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ai

心在哪裡,世界就在哪裡。 你的感知就是你的世界。 而我決定來到這裡,說自己想說的話,做一直想做的事,儘管心裡冒出許多貶抑的念頭,依然要執行。

#繡花坊裡的靈執事——馬卡道後裔的文化新紋(2)

好不容易等到人世間終於有人可以對上祂們的頻率啊~夢境不過是能量顯化交流的另一種手段。

部落的巫在作法時會用到幾樣法器,檳榔是其一,有時騎車去後山晃晃,還偶爾會看見路旁有個老者,在地上擺放檳榔陣。

另外可以放在掌心,在指尖搓揉的小珠子'inasi也肩負重任。

他們總會隨身攜帶一個專門放置'inasi的小盒子,常常一邊唸著咒語,一邊朝四方擲灑,有時會再含一口米酒,用力噴向空中,彷彿那些霧化的水氣就是無邊法力,淨化了方圓,稟報先靈。

20170516,我在繡花坊裡隔著透明玻璃門,直擊了馬路旁這一小段法事,而真正厲害的大巫就坐在我眼前的輪椅上。

那天現場有三個巫者,按功力可分為老中青三代,我因為要參與接下來繡製的工作,所以有幸受邀前來見證這一場儀式。

戴頭花的兩位馬卡道族人,攜手合作。另外兩位穿著傳統服飾的分別是大巫跟成巫,另外有一位功力是介於成巫跟習巫者之間,我也在照片裡,拍照的是靈執事。


一場由卑南族巫祝替馬卡道族人祈福的儀式,小小的繡花坊裡擠的滿滿當當的,桌上有馬卡道族人誠心準備的供品,還有早就買好的布料、線材、剪刀、繡花針,空氣中的張力都在大巫謎樣的禱詞念誦中緊緊拉扯,祝允他們遺失百年的文化服飾能夠製作順利,慢慢復振族群傳統。

奇怪的是當天返家後我就莫名睏倦沈睡,靈執事笑說這很正常,多數人都需要靠睡眠來補充快速流失耗竭的能量。

我恍然大悟,原來是自己不夠強。

而當天我雖然準時依約抵達,卻錯過了一場降靈的奇妙時刻,只能透過靈執事的分享跟著一起露出:「我的天啊~這是真的嗎?」的表情。

用狗血一點的說法就是——馬卡道老祖附身在卑南大巫身上後,哭著訴說自己百年來的寂寞孤單,以及種種被遺忘的受傷的感覺。

好不容易等到人世間終於有人可以對上祂們的頻率啊~夢境不過是能量顯化交流的另一種手段。

回到現實,由於拿到手上的針線布料剪刀都是有大巫加持過的,所以我一改往常掉針不撿的習慣,將近一年的期間只到最後一件作品時,那根針真的掉到我撿不到的地方我才作罷。

我也只能用這樣的態度來表達我的珍而重之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繡花坊裡的靈執事——前言

繡花坊裡的靈執事——臺東馬卡道後裔的文化新紋(1)

1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