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

學中世紀哲學,尚且光著屁股的野人。回避熱點問題,自由散漫、思維脫綫。在馬特市寫些讀書筆記或者突發奇想的文章。

公共語言的界限後記

(edited)
水軍很煩,但該不該由官方封禁?

今天中午隨意翻文章,不出所料地翻到給習口口舔口口的口口了。其文章也沒有任何質量可言,有時題目與正文内容重複,有時粘貼錯位置,有時出現令人費解的語病。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成本很低的任務,否則不會這麽不上心。

那麽現在的問題是,靠人類的思維,很快就能判斷他是口口,但沒有自主意識的程序大多無法判斷,這樣該不該人爲地封禁他的發言呢?

看法

如上篇文章所言,我仍然認爲不應該在沒有違反確定條約的情況下進行人爲封禁。即使他的文章幾乎都是複製粘貼的文字垃圾,但如果將其粘貼的内容作爲單一符號進行判斷,那麽實際上仍然可以讀到其中“這個人是被用很少的錢雇傭的口口”、“這個口口複製内容想要傳遞的思想和雇傭他的機構的思想是符合的”之類的延申含義,既然表達了含義,就不能作爲無意義的文字進行刪除。最符合規則的做法是,不愛看到這種内容的用戶個人封禁該口口。

也就是説,口口同樣擁有表達自由,這話忽然聼好像不合理,好像站在道德方的説教,簡單做個思想實驗歸類一下就清晰了。

合理性檢驗

假如現在有一位先天口口患者,很多語言沒法表達清楚,根本沒人能讀懂他的語句,但他單純想努力表達自己能表達的全部,這樣一個人過來發文,出於人道,多數人會反對他發文嗎?

假使大部分人贊成他來發文,在我們不知道任何這個人和那個水軍除“口口”和“口口黨”以外其它任何背景的前提下,對於發文規則本身來説,他的文章和口口的文字是沒有本質區別的,甚至在該明文規則下,質量比口口更低。

那麽人們阻止口口發文,而不阻止這位患者發文,就不是由文章質量判斷是否封禁。

矛盾

據此我猜測,人們單純是因爲口口立場不同(或其它無關文章内容的任意原因)而想要阻止他發文。那麽如果不加限制地繼續推廣這句話,顯然,就是現在的口口黨對網路正在做的事。那麽由阻止他發文的人的立場來看,其合理性就產生了不可解決的矛盾。所以因口口立場不同而阻止發文是不合理的。

結論

綜上,無論由道義的角度還是合理性的角度,都不應由官方來封禁這些口口,而是由不想看到的用戶單一封禁。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吐槽| 公共語言的界限

絕對自由之虞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