沒想過尊重女性;而是因為不了解,所以沒辦法尊重。如果性再被那些假封建思想遮掩下去,恐怕信息越發達,性別對立會變得越嚴重。

6.後記

這些話看似不應從一個男性口中講出來,但仔細想想,這些話只有從男性口中講出來才合適。身邊的劣質男性太多,二三十歲的人群裏,滿腦精蟲、不學無術只會講政治的男性不少,到了四五十歲,性慾減退了,就只剩下講政治了。五十歲一過,彷彿接受了現實一般,連政治都沒有激情再講了,於是看著自己的後輩,等死。

昨天買到一瓶一九年的紅酒,後味酸酸的。喝完了思路一清晰,突然想罵人,又不知道該罵誰,那就聚一小撮人一起罵了吧。結果最後連文風都跟著變了。

講到罵人,突然想到了台灣館長,那個外表猥瑣內心紳士的中年老男人。我若脫了這層修辭上的修飾,恐怕本質上跟阿館突然而來的「幹你娘機掰」是一樣的吧哈哈哈。畢竟言辭激進才是我原本的風格,理性只是為我同樣激進的哲學想法蒙上的「遮羞布」。

趁著酒勁沒過,我要去念書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